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四三章 谈判(三)

    群心里打定主意,就要探的底线,看对方是不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领导,就说:“恩来先生,刚才几位的意见我会如实转报南京。【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现在,我想请问贵方,既然贵党一力主张团结抗日,那对如何团结是怎么考虑的?是服从国民政府领导呢,还是继续在陕西搞武装割据、建立你们的苏维埃政府?是服从中央政令呢,还是作战时联合,作战后各行其是?”

    张群的话一说完,邵力子、张治中、陈诚都支楞起耳朵,听周恩来如何回答。

    周恩来爽朗地一笑:“岳军先生的话,其实也是本次谈判的核心,我们等你说这句话都等了两天了。我可以认真地回答你,我党提出的团结抗日,就是要建立起两党团结,联合全国各种势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同抵抗日本侵略。我们在陕西成立的是陕西省抗日民主政府,而不是苏维埃政府,这说明我党以抗日救亡的大局为重。现在,在国际上,中华民国政府是中国的合法政府,虽然这个政府是一党独裁的政府,但是,为了抗日,我党愿意与贵党一起,改组南京国民政府,并接受其领导。”

    张群知道这里面改组南京国民政府一句,是需要反复谈判磋商的,但愿意接受国民政府领导这个大前提已经承认,那接下来就不用再避讳什么,单刀直入好了。

    张群接着就问:“恩来先生,那你们的红军是仍然叫红军呢,还是叫国民革命军?”

    周恩来认真地答:“只要双方诚心谈判,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团结抗日成停战协议,我们红军可以改称国民革命军入国民革命军序列,但我党必须保持对我军的领导权和指挥权。”

    这一下,张治中、陈诚都坐住了,凑到张群面前和他交换意见。

    过了一会儿,群说道:“恩来先生产党为国为民的胸怀让我和我的同仁非常感动,只要这两项大原则确定,我想我们的谈判应该说已经有了丰硕的成果下来的川北问题、国民政府改组问题、红军改编问题,应该都可以进一步谈判。我提议,上午的谈判到此为止,我们要马上向南京政府和蒋委员长紧急汇报要时可能我们要返回去直接面见蒋委员长,请贵党约束红军暂停作战准备,特别要约束刘一民将军及其部下,毕竟洛阳飞机场和山西同蒲铁路建设不易,破坏了都是损失。请放心,在这种情况下果蒋委员长还要打,我张群将辞去在国民政府所任各职生不再参与国民政府任何事务。”

    周恩来见张群这样说,知道这个判小组的成员是决心要和谈的就说:“岳军先生言重了,国家多难重各位的地方很多,不要轻言放弃,要努力促成停战。不过,如果蒋介石执迷不悟,硬要打,我们不怕。有一点我想提醒他,假如他这次打败,没有了这几十万中央军精锐,恐怕他就丧失了领导全民抗战的实力和资格,到时候就不是我们接受南京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领导,而是解散南京国民政府,各党派、各地方势力联合组成新的政府。这一点请他务必三思。”

    邵力子插话到:“岳军,是是可以向外公布愿意接受国民政府领导和红军愿意改称国民革命军这两条谈判成果啊?”

    张群看了看周恩:“恩来先生地意见呢?”

    周恩来说:“我党既然率先呼吁进行战谈判。那就是要一心一意团结抗日。我党同意立即对外公布。向全国人民表明我们地态度。接受全国人民地监督。”

    张群点头称是。

    上午地谈判开始时虽然唇枪舌剑。充满威胁和火药味。但最后还是以友好地气氛结束。

    回到住处后。张群和邵力子、张治中、陈诚再次磋商。认为既然已经表明愿意接受国民政府领导。红军也愿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谈判地前提问题已经解决。再轻言开战已经不是不明智地问题。而是丧失人心、背内战恶名地问题。作为一国政府和一国领袖。绝对不能做这种失民心、背恶名地事情。别说不一定能打赢。就是打赢了。政治上地损失也太大。以后何以号令全国?

    意见进一步统一后。张群整理了上午谈判情况。将叶剑英地话原封不动地转报南京。最后张群在电报稿上写道:“委员长:从上午与周恩来等人谈判情况看。团结抗日地诚意不容怀。为了抗日。对方已放弃其建立苏维埃政权地主张。愿意接受国民政府和委员长领导。红军也愿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在此情况下。我们已经失去了继续围剿地前提。再要打。国人会认为政府背信弃义、一味内战。请委员长三思。再。据群等在陕西观察。搞地土改和在江西地土地政策大为不同。基本上以人人有地种为精神。亦没有生因土改而血腥镇压地主士绅地事情。群亲自与分地农民交谈。对方虽系无知愚民。但保卫其土地地决心极为坚决。声言如进攻陕西。不惜参加红军保卫其土地。这说明。今日红军已不同于往日红军。至少其兵源极为充足。再打陕西。就是与整个陕西人作战。而不单单是与红军作战。其结局、其后果。群不敢再想。另外。群等在陕西还现。红军在大规模实施屯垦。开荒地。此举极为高明。据说。提出地口号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要在明年实现全军口粮自给自足。不给人民增加负担。这些措施。必将赢得陕西民众大力支持。红军战力也提升很快。据文白、辞修观察。在西安地刘一民七军团直属部队。就有炮兵团、重机枪团、骑兵团、工兵团、辎重团、警卫团。该七军团另有红11师、12师、13师三个主力师和独一师、独二师、独三师、独四师共七个步兵战斗师员大多为俘虏之桂军、湘军、薛岳部、胡宗南部精壮士兵。兵种设置较优良、合理用武器全部是缴获我军精锐之装备。该部不但兵力雄厚。战术素质优良。而且士兵着装整齐。军容威严气高昂。其战力实不可小觑。我军除飞机一项。对上刘一民地七军团无优势可言。综上所述。群与仲辉、文白、辞修共议。恳请委员长批准。停止作战准备心诚意与谈判。共谋抗日大业。若委员长决意开战。群不才。不愿再背内战恶名。请委员长准许群辞去所任各职。回四川养老。叩再拜望委员长恩准。”

    写完后,张群也不让其他人再看接叫机要人员往南京,自己一身轻松与邵力子喝茶聊天,坐等南京回电。

    刘一民和罗荣桓回到军团部后即带上曾中生,去向、朱德、刘伯承汇报详细作战计划,得到批准后,就返回了军团部,立即命令成立河防指挥部

    三师师长张洪涛任司令员,刘志丹任政委,统一指挥红二十七军,任务是阻击、迟滞晋绥军可能动的渡河突袭;命令成立潼关前线指挥部,由独二师师长洪远任司令员,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任政委,红二十五军副军长徐海东任参谋长,统一指挥独二师、红二十五军,负责阻击、迟滞潼关方向中央军进攻,以渭南为最后阵地,务必坚守到主力赶回;命令黄苏、蔡中立即率炮兵团、重机枪团、工兵团、骑兵团、警卫团赶往宝鸡与已经秘密抵达宝鸡的11师和坚守宝鸡的独四师汇合;命令独一师留小部队控制汉中,主力迅北上天水,与李清率领的13师汇合;命令在平凉、固原的12师,立即将部队收拢至平凉,做南下夹击马家军主力准备。西安警备任务交辎重团和军委干部团、保卫团负责,辎重团由刘伯承总参谋长直接指挥。

    部署完成后,刘一民给已经进入山西的特战大队长李凌风报,准备执行战斗计划,炸瘫同蒲铁路;命令潜入洛阳的王老虎,准备攻击洛阳机场。

    尔后,刘一民、罗荣桓以陕西省军区名义,命令渭南地区、西安地区和陕北地区的红军土改工作队,迅动群众,实施坚壁清野,不能让中央军和晋绥军抢走一粒粮食、喝上一口井水。

    命令下达后,整个陕西就进入了临战状态,战争的阴云密布在每一个刚刚收获了土改果实的农民们的心头。到处都在掩埋粮食,填埋水井。

    令刘一民和罗荣桓没有想到的是,各地的民兵队伍突然之间就膨胀壮大,翻身的农民们再也不愿意失去土地,青壮年都拿起了红缨枪和大刀,加入到各村的民兵队,自动承担起护村和支前任务。

    等了一夜,也没等到南京回电。

    一大早,张群、邵力子、张治、陈诚就起来散步。走到临潼街上一看,几人大吃一惊,昨天还是非常热闹的临潼街上,此时静悄悄的,商店都已关门,偶尔有人路过,也是形色匆匆。临街的墙上已写满了红军的标语,基本上都是“坚决打退中央军进攻,捍卫土改胜利果实!”、“打败专打内战的蒋介石!”、“红军必胜!”、“动员起来,坚壁清野,不让中央军找到一粒粮食、喝上一口井水!”等等。

    再往前面走,就见驻军营房门口排起了长队,邵力子上前一问,才知道都是周围乡村青壮年赶来报名参加红军的。

    陈诚感觉不可思议,就拦住一个子问是不是红军干部逼迫他来参加红军的?

    那小伙子看了眼一身装的陈诚,说道:“没有人逼俄,俄是自愿当红军的。”

    陈诚又问他为什当红军?那小伙子回答说:“俄当红军就是为了打中央军,这帮坏蛋该打!俄家一直给地主扛长工,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土地,中央军就要来打俄们,抢俄的地,这帮***真不是好东西!俄要当红军他们这群王八蛋!”

    陈诚心里凉飕飕地,就又笑着问那子:“打仗很危险要死人的,你不怕死么?”

    那小伙子哈哈一笑:“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傻,谁不怕死啊!不过,饿家以前没地没粮食,活着都是受罪。现在好不容易有盼头了中央军就又要来打俄们了。要让他们打过来了,俄不是又要像以前那样吃野菜草根么?你放心,俄不怕死是死也要拉两个垫背的。”

    陈诚不死心,就对那小伙子说:“中央军是国民革命军,是国家的军队,是革命的中央军是不对的。”

    那小伙子一脸不相信:“中央军是革命的?你哄谁呢?谁不知道中央军只保护有权的、有钱的、有地的人啊?要是中央军是革命的,难不成我们老百姓都成反革命了?不和你说了,俄要报名去了。”

    陈诚只好一脸郁闷地回到了张群、邵力子、张治中身边。

    邵力子问陈诚:“辞修,有什么收获?”

    陈诚闷闷地说:“这仗没法打!”

    张治中对张群说:“我们回去吧,催催南京,看为什么不回电。这边红军正在加紧进行战前准备开始实行坚壁清野了,估计委员长要打的话|快就要动了。不然红军不会现在就开始动员坚壁清野的。”

    张群说:“这红军也是的,昨天下午我不是要求周恩来约束红军暂停军事准备么?委员长还没有回电们怎么就开始备战开了?”

    张治中笑笑:“情有可原,无论是谁会加紧备战的。虽然表态了,中央毕竟还没有表态么,这潼关外面可是还有几十万大军呢!”

    回到住处后,张群给南京电,催请蒋介石多日报告做具体指示。陈诚也写了短信,向蒋介石报告自己的观感,力陈应该和谈。

    蒋介石此时正被架在火上烤。

    他没有想到,张群竟然如此坚决地要求停战和谈,不惜以辞职相威胁,完全辜负了他的期望。

    愤怒过后,他又认真地看了张群的来电,现自己的这个老同学一是真的认为是诚心诚意谈判,甚至军队都愿意改编,让中央失去了大打的借口。二是怕中央战败无法收场,也是为自己好。这张群、陈诚、张治中可都是自己亲信中的亲信、嫡系中的嫡系,连他们都如此坚决地要求和谈,难道红匪真的已在陕西站稳了脚,让这几个人不看好即将开始的围剿?

    再看看张群说的红七军团的编成,蒋介石自己都倒吸一口凉气,什么时候红匪壮大到如此地步啊!一个军团竟然有七个师,而且直属的技术兵种是如此强大,这要是真的打开了,不要说一个师、一个军没有取胜把握,就是十万人遇上这样的部队,恐怕问题也很严重。

    心情烦躁的蒋介石从收音机里听到国共谈判取得重大突破、一方表态愿意接受国民政府领导、红军愿意改称国民革命军的新闻后,更是恼怒。他知道这是在一步一步逼他就范,让他想打也打不起来。那些民主党派、地方势力恐怕又要大做文章了。

    果然,早上起来,收音机里就报道各民主党派纷纷表声明,欢迎国共和谈,敦请政府停止内战,团结抗日。孙夫人宋庆龄甚至直接给他打电话,要他不要错过和谈时机,辜负全国人民期望。

    看起来大打暂时是不能打了。如果一意孤行,可能就会让部属寒心。万一打败了,后果更不堪设想。虽然自己昨天还想着打败了大不了下野,但那不是气话么?要是有让自己下台的风险,那又何必去冒险呢?

    但是就这样放过,怎么也不能甘心啊!怎么办呢?

    大军调动,费时费力不说,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这箭在弦上,不射出去,那岂不是要憋死?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娘希匹,为什么张群他们就不理解自己的苦心呢,这要是真的和一谈判,以后他们必然展壮大,总有一天,今天主张和谈的人非后悔死不可。

    可是眼下又说服不了他们,如果自己真的硬打的话还没有开战,自家的阵脚就乱了怎么打么?要是前线将领都知道了红匪愿意接受改编,让他们再去打的话,他们还能有那股杀气么?

    蒋介石左右为难,打,打不得,不甘心。最后,蒋介石觉得这既然表态服从中央领导去打的话名义上站不住脚。必须得想个办法,让背上破坏停战的罪名,自己才能合理合法的进剿。

    可是不傻,他们不会破坏停战谈判的。那怎么办呢?要是让马家军以收复失地的名义先打中央进行武力调停总可以吧!红匪现在占着甘肃的天水、平凉,在天水只有一个师的兵力,让马鸿逵、马步芳集中兵力打天水。只要拿下天水,红匪的陕甘边境就撕开了口子。要是他们进展顺利,自己的中央军和阎锡山的晋绥军就以调停地方势力冲突为名杀向西安。只要夺回了西安,恐怕就不会有人反对自己的围剿了。

    对这么办,两手准备。一手是谈匪不是诚心谈判么,那就让他们先让出川北消他们的伪陕西民主抗日政府,红匪部队接受改编他们三个师的番号。逼他们自动停止谈判。另一手是打,让马家军做先锋,先打打试试,试探一下红匪的战斗力到底如何。如果马家军取胜,就大打。如果效果不好,再谈不迟。

    想好后,蒋介石给张群去电,对谈判取得的成果表示祝贺,对张群个人进行慰勉,称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万不可轻言辞职。要求张群加紧工作,让让出川北和占领的甘肃地盘,退回陕西境内,取消私自成立的陕西抗日民主政府,将红军按中央军制度进行改编,可编为三个师。

    然后,蒋介石又给马鸿逵、步芳去电,中央支持他们收复甘肃失地。可集中兵力夺取天水,如果红匪自动退出就算了,如果红匪顽抗,要坚决消灭驻守天水的红匪,尔后向宝鸡进军,夺取宝鸡。

    完电报,蒋石想想不放心,就给薛岳、蒋鼎文、刘湘报,要他们一刻也不能放松备战,不能受谈判干扰。

    接到蒋介石的电报,张群马上就到了老同学的用心,他是想逼着自己停止谈判。笑话,红军现在20多万主力,仅给三个师的番号,那不是开玩笑么?

    张群心里一片冰凉,那产党是傻子么?又是让出川北,又是取消陕西抗日民主政府,又是只给三个师的编制,这委员长诚心不让自己好过!罢了,这谈判组长的活看起来自己是不能胜任了,还是让委座另选高明吧!

    张群想通后,直接蒋介石报,辞去所任的湖北省主席、谈判组长等职务,请委员长另择贤能就任。自己即日起程,返回南京,回家养病。

    完电报,张群就要紧急约见周恩,进行辞别。邵力子和张治中、陈诚都规劝他,要他以大局为重。目前,虽然谈判艰难,委座提的条件过于苛刻,但委座并没有封死谈判的口子么。有些事情未必没有转|u余地。

    最起码也要等委座回电后再说么,现在就去给周恩来辞别,那岂不是让说委座不愿和谈、要打内战么?个人荣辱事小,领袖的名誉是务必要切实维护的么!

    蒋介石见张群竟然电公然要求辞职,大怒,这张群竟然如此不知进退,难道离了张屠户,老子就要吃带毛猪不成?身为党国大员,不替党国前途命运考虑,竟然以辞职来要挟,简直是混蛋之极!可恨!

    一怒之下,蒋介石就要照准。但一抬头,就看见了墙上的制怒二字,忍了口气,坐下冷静了片刻,想了想自己确实是太一厢情愿了,这又没有打赢,凭什么让共匪接受如此苛刻的条件?谁愿意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来啊?再说这张群不是别人,那可是一直追随自己的骨干,连年辛苦从不叫喊,这次怕是他看出了自己的用意,不愿意被自己**于股掌之上,才伤心失望要求辞职的。他这一辞职不要紧,国人就会把破坏停战的帽子扣到自己头上,到时候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怪都怪太狡猾,自己千辛万苦调动大军,好不容易部署到位,马上就要动雷霆一击了,这就提出愿意接受国民政府领导、部队愿意改编,真会选时候啊!

    也怪自己的部队太不争气。从红匪通道转兵进贵州起,就没有传过一次捷报,打一仗损兵折将,再打一仗还是损兵折将,弄得骨干干部都丧失信心了。要是当初不让胡宗南去救援绵阳就好了,一步走错,步步赶不上。

    无论如何不能让张群辞职,算了,还是把实话告诉他吧!

    于是,蒋介石给张群去了一封言辞恳切的电报:“岳军弟鉴:来电悉。不知中正何处丧德,致使弟非辞职不可?弟追随中正革命由来已久,迭建奇功,中正对弟之勋劳岂能心中无数?唯此次谈判关系党国命运,中正不得不思量再三。现我大军部署一定,不日即可动攻击。共匪此时提出接受中央领导、接受改编,实属规避大军打击。然共匪既已提出此等和谈条件,中央实无再行围剿之借口。弟乃国家大员,应以国家利益为重,为国家谋划。此情此景,弟若处兄之地位,该当何处?若与共匪和谈,必中其缓兵之计,假以时日,共匪必然展壮大,到时候以举国之力剿之,恐怕也难有效果。若不与之和谈,则难塞天下悠悠众口。此种情况,实难决断。为今之计,只有一方面与共匪谈判,一方面做战争部署。若共匪真的愿意放弃其邪恶主张,真心实意接受中央领导,则军队缩编数量可酌情增加一到两个师。川北和甘肃失地务必收回。否则,我四川腹地处于共匪威胁之下,影响中央大战略布局,寝食难安。若共匪同意上述条件,中央即可让其在陕西休养生息。若共匪不同意,则中央决意围剿。即令是战至最后一人,也不能让红匪如此猖狂。已令马鸿逵、马步芳集中主力攻天水,若二马得手,则我大军全线出击,夺回川北和渭河平原,将红匪主力压缩之陕北。若二马失利,则大军不动,一心一意谈判。通过谈判解决上述问题。此中为难情由,弟务必谅解。所提辞职一事,不准!请务必为国辛劳,与共匪周旋。”

    各位书友大大,红星上架以来,在各位关心支持下,成绩斐然。订阅量也稳定上升。山人再次深表谢意!今日双更求票、求订阅,请各位大大支持!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唐砖 火爆天王 官术 全职高手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修真老师生活录 恐慌沸腾 雅骚 资本大唐 最终信仰 重生世家子 全能闲人 从零开始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权财 迷失在一六二九 希灵帝国 天骄无双 奥术神座 闪烁拳芒 帝尊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