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十七章 咱们缺钱了

    常笙画的预言来得并不慢。【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几天之后,浑身包成木乃伊的宁韶明被楼笑倾丢出医务楼,刚回到宿舍,他就被哭丧着脸的计芎等人围住了。

    “怎么了这是?”宁韶明眼皮子乱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赵素林沉声道:“我们的经费和物资都被卡了。”

    宁韶明一愣,像是完全没有预料到,“什么?!”

    计芎一副愁白了头的表情,“我们的经费每个季度到一次账,准时得很,从来没催过,但是这次都迟了一个星期,打电话给管这事的部门,他们还到处推脱,一下子说上头的钱还没到账,一下子又说资金周转不灵什么的,反正就是不想给钱。”

    刘兴接着道:“我们的补给也被扣了!”

    辰津的表情难得有点冷,温文尔雅的面相上多了几分肃杀,“东西是送过来了,但是比前几年同期少了至少三分之一,我黑了后勤那边的数据库,批下来的数目不止这么点,但是后来就被人改了。”

    宁韶明愕然。

    他建立歼龙大队之后,别的方面都容易被人找麻烦,但是经费和后勤这块儿是从来不缺的。

    一来是他后台比较硬,二是何丘良上将的地位高,再来是歼龙大队的成员里也有不少有门路的人,不是能拉来钱就是能拉来人脉,毕竟能当个被人忌惮到只能踢走不能整死的刺头,光有能力还不够,多多少少也有别的让人忌惮的地方。

    这么一来,宁韶明还真的没想到,歼龙有一天要面临钱粮方面的危机。

    当然,重点也不在于缺钱这个问题,而是这个问题背后的含义。

    ——他们已经开始正面对歼龙大队下手了。

    “查到是谁下令的了?”宁韶明问,但是心里多多少少有数了。

    能在这个时候对歼龙大队下手,还能无视那么多人脉后台的势力,掐指一算也不过超过一个巴掌的手指数。

    刘兴他们面面相觑了,最后还是辰津凝重地道:“是宁家。”

    “这也不奇怪。”

    十分钟后,被他们找过来的常笙画如是道。

    王胜麟有点沉不住气,“教官你不是说宁家会对我们下手,打算整垮歼龙吗?难道他们以为卡一下经费就可以了?”

    这也不能让歼龙伤筋动骨吧,最多大家勒紧裤腰带就是了。

    常笙画笑了笑,“理由也很简单,宁家最近忙着别的事情,这只是开胃菜,你们好好品尝。”

    歼龙的成员们相互对视一眼。

    其实当日进出九号大院营救宁韶明,大家就已经对常笙画的身份有些了解了,同时也对军队里声誉良好的常家多了几分隔阂。

    宁韶明也看了看常笙画,心知那天常若诗无意中带去一个恶作剧玩具,导致常家和宁家产生了嫌隙,也给他们留了不少麻烦。

    宁家要处理后续,常家也要打点好无缘无故被打的甘老板,暂时腾不出空来仔细收拾歼龙大队,他们要趁这个机会赶紧休养生息,面临接下来的一场恶战——也许是无数场。

    “说是这么说,那经费和物资的事情怎么办?”刘兴问道。

    赵素林的表情有点不太好看,“钱还好说,我们可以想办法凑,但是像是武器弹药那些东西,门路被卡了,我们也弄不了太多。”

    宁家一出手,歼龙里再有门路的人脉也要顾忌宁家这个庞然大物,不敢随意帮忙。

    特种部队除了自身的天赋之外,很多技能靠各种装备和子弹喂出来的,要是没有这些物资,他们的训练跟不上计划,总体实力肯定就会有所下降,不是一时给他们来个重大打击就能做到的效果,这一招釜底抽薪,宁家做得太高明!

    让队员们到处求人告奶奶好像不太实际,宁韶明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常笙画。

    常笙画顿时警惕,“看我做什么?”

    宁韶明微微一笑,那叫一个天地失色,“教官啊~”

    常笙画已经看透他的想法,“叫这么甜也没用,不帮!”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宁韶明睁大眼睛,“你连直升机都能借到,再弄点武器装备应该不难吧?”

    常笙画呵呵两声,“你是巴不得让我改名叫哆啦a梦吧。”

    歼龙的队员们关键时刻能屈能伸,计芎立刻接话道:“我觉得教官比哆啦a梦厉害多了!”

    “就是!”刘兴大力地点头,“这种小事怎么难得倒教官?”

    辰津若有所思,“‘低空铺路’都能弄到,别的应该也不难吧?我可以列个清单给教官你。”

    常笙画气笑了,“不如你们让我给歼龙弄个武器库?”

    王胜麟眼睛一亮,“真的可以吗?”

    常笙画:“……”

    做梦去吧!

    常笙画表示她才刚回国没多久,那辆直升机也是跟身在国外的朋友借的,弄不了武器这么高端的东西。

    无奈之下,歼龙的成员们只能苦着脸自力更生,又是盘点账目又是盘点仓库的,看他们目前的储备能支撑多久。

    说起来也是有点搞笑,这是歼龙自成立以来,一众队员们第一次需要省吃俭用,打子弹要悠着来,还好常笙画没来之前,他们因为创伤后应激反应而不怎么碰枪,这方面的物资倒是省下了不少。

    计芎他们倒也没打算就这么坐以待毙,宁韶明认为让这群心高气傲的队员去求人不实际,但是他自己现在都成熟了不少,队员们更是被常笙画打击多了,并没有以前那么不可一世了。

    长久积累之下,改变其实只需要一个契机。

    于是乎,在宁韶明不知情又不方便行动的情况下,计芎带着辰津和赵素林亲自去了管财政的部门,上上下下走了一圈。

    常笙画也是在他们出发的那天早上偶然撞见,才发现这件事的。

    肯去做事是好现象,总比什么都不争取要强,常笙画也没打击或者阻止他们,只是略微提了几句注意事项,没去给宁韶明通风报信,让计芎他们大松了一口气。

    其实常笙画还是挺放心的,计芎耐心好,辰津做事缜密,赵素林一向沉稳,他们三个人出马,就算没办成事,也不会出什么大篓子。

    事实证明也是如此,心平气和说话,跟人打听事情,这些计芎三人还是做得到的,他们把整个管财政的部门走了一遍,遭了不少冷眼,然后被卡住的经费在隔天就被拨下来了二分之一,不算多,但也好过没有。

    常笙画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对计芎几人刮目相看,但是看他们高兴之余,眉眼之间又有些郁色,心里便知这三人估计碰了不少壁。

    对于歼龙这群天之骄子来说,被当成不服管教的刺头抛弃是一回事,被人看扁看轻又是另一回事了。

    事前宁韶明不知情,事后他就知道了来龙去脉,当即就炸了毛,想去找人算账。

    敢给他的兵脸色看?活得不耐烦了吧!

    常笙画镇定地绊了他一跤,把他拦住了。

    宁韶明爬起来,一脸暴躁地道;“拦着我干嘛?!”

    常笙画把他摁回了床上,“不拦着你,让你去毁了计芎他们的劳动成果?”

    宁韶明微微一顿,但仍然嘴硬道:“如果劳动成果就是那笔打发叫花子的钱,老子不要了!”

    “你说不要就不要?”常笙画轻蔑地看着他,“那你是能拿出钱来补这个窟窿,还是能拿出气魄来压着那些人给钱?”

    “但这不是他们该干的!”宁韶明如是道,有点倔强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像是初出茅庐意气风发结果战败了的小狮子。

    常笙画知道他不服气,便放缓了语气,难得语重心长道:“他们是当兵的,不代表就不用学人情世故,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没打算让他们变成趋炎附势的小人,但是什么时候该低头,什么时候该硬气,这些都是一个成熟的人要学的东西,你如果一个人单干,当然可以不学,可既然你在这里,又没有改变规则的能力,就得先适应,再来重塑规则,所有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们先你一步开始学了,那你呢?”

    宁韶明咬牙,“为什么我一定要学别人的?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做到同样的结果!”

    常笙画笃定道:“但是这样做最快,损失也最小。”

    宁韶明问:“一定要什么事情都走捷径?”

    “这不叫捷径,”常笙画淡淡地道,“这叫聪明。”

    宁韶明倔道:“那我宁可不聪明!”

    常笙画眼神复杂,“那你就会吃大亏,甚至付出更大的代价。”

    宁韶明看着她,带着一种不愿意低头的固执。

    那种情感让常笙画有一瞬的动容。

    常笙画还真的没见过这样的人,她自己就是个擅长变通的,做起事来不择手段,就像是她曾经对军队厌恶至极,现在也能为了达到目的而留下来。

    宁韶明却和她截然不同,原则性强的很,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在他心里都有一条十分儿戏又偏执的界限。

    这样的人,常笙画一直觉得不适合生存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里,要坚持原则太难了,也太累了,那么多浮光掠影的诱惑在面前群魔乱舞,有几个人能不看花了眼?

    即使能抵得住诱惑,不为五斗米折腰,那这个人便会被世俗折断了。

    幼年坎坷,少年丧母,青年辗转,外表强悍,内心孤独,宁韶明过得也没有外人想象得那么好,可是他却能在种种困境中活到现在,甚至还有很多像是计芎这样的人,不惜代价地去给他清空一片净土,让他继续这么骄傲肆意地活着。

    常笙画觉得这是一种精神支柱的效应,就好像人们多是羡慕向往或强大或纯洁的人,看着这样的人就有勇气继续往前走。

    即使如此,常笙画还是有些敬佩宁韶明,为他的坚持,为他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有那么一刹那,常笙画也在想——要不就让他就这么活着呗?

    世界上有那么多圆滑世故的人,赤子之心却那么少,少一个常笙画,还有无数个,没有了宁韶明,下一个又在哪里呢?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官路逍遥大主宰一品武神帝王主宰暗夜死灵奶奶带我去捉鬼回到地球当神棍甜心V5:首席坐好,宠爆我!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