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二五章 沈鸿烈(续)

    第六二五章沈鸿烈(续)

    因为秦启荣的话,饭厅里变的一片沉闷,再没有人起来敬酒了,大家都在默默地看着主桌主位上的刘一民和沈鸿烈。【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心里有气的沈醉早就想找刘一民好好的吵一架,但他毕竟是戴笠手下的骨干,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一直隐忍着。秦启荣一开炮,沈醉就暗暗叫好,心里夸赞秦启荣不愧是黄埔六期毕业的,不愧是委员长赞扬过的人才,这一炮轰的太好、太及时了。

    不过,沈醉是不会站起来说话的。他干的工作不是打嘴皮官司,而是刀刀见血。

    刘一民盼望沈鸿烈能够站起来训斥秦启荣一下,哪怕是做个姿态也行可惜沈鸿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垂下眉眼,象尊泥菩萨一样。

    其实,刘一民是不知道,沈鸿烈此时内心也是翻腾不已,秦启荣的话也是他要说的话,只不过秦启荣说的早了一点而已。在沈鸿烈想来,饭后和刘、罗详谈的时候再说出自己的看法,以统一政令的口号逼八路军同意他的要求,那就是恢复山东八个区的国民党政权和党部,允许山东保安司令部在各区发展保安部队,统一防线、统一行政、统一筹饷,八路军各部开支由省财政厅酌情弥补。这是蒋委员长交给他的任务,也是他内心想实现的目标。

    既然秦启荣已经开炮了,沈鸿烈就不说话了,他要看看刘一民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再修改自己的计划。反正他已经想明白了,刘一民的夫人是孙夫人、蒋夫人的表妹,这里又有**的通讯联络组,秦启荣就算再放肆一点,八路军也不会把他们一行怎么样。不看僧面看佛面么再说了,明明是八路军打下的地盘,自己要来横插一杠,这工作本来就不好做么

    眼见蔡中、曾中生、胡底、贺兴华都是额头上青筋直蹦,马上就要站起来和秦启荣理论,刘一民就准备索性一下摊开说,彻底断了沈鸿烈一行不切实际的想法。就在这个时候,倪华站了起来。

    别看迎接沈鸿烈时倪华满面春风、笑语嫣然的,实际上这一桌人里面谁都没有她心里憋气。明明自己和刘一民是一见倾心,生死相恋,可就是因为自己是宋美龄的表妹这一条,就让刘一民的领导、战友对他施加压力,棒打鸳鸯。自己从美国千山万水的回来了,小表姐又暗使巧劲,借着自己心情不好把自己领回了武汉。幸亏战事紧张,蒋介石为了督促刘一民发动攻击、拖住日军进攻,让自己回到了刘一民身边。现在更郁闷了,全师上下都知道唐星樱是因为爱刘一民、不愿让刘一民不尴不尬地背处分,才和刘一民离婚的。同志们、战友们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弄得好像自己有多大罪似的刘一民也是态度暧昧,从西安回来后一直不去找自己,分明是思想上压力很大。照这样发展下去,自己的爱情、幸福非得葬送到宋美龄表妹这五个字上不可这沈鸿烈,看上去文质彬彬一个50多岁的人,却张口闭口孙夫人、蒋夫人的亲表妹,摆明了是要利用自己,要是再不亮明自己的态度,恐怕以后战友们就会更加的误会和猜疑自己,连带着刘一民也会被同志们误会。

    看见倪华站起来,大家都有点吃惊,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倪华定定神,眼睛往刘一民脸上瞟了一眼,这才柔声细语地说道:“沈主席,你这个姓秦的长官没有绅士风度,说话有失厅长身份。今天晚上是八路军宴请你们,就是从礼仪上说,不管有再大的问题,也要等饭后再进行商谈,不应该破坏欢宴的气氛。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沈鸿烈没有想到八路军的人还没有回答,倪华反而站了起来,更没有想到倪华竟然拿着秦启荣的礼仪说事,一时间有点失神,说不出话来。

    倪华见沈鸿烈哑口无语,轻轻一笑,接着说道:“我说秦长官有失礼仪,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他辜负了八路军将士的心意。别的情况我不知道,我所在的师野战医院的情况我知道。就是我们的重伤员,每天吃的病号饭也仅仅是比轻伤员略好一点而已。说句不怕沈主席笑话的话,我从美国不远万里的回来,路上还遭到日军军舰、飞机追击,差一点葬身大海,我的爱人刘一民贵为一师之长,也没有敢用公家的钱请我吃一顿饭。他要那样做的话,就不是统帅教导师的刘一民了,同志们、战友们都会看不起他的,八路军的纪律也会处分他的。今天这顿饭,虽然比不上战前济南大饭店里的水准,但也绝对是战士们费心制作的。这一顿饭用的食材、酒,放到做生意的有钱人那里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们那些为抗日而流血牺牲的的战士们来说,已经是非常非常昂贵了。要不是考虑沈主席是行政院任命的山东省主席,来一趟不容易,八路军会舍得这样铺张么?你们想想,教导师是陕西抗日特区的地方部队,国民政府不拨一分钱经费,从来不问这支部队有饭吃没有、有衣穿没有、伤员有药没有。这支部队有义务宴请国民政府的省主席没有?教导师的困难你们体会不到,因为你们是国民政府的高官,可以随时给行政院、给委员长打电报,要军费、要薪水,而且一打报告就批准。教导师的困难你们能体会到么?他们的盛情难道不值得珍惜么?”

    倪华人才出众,美丽得犹如天使。自从认识刘一民后,又刻意学习刘一民的普通话。吴侬软语的底蕴加上普通话的发音,娓娓道来,说得沈鸿烈等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只有秦启荣倔强地瞪着眼,看着倪华一言不发。

    刘一民心里高兴的差一点喊出来,好在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强忍住激动坐在那里,只是深深的看了倪华一眼,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罗荣桓也只是在西安倪华离走前和她长谈过一次,当时这丫头哭的满脸是泪,并没有深谈,对倪华的才学知之不深,只知道她的手术水平很高、很高,被战士们誉为红菩萨。这个场合、这个时候,倪华的一席话,让罗荣桓大为震撼。要知道,由于倪华身份特殊,又不是党员,没有人对她进行政治思想教育。要是有的话,那也是师长潜移默化的教育。罗荣桓感觉,美国名牌大学的博士确实不简单,绝对不只是专业水平高,而是综合素质整体高。

    蔡中和刘一民是战友加生死之交,心里之所以一直对刘一民和倪华相恋有疙瘩,主要就是担心倪华复杂的家庭背景会影响她的立场,进而给刘一民惹来麻烦。倪华这个时候站出来这样说话,等于是在表态,蔡中哪里会不清楚?他心里不由赞叹:这丫头,行

    刘一民的一眼一点头,全都落尽了倪华的眼里。

    倪华心里一阵气苦,狠狠地剜了刘一民一眼,心里暗骂几声“负心贼”,又说道:“沈主席:我还年轻,又长期在国外读书,对国内的情况不熟悉,说错了请你包涵。在我想来,日本人已经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了,国共双方也早已合作抗日了,红军也改编成八路军了,这个时候再说什么违犯政令、军令建立政权的事情有什么意思?八路军在山东任命县长、区长违法,那八路军没有打进山东前日军委任了那么多的汉奸当县长、区长,国民政府追究过没有?这些事情我虽然不懂,但是道理在那里放着。在我想来,八路军委任地方官员,组织老百姓起来打鬼子,绝对没有错。什么时候把鬼子赶跑了,我们的国土都收复了,再来讨论政权建设问题会更有意义。承蒙沈主席说我是孙夫人、蒋夫人的亲表妹,对我又非常尊敬,那我就说句公道话。这山东的局面是八路军流血牺牲换来的,是从鬼子手里夺回来的,从团结抗战的角度、从鼓励各部队积极抗战的角度、从奖励有功将士的角度,国民政府都应该给教导师的首长们任命合适的职位,而不是今天委个主席、明天派个司令这是明显的在欺负老实人难道让日本人悬赏200万银元取其首级的刘一民就这么不入国民政府各位领袖、大员的法眼么?沈主席,请你给蒋委员长、蒋夫人带个话,要是他们真心支援我们抗战,不要说派省主席、战区司令了,就是派个卫生兵来我们都欢迎。要是他们派的都是一些指手画脚、吹毛求疵的人,那就请他们以后不要再派了。你想啊,一边得和鬼子拼命,另一边还得从战士们伙食费中挤出钱来招待不知好歹的人,还得打嘴皮官事,还得防备着有人背后告状,谁能受得了么”

    倪华最后的话简直就是夹枪带棒的逐客令了,太不客气了,甚至有点泼妇骂街的味道。听的沈醉心里不住声地骂这女人被灌了**汤了,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彻底和刘一民尿到一个壶里了,白费了委员长和夫人对她的关爱了。疯了,彻底疯了

    何思源是山东有名的教育家,在鲁北一带威望很高,他是沈鸿烈随行人员中抗日意志最坚决的,历史上日军为了对付他,曾经把他的夫人抓起来,逼他就范,结果他利用夫人是在天津意大利租界被抓的事实,誓死不屈,逼意大利领事向日军施加压力,迫使日军不得不释放他的妻儿,书写了一段奇特的抗日传奇。

    见秦启荣满脸不服气,马上就又要站起来和倪华辩驳,何思源一把拉住他,低声说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秦启荣恨恨地看了倪华一眼,嘀咕了一句“赔了夫人又折兵”

    随沈鸿烈来济南的山东财政厅长王向荣不是个好货,这家伙,能在日军攻击下带着民生银行的人去偷偷地看花柳病,就知道他在财政厅长任上弄了多少好处,干了多少龌龊事。

    自从见到倪华那一刻起,王向荣就惊为天人,眼睛也花了,脑袋也晕了,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坐到酒桌上后,他的两眼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倪华,就差流哈喇子了。气得坐在他身边的山东省政府秘书长胡家风狠狠地踢了他几脚,还伏在他耳朵上悄声地说:“看你那猪头样,小心刘一民拿枪崩了你”

    胡家风的这几句话起作用了,王向荣总算清醒了一点,有点畏惧地看了刘一民一眼,这才想起自己是在成师团成师团地杀鬼子的刘一民的司令部,面前的玉人又是他的妻子、蒋夫人的亲表妹,光凭自己兜里那两个贪污弄来的钱,可是入不了人家的法眼,再不识趣的话,说不定自己的家人就只能去黄河里面打捞自己的尸体了

    有点清醒的王向荣,老老实实地喝了杯酒、吃了口菜,就听到了秦启荣的挑衅。心里正在骂秦启荣没有眼色呢,倪华就站起来说话了,这家伙脑子又不清楚了。

    倪华刚一讲完,王向荣就迫不及待地就鼓起了掌。边鼓掌边喊:“倪小姐人漂亮话也漂亮,讲的好,讲得好”

    就这还不算,王向荣色迷心窍,竟然色迷迷地看着倪华继续说道:“倪小姐,能不能赏光让在下做个东呢?我知道这济南城哪个饭店最好,你想吃什么都行。吃完饭我还可以陪你去买布料、买首饰。”

    这一下,整个饭厅里的人都惊呆了,饶是沈鸿烈经历过几次舰队叛变、差点丧命的惊险场面,也吓得两腿发软,知道再不说话的话,王向荣可能就没命了。慌忙站起来,张嘴就要骂王向荣王八蛋。

    沈鸿烈的话还没骂出来,站在一边警卫的李小帅和黄飞虎就双双扑了上来,抓起王向荣就扔到了门外。很快院子里就传来了王向荣杀猪一样的声音。

    倪华开始的时候气的脸色煞白,到后来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偌大一个饭厅,三桌子客人,全部傻呆呆

    刘一民的语气比黄河封冻后结的冰层还冷:“我说韩向方坐拥十万精兵,怎么还没见到小鬼子的影子就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原来都是一群这样的货色”

    说完,刘一民不再理会沈鸿烈,站起来走到倪华身边,拉起她的手,哄劝了几句,牵着倪华的手走了。

    这种结果谁也没有想到

    沈鸿烈额头上全是汗,不停地向罗荣桓道歉,说一定从严惩处王向荣,让他向刘师长和刘夫人道歉。

    蔡中走过来坐到沈鸿烈身边,倒了杯酒,哧溜一声喝的一干二净,放下酒杯说道:“沈主席,你的道歉太晚了,从严惩处也用不着了。王向荣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仗着当了几天财政厅长弄了几个糟钱么?瞎了他的狗眼,也不看看教导师是什么部队,我们师长是干什么的。东久尔宫捻彦王牛不牛?那是日本天皇皇后的亲叔、日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的亲侄儿、日军第二军司令官。谷寿夫牛不牛?那是攻占南京的第六师团师团长、第十二军司令官。尾高龟藏牛不牛?那是日军朝鲜军第十九师团师团长、第十二军司令官。你看看他们都到哪里去了?还有那个什么第一0八师团的师团长下元熊弥,他是被我们师长用毛笔、铅笔、钢笔给活活钉在墙上俘虏的。第一0九师团长山冈重厚,是被我们师长叭勾一声,一枪毙命的。叫我说,做人首先得本分,可不能不知道自己是老几,谁都想欺负,谁都敢欺负不识字也摸摸招牌,看你能惹起惹不起。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见沈鸿烈脸上的热汗直往下淌,蔡中还嫌自己吓唬的不够,又喝了口酒,继续说道:“倪华可是孙夫人、蒋夫人的亲表妹,蒋委员长待她就像自己的亲妹子一样,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按过去老话说,那是真正的皇亲国戚,金枝玉叶一样的人物。你想啊,倪华在美国那么多记者面前揭露日军的侵华暴行,争取美国人民捐款捐物,支援我国抗战。连罗斯福总统都接见了她,称她是东方女性的杰出代表。全国人民提起刘一民、倪华,那个不伸大拇指?你们山东省政府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一个小小的财政厅长就敢犯上作乱,公然调戏先总理中山先生和蒋委员长至亲、抗日无敌英雄刘一民夫人。是可忍孰不可忍?这要搁在前清时期,那是要灭九族的现在是民国时期,不兴灭九族了。但是,王向荣如此大罪,必须严惩沈主席,你说光是道歉能行么?我们枪毙他不过分吧”

    沈鸿烈此时方寸大乱,还说什么统一政令,只顾得不停地点头。

    蔡中哈哈一笑,把酒杯往地下一摔,扬长而去。

    罗荣桓这两天正在发愁怎么应付沈鸿烈一行呢,这下好了,一了百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沈鸿烈再也不可能指手画脚提要求了。

    刘一民走了,蔡中走了,罗荣桓不能再走。

    罗荣桓嘴里说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手里不停,给沈鸿烈和其他客人倒酒,还招呼曾中生、胡底和贺兴华给客人们倒酒。

    沈鸿烈哪里还有心情再吃饭,恨不得现在就离开饭厅,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就推说一路劳累,要去休息。

    罗荣桓劝沈鸿烈想开点,王向荣官声不好,是一只蛀虫,要是沈主席真的不舍得,喝完酒后他去劝劝师长,把王向荣交给沈主席处理。不过得秉公处理,不然的话没法向蒋委员长、蒋夫人和刘师长两口子交待。

    酒是喝不下去了,饭也吃不下去了,冷静下来的沈鸿烈仔细一想,就知道自己这次的任务是彻底完不成了。就算没有出王向荣这档子事,任务也完不成。倪华的话说的那么明白,傻子都能听出来。就这刘一民、罗荣桓还什么话都没说呢?这济南也不是久留之地,还是赶紧撤回河南,向蒋委员长报告,请他另派高明。实在不行,也得请他给自己调一支军队来。这光杆省主席实在是难当

    秦启荣虽然上过山东理工学校和黄埔军校,但思想偏狭,一贯**。他这次来济南踌躇满志,计划要把散落在鲁南的第三区专员张里元、鲁中的第八区专员厉文礼联络到一起,再把清河的张景月等人联系起来,利用山东省保安司令部的名义,整编扩大部队,在山东八路军的心脏里插钉子、塞棍子,牵制八路军的发展。没有想到只说了一段话,还没有挑起国共纠纷,就被倪华教训了一通。刚想着要辩驳一番,就被何思源拉住了。接下来就发生了王向荣那把脸丢到姥姥家的一幕,算是把秦启荣气的手脚冰凉,浑身麻木,嘴里不住声地咒骂王向荣是王八蛋

    沈醉想不到一场好戏这样结束,差一点想飞身而起拦住黄飞虎和李小帅,抢回王向荣。但那也只是差一点而已。沈醉是行动特工,头脑灵活,知道在这里动武纯粹是自寻死路。不动武还好,碍于团结抗日的旗号,八路军就是再烦自己的通讯联络组,也不敢公开撵自己滚蛋。要是一动武,事情就麻烦了,刘一民很可能当场就会把自己击毙,还会给自己安一个偷袭长官的罪名。

    沈醉只能傻坐着,心里一遍遍地骂这些蠢货都是扶不起的阿斗。

    时间不长,就在罗荣桓正在劝慰沈鸿烈的时候,李小帅进来了。

    向罗荣桓敬礼后,李小帅大声报告到:“报告政委,王向荣交待,他在担任山东财政厅长期间,共贪污军饷、盐税、烟草税几百万元,是个大大的贪官”

    沈鸿烈的脸一下子拉的老长、老长。

    [奉献]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恐慌沸腾 雅骚 资本大唐 最终信仰 重生世家子 全能闲人 从零开始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权财 迷失在一六二九 希灵帝国 天骄无双 奥术神座 闪烁拳芒 帝尊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