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十章 直升机逃亡

    宁韶明被常笙画意料未及的登场惊到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然后又被常笙画的语言炸弹炸得满脸黑线。

    “朱丽叶你个鬼!”宁韶明没好气地道,嗓子因为缺水而沙哑无比,“还不快过来帮忙!”

    常笙画倒是一点儿都不急,慢悠悠地走到宁韶明旁边。

    宁家主宅的光源都被切断,外面的路灯照射进来,常笙画借着微弱的光线欣赏他被拷在床上的“英姿”,然后说:“道歉。”

    宁韶明一愣,“什么?”

    “我说,”常笙画双手插兜,好不自在,“道了歉,才救你。”

    宁韶明下意识想怼她,但是眨眼间又想到今天早上两个人大打出手的事情……

    宁韶明有点尴尬,常笙画来揍他的时候他是挺不高兴的,但是他已经尝到昨晚太冲动的苦果,也倔不起来了。

    “抱歉啊……”他小小声地道。

    常笙画歪了歪头,“我听不清。”

    宁韶明干咳一声,清了清喉咙,清晰地道:“对不起,教官,我太鲁莽了。”

    常笙画笑了,她还真没想到这个牛脾气能这么诚恳地道歉,还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这算是孺子可教吗?

    余庆栗忽然从窗户外面把脑袋伸进来,小声道:“教官,我们搞定了,老大没事了?我们赶紧撤吧!”

    常笙画这才用工具打开宁韶明手上的那个手铐,“行,走吧。”

    “嗯。”宁韶明自己翻身起来,下床。

    常笙画转身欲走,背后忽然惊起一阵风声,她匆忙回头,看到宁韶明那个大块头竟是一脑袋栽了过来!

    余庆栗低声惊呼:“老大!”

    常笙画接住他,然后就发现鼻尖缭绕的都是血腥之气,手下触感也不对劲,她把扶住宁韶明后背的手摊开一看,上面竟然全都是血!

    素来张牙舞爪的小狮子虚弱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努力地站了两下才站稳,“没事,走吧。”

    常笙画已经注意到他身上和腿上的伤口,体温也不太正常,眉头顿时紧紧皱起,但是她没有在这个关键时刻拖延时间来验伤,只是让余庆栗过来背着宁韶明下去。

    宁韶明原本还想逞强,但是被常笙画在脚上踹了一脚,直接趴在了余庆栗背上,这个傻大个就不疑有他地把宁韶明背起来了,后者只能认命地装死。

    因为常若诗这个bug的存在,所以今天的营救计划异常顺利,在宁景侯终于控制局面、没有惊动到九号大院的警卫时,常笙画他们已经溜出了宁家主宅。

    “宁韶明你把脸挡住!”常笙画坐在驾驶位上开车尽可能提速往外走,要赶在宁景侯通知大门那边拦人之前冲出去。

    现在只能庆幸九号大院住的都是达官贵人,宁景侯宁愿息事宁人,也不敢大张旗鼓地张罗着有人入侵。

    虐待自己的儿子,结果被砸场子,宁景侯还要面子的,这种事只能往肚子里咽。

    只要不是非常时期,九号大院一般是查进不查出,宁韶明坐在后座,用墨镜挡着脸,余庆栗这个大块头再把他挡一挡,警卫立刻就放行了,只是有点奇怪常笙画为什么刚回去,这么快就出来了。

    一离开九号大院,常笙画就把自己的假发给扔了。

    宁韶明见状,就知道暂时安全了,绷直的脊背一下子塌了下去,他往座椅背上一靠,精神放松下来,几乎就睡了过去。

    在副驾驶座的赵素林惊了一下,“中队受伤了?!”

    余庆栗赶紧去检查宁韶明的伤势,一看之下,眼睛都红了,“那个王八羔子,放老子回去捅死他……”

    宁韶明强打起精神来,开玩笑道:“那是我爸,你可别把你老大我也给骂了。”

    余庆栗简直气得发疯,“那是当爸的么?我以为那是你仇人!”

    宁韶明还想插科打诨,“打是亲骂是爱嘛……”

    “闭嘴,”常笙画猛地一打方向盘,拐进一条车流量少的马路上,“余庆栗你脚边有医药箱,给他打个消炎针和退烧针,该止血的伤口都处理一下。”

    宁韶明忽然想到什么,“你们都没事?”

    赵素林点头,“行动很顺利。”

    常笙画淡淡地道:“本来突围宁家不容易,但是坑了你一把的人帮了你。”

    宁韶明不解——谁?

    常笙画没解释,她本来是打算亲自去放那个恶作剧炸弹的,赵素林和余庆栗则是去宁老爷子那边找点麻烦,制造大乱,没想到突然出现的常若诗间接帮了他们大忙。

    赵素林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开了外放,辰津的声音传了出来:“宁家的人已经被我们堵住了,中队怎么样?”

    宁韶明尽可能用轻松的口吻说:“没事,死不了。”

    辰津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教官,我们现在去机场?但是时间赶不及了,宁家那边发了信息,让那辆军用飞机延迟起飞,火车站和汽运站都被他们监控了。”

    摆明了就是要把歼龙众人堵在京城里!

    余庆栗有点焦急,“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老大的伤势需要处理!”

    赵素林却不乐观,“京城是宁家的地盘,我们在这里藏不住,而且请假的只有中队,我们明天都要回驻地报道的,宁家知道是我们救的人,还逾期归队,他们肯定会找理由来发作我们!”

    到时候倒霉的依旧是宁韶明!

    辰津问;“需要我黑最近一班起飞的航班么?我们可以从青城转机回去!”

    常笙画却道:“不用,去京西机场,我来处理。”

    赵素林愣了愣——自投罗网吗?不对,教官不会这么冒险的。

    “……好。”电话另一头的辰津只迟疑了一瞬,还是决定相信常笙画,改路线赶去了京西机场。

    宁韶明通过后视镜看着开车的常笙画,他不知道刚回国没多久的常笙画能有多少人脉,“你有什么办法?不行的话,我可以找人帮忙。”

    只不过付出的代价有点大……

    常笙画没理会他的建议,“少废话,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了,余庆栗,把他的脸用粉盖一下。”

    宁韶明脸上也被打了,下车的话太明显,余庆栗赶紧又把伪装工具找出来。

    他们一路避开监控东躲西藏,堪称绝地逃亡,来到京西机场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了。

    辰津他们为了扰乱宁家的视线而来迟一步,等他们一下车,常笙画二话不说就示意他们分组跟上。

    京城的机场在深夜里仍然人流量不小,他们给自己做好伪装,只要不在安检上一对一被检查,还是不容易被认出来的。

    常笙画并没有带着他们去换机票,而是一路拐到了机场人员的出入通道,在一个其貌不扬的机场工作人员的带路下进了起飞点,那个区域里竟然停着一辆大型作战直升机!

    胡小戈看了一眼,眼睛都直了,“我去,哪来的‘低空铺路’?!”

    “借来的,”常笙画板着脸,“都上去,我们立刻起飞。”

    然后她又看向那个工作人员,颔首道:“辛苦了。”

    那工作人员微微一笑,“能够帮上你的忙,偿还当年的恩情,是我这些年一直惦记着的事情。”

    常笙画和他握了个手,“再见。”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再见。”

    他知道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

    辰津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对常笙画递了个询问的眼神。

    常笙画淡淡地道:“我帮过他,这次是两清。”

    众人上去之后,还在纠结常笙画是用什么办法才能借到这玩意儿的,然后又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直升机上没有驾驶员啊!

    结果一扭头,就看到常笙画坐到了驾驶位上。

    歼龙成员们:“!”

    开车神技术的女魔头果然是开直升机出身的吧!

    “蒋默奇,”常笙画点了一个人的名字,“你开过直升机?过来帮忙。”

    蒋默奇哭了,“我只是逃命的时候误打误撞开过一次,但我不会开啊……”

    常笙画淡淡道:“没事,我也没开过这个型号。”

    说话之间,她已经把直升机启动了,众人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恐起来。

    宁韶明的脑袋都痛了,“我们就不能找个专业的?”

    常笙画适应着新的驾驶方式,显得很淡定,“找不着,而且这也是我一天之内能借到的唯一一架飞机了。”

    余庆栗抓狂,“别说得好像给你时间就能借到无数飞机啊!教官,我会仇富的!”

    见蒋默奇哆哆嗦嗦坐上了副驾驶座,机场也发了准许升空信号,常笙画毫不犹豫地把直升机开起来了。

    无神论的众人瞬间就默念起各路神佛,保佑他们别坠机……

    直升机摇摇晃晃地开出了京城,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总算把宁家给摆脱了,直升机也没有掉下去!

    常笙画已经适应了这款型号的飞机,显得挺轻松,“辰津,跟驻地那边打招呼,我们的飞机要降落,还有,把你们老大的伤势处理一下。”

    “是。”辰津下意识应了,扭头就看到宁韶明靠坐在那里,脑袋低低,俨然已经昏了过去!

    “操!”余庆栗冲过去一看,刚刚包扎过的伤口又裂了,宁韶明浑身发烫,退烧针都没有发挥作用,都烧到神志不清了!

    众人七手八脚找了块毯子铺在下面,把他放平,然后扒了他的上衣。

    在车上的时候光线不足,余庆栗帮他处理伤口的时候也没看清楚,只知道伤势不轻,这会儿仔细一看,就发现那些纵横交错的伤口竟然都是重物打击的瘀伤,更可怕的是瘀伤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被玻璃割破的痕迹,甚至那些碎片还残留在里面!

    常笙画提醒:“他的腿。”

    众人又撩起裤腿一看,他的脚踝肿胀,不自然地扭曲,脱臼了一整天,宁家居然压根没管他!
推荐阅读:官路逍遥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大主宰一品武神帝王主宰暗夜死灵奶奶带我去捉鬼回到地球当神棍甜心V5:首席坐好,宠爆我!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