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十六章 咱们来上课

    宁韶明和常笙画谈妥当之后,就默认了她的主导地位,示意歼龙以后有事找上常笙画一起商量。【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大家伙儿一听,虽然觉得有点突然,但是相处了一段时间,常笙画对他们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众人还是看得出来的,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

    居然这么轻松就拿到歼龙的话事权,其实常笙画也是有点意外的,只能暗叹这群大头兵不爱动脑,只管直觉……唔,也挺好的。

    至于楼笑倾,他倒是什么都没说,就连宁韶明想跟他谈谈,他也是一副“我很忙回头再说”的架势。

    在养伤的宁韶明百无聊赖,计芎他们倒是绞尽脑汁在思考,想着要不要找点什么事请来松松筋骨。

    歼龙能够横空出世还站稳脚跟,除了一开始有宁家的背景,以及军队对一群刺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流放”之外,更多的还是归功于歼龙大队蛮横的实力和在任务之中积累的军功,让上头逐渐看重歼龙,哪怕他们横行霸道也鲜少加以阻止。

    实力决定话语权,不过如此。

    计芎他们就在想,如果想要别人重新忌惮歼龙大队,是不是应该先从这两方面下手呢?

    上一次对战师装三连的演习失败也是迫使上头放弃歼龙的原因之一,他们现在四面环敌,也不适合去跟别的部队进行实战演习,免得中途被动手脚,歼龙的几个头儿私下一商量,就想着跟上头打申请,看能不能去出任务。

    对此,常笙画反倒觉得没什么希望。

    “为什么?”宁韶明不解地问。

    他被楼笑倾盯着不让乱跑,计芎几人自然不敢拿这些事来打扰他,还是常笙画过来的时候跟他提了几句。

    “哪有什么为什么,”常笙画道,“你们几个月都没出过任务了,难道上头的意思还不够明显?”

    歼龙大队是很出色,但是一支新的部队的崛起,就代表了新的利益摊牌和地位变动,换做别人,一般都会慢慢积累底蕴,逐渐取代老牌队伍,或者逐渐被淘汰。

    可惜偏偏宁韶明独辟蹊径,他一开始就有狐假虎威的后台和足够引人佩服的资本,将队员们凝聚在一起,用出色的战功来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上头的杆秤也倾斜到了他们这边。

    不过歼龙的资历还是不足,佩服他们的有,不服的更多,随着歼龙的风头越来越劲,被威胁到的势力就开始对他们不满了。

    上一次失败的任务可能是爆发的导线,也有可能是敌对势力趁虚而入的一石二鸟,总之结果就是——打落云端的歼龙,被无数人落井下石。

    无论是派常笙画这个资历不明的人来当歼龙的教官,还是这几个月的不闻不问,其实都代表了上头放弃歼龙的态度,何丘良上将是在拼命争取,但是一个势力和若干个势力的拉锯战太难,颓势难以挽回。

    “别指望那些有的没的了,歼龙自己想办法自保吧,”常笙画说得挺轻松,“任务就别想了,吃苦头的事情倒是不会少。”

    宁韶明啧了一声,“说得出任务好像不吃苦一样,那都是拿命拼的事情……”

    常笙画轻笑,“只怕你们更想去拼命,也不想吃那些苦头……”

    她的声音不大,宁韶明没听清楚,“什么?”

    “没什么,”常笙画面不改色,“你好好想想怎么安慰你的兵吧,他们肯定会被打击的。”

    果不其然,计芎等人刚把申请出任务的报告送出去,不到一天就被打回来了,说法很官方,言辞之下却就一个意思——乖乖窝着,添啥乱呢?

    几个小头头被打击得都蔫了,跑到医务楼里围着宁韶明,全都委屈上了——顺带把那些管事的人骂了个十遍八遍。

    常笙画坐在一旁翘着腿看戏,手里还不忘拿一把瓜子在磕。

    宁韶明被闹得头疼,扭头看向常笙画,“你就不说点什么?”

    “我能说什么?”常笙画很无辜,“明摆着就没门的事情,你们偏要去撞墙,我也没办法拦着吧?”

    一众成员们哀怨地看她。

    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能不毒舌吗?

    常笙画摇头道:“对方都决定要整你们了,怎么可能还给你们翻身的机会?出任务的事情就别想了,赶紧把训练计划落实下去,别到时候人家打上门来了,你们挨打都挨不住。”

    王胜麟咕哝:“教官你也太小看我们了……”

    常笙画轻笑一声,“行,不小看你们,好好努力吧,日后还有更困难的坎儿呢。”

    辰津他们听着,总觉得常笙画话里有话,可是又分辨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了,下午文化课都别迟到,”常笙画看了宁韶明一眼,“你也是。”

    宁韶明听到“文化课”三个字就头疼,试图装死:“我的伤还没好,腿走不动……”

    “计芎,”常笙画淡然地道,“跟楼医生借个轮椅,下午送你老大过去。”

    计芎刚要说“好”,宁韶明就郁闷地道:“不用了,拐杖就好。”

    还没残废呢,坐轮椅实在是太难看了……

    下午时分,叫苦不迭的歼龙队员们揣着笔记本,去了教学楼那边上课。

    其实他们平时也有安排不少文化课,毕竟特种部队要掌握的技能很多,文化知识不过关,估计连一些基本的数据都看不懂,所以大家的文化程度还是不低的。

    只是常笙画给他们上课的时候,讲的东西格外玄奥,哪怕是有人形电脑之称的辰津都要认真做笔记复习,旁人就更不用说了。

    从人格心理到修复自我,从战争心理学到犯罪心理学再到心理战,常笙画给他们讲了不少,内容是比较深奥,旁征博引,知识点之丰富,让好几个对此感兴趣的歼龙队员都已经下手买心理教材来研读了,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听得懂,但是多多少少听进去的,都能学到一点东西。

    今天的教案倒是比前几次轻松多了,讲的是如何调节情绪,对于压力巨大的特种部队来说,这基本上算是必修课。

    只不过常笙画以前没讲过这个,反倒是她前面讲过的那些专业知识,是以前上课的心理讲师不会提到的。

    可是听着听着,宁韶明就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常笙画讲的内容,不像是部队常见的应对压力和战场焦虑,更像是……各种对待人生转折危机的办法。

    什么应对挫折啊,青年危机啊,心境在不同环境下的变化啊,听起来更像是在煲心灵鸡汤,总体意思就一个——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就是稍微曲折太多了。光明的前途来得略慢一点。

    当然,擅长忽悠人的常大专家想要煲心灵鸡汤,还真让人知道有毒都忍不住想一口闷了。

    宁韶明听得满腹茫然。

    在他看来,女魔头只适合摧毁人生支柱,把人打击得体无完肤,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积极向上了?

    “其实应对这些危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就是培养一个坚韧的人格,”常笙画靠在讲台上,谆谆诱导的样子还挺符合“为人师表”四个字,“你们觉得你们的人格足够坚强吗?”

    “那是必须的!”

    “绝对坚韧不拔威武不屈!”

    “流血流汗不流泪!”

    队员们七嘴八舌地回答。

    等他们说完了,常笙画只评价了一个字:“编。”

    队员们登时就不高兴了,王胜麟大声道:“教官,我们上战场出生入死,这还不叫坚强吗?”

    “你智障么?”常笙画眼也不眨地道:“不怕死最多就叫勇敢。”

    王胜麟被噎得直翻白眼,又敢怒不敢言。

    “坚强两个字怎么解释?坚,坚固,坚硬,不动摇;强,健壮,有力,程度高,”常笙画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下这两个大字,然后用笔头重重地点了两下,“就你们这天天怀疑人生、伤心绝望、困在过去走不出来的样子,你们好意思跟我提坚强?”

    大家伙儿一下子就蔫了。

    余庆栗小声咕哝:“那是过去的事情了……”

    胡小戈弱弱地道:“现在我们改了……”

    队员们赶紧把脊背挺直起来,试图让女教官看到他们的精神气儿。

    常笙画也没继续打击他们,只是略微提了几句,指出最近他们因为拿不到任务而生出的浮躁,听得大家都摸着鼻子尴尬不已。

    “当然,气质是天生的,精神旺盛,情感丰富,多愁善感……这些都是天性,不好改,但是性格是可以塑造的。”

    “什么叫做性格?是指人对现实的态度和相应的一种惯性/行为方式,说白了就是你怎么看人看事,本身就是受社会和教育影响形成的,是可以改变的东西。”

    “同样的一件事,有人怎么看都觉得是好事,有人就觉得可能是大祸临头,这就是不同性格的人形成的固定观点,所以你们要做的,就是去把太过负面的观点扭转成相对正面的……”

    下课之后,宁韶明把一个字都没写的笔记本藏起来,然后一脸古怪地拄着拐杖走到常笙画旁边,盯着她收拾东西。

    “我说,常小花,”宁韶明摸着下巴,“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呢?”

    常笙画的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比如?”

    “比如这堂课上得不怀好意啊!”宁韶明说。

    常笙画嗤笑,“哪里不怀好意?”

    宁韶明啧道:“听着像是要提醒我们,马上就大祸临头了。”

    常笙画斜他一眼,“那我不是很好心?”

    宁韶明表示嫌弃,“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做了什么手脚!”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常笙画老神在在,“宁中队,你要有大将之风。”

    宁韶明狐疑,“你确信真没事?”

    常笙画诡异一笑,“不好说,等着看呗。”
推荐阅读:暴力牛魔王大主宰重生之恶魔猎人官路逍遥一品武神帝王主宰暗夜死灵奶奶带我去捉鬼回到地球当神棍甜心V5:首席坐好,宠爆我!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