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他该长大了

    常笙画把宁韶明锁在她的办公室里,整整一天都没让他出来,也不让人给他送饭。【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胡小戈抽抽噎噎地说他们俩打了一架,歼龙的队员们都被吓到了,集体想去看看女教官的伤势,结果却看到宁韶明被她拷在窗户上,不知为何也不挣扎,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起来颓唐至极。

    常笙画则是拖了张椅子坐在门口,拿着个小本子写写画画,摆明了不让人进去,也不让宁韶明出来。

    常笙画的身上的确有伤,嘴角都青了,但是看着不严重,刘兴他们怀疑是她耍了什么手段,不然的话,他们老大出手,怎么可能还会输得这么难看,还被人铐起来了?!

    计芎和几个小队长轮流上阵,想和常笙画好声好气地商量把他们中队放开。

    常笙画眼也不抬地道:“饿一天,让他清醒清醒,晚上就放他回去,你们可以滚了。”

    刘兴他们气得不行,当即想要硬闯,但是常笙画照着他们的关节踹了几脚,刘兴几人“啪叽”就脸朝地甩了个大马趴,常笙画冷笑一声,将他们一个一个拎着扔了出去。

    歼龙的队员们瞬间傻眼。

    女教官不是技术兵么,怎么一身怪力,还这么能打?!

    当然,也是因为刘兴他们没有防备,否则几个特种兵一起围过来,对常笙画来说也是一场苦战。

    看着趴了一地的兵,再看看傻愣着的兵,常笙画淡淡地道:“闹够了没有?”

    计芎只能出列道:“教官,他们也是一时心急,你别见怪。”

    常笙画不置可否,“你比宁韶明有脑子。”

    计芎不确定她这是夸人还是贬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我们中队就是脾气冲了点,如果他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们替他道歉,不如……先让他回去好好反省一下?”

    常笙画似笑非笑,“他在办公室里反省,估计还舍不得走。”

    计芎顿时哑口无言,因为队员们都快闹翻天了,宁韶明还是始终一动不动的,没有出来的意思,谁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起了什么冲突,导致宁韶明变得这么反常。

    最后还是辰津出面,把众人都劝回去了。

    大家离开的时候,辰津落在后面,低声问常笙画:“他怎么了?”

    常笙画笑了,意味不明地说:“童话破灭了,他该长大了。”

    辰津满眼复杂地离开了。

    大部队都走了,只剩下几个人远远地在盯梢,估计是怕她又折腾他们老大,常笙画也不在意,起身走进了办公室,欣赏某尊美男子雕像。

    “真该让他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常笙画轻笑,“他们崇拜的中队长,像是死狗一样躲在屋子里。”

    宁韶明像是什么都听不到。

    常笙画也不在意,不温不火道:“你在懊恼?自责?颓废?不甘心?哦,还有仇恨,你恨你自己,也恨我揭穿了你的遮羞布。”

    她盯着宁韶明的头顶,看到了两个发旋,据说这样的人比较聪明,可惜架不住聪明用不在点子上。

    “野蛮人打一百次架,病床上的智者一句话就能捏死他,”常笙画轻笑一声,“宁韶明,承认吧,没有宁家和歼龙,你连打架的资格都没有。”

    宁韶明终于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滔天的火焰,烧得人浑身战栗。

    常笙画不但不怕,反而笑了起来,十分满意的笑。

    改造一个人的第一步,就是敲碎他原本的外壳,把里面的血肉暴露出来,经络骨骼,重新排列……

    很痛,但是很有效,不是吗?

    常笙画把宁韶明结结实实地饿了一天,直到晚上熄灯时间才把他放出来。

    刘兴和王胜麟像是忠犬一样冲过来,拉着宁韶明就走,经过常笙画身边的时候还瞪了她一眼,完全忘了常魔王平日里积压的威势。

    常笙画并不在意,宁韶明自己都半死不活的,她害怕这群小卒子能给她找什么大麻烦吗?

    接下来的几天里,歼龙驻地内的气氛堪称是压抑,队员们水深火热,他们的老大也自身难保。

    宁韶明被常笙画摆了一道,但是他始终没跟队员们透露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也没继续提要怎么样把常笙画赶出去,总是不声不响的,和他们平时认识的火爆老大的画风完全不同。

    常笙画也不找宁韶明的麻烦了,每次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就叫走一个队员,进行一对一心理疏导。

    两个人搞得跟小情侣冷战似的,歼龙众人看着满心焦急,但是又奈他们不何,想解决问题都不知道源头在哪里。

    常笙画来歼龙的第十天是休假日,之前歼龙闭门谢客,说是一直都在休假状态,其实大家也没松懈训练,这回计芎见宁韶明没精打采,其他人也被新来的女教官弄得鸡毛鸭血的,干脆就大手一挥,让所有人都休息一天,好好调整状态。

    常笙画整理完这些天的心理分析资料,走到窗边的时候,一低头就看到计芎几人硬拽着宁韶明上车,然后车子呼啸着开出了歼龙驻地,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宁韶明自己是个不着调的,歼龙驻地又天高皇帝远,请假条例估计一向没被他们放在眼里,常笙画琢磨片刻,干脆换了一套便装,再跟管车的刘兴“借”走了一辆车,绝尘而去。

    刘兴有点傻眼,问旁边的余庆栗:“教官不是一直在国外么,她有没有驾照的?”

    余庆栗茫然,“应该有m国的驾照吧?”

    刘兴;“……”

    完了,这车还回得来吗?

    常笙画一成年就被扭送到军队,自然是没有z国驾照的,不过她在m国学会了开车,回国之后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靠着导航找到离得最近的镇子,常笙画开着车转了一圈,找了一家咖啡店坐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她暗暗观察着四周,然后就蹙了眉。

    她没有发现跟踪她的人,手机也没有可疑的电话和短信警告她别乱来,难道常家把她丢在歼龙里,就不担心她再跑一次?

    常笙画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她刚下飞机,就被路小金通知说要来歼龙报告,所以也没细想,以为这是常家的安排,但是她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忽略了一点——常家最讨厌她玩学术的东西,怎么可能还让她对歼龙进行心理干预,继续玩心理学的东西?

    也就是说,她有可能一直都误会了,她来歼龙当教官这点并不是常家的主意。

    那么会是什么人做的?宁家吗?    常笙画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没人跟踪是件好事,她直接被路小金接到歼龙报道,有些东西没有准备齐全,这会儿有空出门,她就去采购了一大堆东西,然后又找了个地方充话费,这才给m国那边的朋友打电话,询问最近常家的动静。

    离开z国这么多年,常笙画在国内基本上没什么人脉了,以前也是被常家藏着掖着,所以连宁韶明都不认识她……

    “没听说常家最近有什么大的动静吧……”电话另一头,名叫斯文德的男人如是道,“z国最近时局有点乱,你那几个哥哥姐姐都挺安分的,毕竟你们家是军事系统的,跟政治那块儿插不上手,他们瞎折腾也没用。”

    “是么……?”常笙画若有所思,她好像捕捉到了她出现在歼龙的原因之一。

    斯文德想了想,“不过你妈最近有点……唔,怎么说呢,做了点智商感人的事情。”

    他说得很委婉,但是常笙画毫不客气地道:“她又做了什么蠢事?”

    斯文德的语气有点无奈,“你四姐不是还没嫁出去么?你爸盘算着找个合适的人联姻,你妈就急急忙忙替你四姐安排相亲去了,连覃家那个还单身的继承人都没放过,据说那位覃少当家见到你四姐,当场就讽刺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把你四姐气的,整个京城都足足笑了半个月。”

    “覃家是四大世家之首,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常笙画一点都不意外,冷笑道:“她还是这么迫不及待,天天想要讨好那群神经病。”

    斯文德笑了,“常,作为他们的亲人,这么骂他们真的好吗?”

    说是这么说,但是他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常笙画不置可否,“反正你替我多留意一下,我目前呆着的地方不能对外通讯,出门的时间也不太固定。”

    斯文德有点好奇,“你是跑去什么秘密基地了吗?”

    常笙画轻哼一声,“不,是秘密精神病院。”

    斯文德啧道:“好吧,那是你的天堂,难怪你都不愿意出门了。”

    常笙画没解释她不出门是因为不能出,毕竟斯文德说得对,有一群精神病人给她做研究,她哪里舍得跑远?

    午饭时间,常笙画找了个餐馆坐下,点餐吃饭。

    她刚吃到一半,忽然瞧见街道对面出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巧合的是,那正是宁韶明他们一行人!

    按理来说,出门放风是一件好事,部队里的兵大部分都会兴高采烈的,可是宁韶明一路上都默不吭声,计芎几人努力想让他高兴点,但是始终不得章法。

    最后众人都无奈了,只能垂头丧气地跟在宁韶明背后,大家一起在外头吹冷风。

    他们没发现常笙画,常笙画倒是一直在观察着他们,心想如果宁韶明看到她,一定会是那种“你丫的怎么阴魂不散”的表情。

    宁韶明忽然停了下来,回头,不知道对后头跟着的几个兵说了什么,计芎他们露出为难的表情,犹豫着磨磨蹭蹭离开了,只剩下宁韶明一个人站在街边独自抽了两根烟。

    掐灭烟头后,宁韶明朝着计芎他们的相反方向去了。

    常笙画看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叫来服务员结账,很自然地跟了上去。

    目标人物,当然是宁韶明宁大少了。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官路逍遥暴力牛魔王大主宰一品武神帝王主宰暗夜死灵奶奶带我去捉鬼回到地球当神棍甜心V5:首席坐好,宠爆我!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