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三章 变态心理学

    “你以为我想要当常家的新家主?”

    楼笑倾拍拍大哥的脊背,示意它走两圈,他则是抬头看向常笙画,黑褐色的眼珠子如同琥珀般深沉,“那你还有别的理由吗?”

    常笙画嗤笑出声,“楼医生,以己度人是不对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楼笑倾的眼睛轻轻眯起,“你想说,你对常家这么大一份家业……一点儿都不动心?”

    “也不是没动过心的,”常笙画回答得相当坦然,“但是有命拿没福享,这种蠢事我还是不做了。”

    楼笑倾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似乎在衡量她是不是撒了谎,“说实话,我不信你的话。”

    常笙画并不意外,“我也不需要你相信我,只要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行了。”

    楼笑倾一脸冷漠,“我怕我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就跟韶明现在一样,不是吗?”

    常笙画扬起一边的眉毛,“楼医生这句话可就说得不好听了,我和宁中队是互惠互利的关系,我现在还倒贴钱帮他办事呢。”

    “那我就更不敢信你了,”楼笑倾的目光在大哥身上游走了一圈,“你来了歼龙不到三个月,别说是那么多队员,连歼龙训出来的狗都被你收服了,结果你还反过来帮他们做事,我实在想不出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不是在问,只是在陈述,常笙画冷静地道:“所以,我们没得谈?”

    楼笑倾很谨慎地道:“其实我不理解你找楼家的目的是什么,楼家已经退出政治中心很久了,二十年内都没有把握再重新回去,你找我也没有用,楼家动摇不了常家的根。”

    常笙画沉吟片刻,“如果我说,我根本就没想过要你们楼家来跟常家拼呢?”

    “什么?”楼笑倾愣住了。

    常笙画实话实话:“你们楼家从政,但也搀和军事系统的事情,结果只是因为没站对队伍,就被打得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我不太相信一个元气大伤的楼家,现在还能跟常家杠上之后不吃亏,所以我没必要让你们来帮我对付常家。”

    楼笑倾的面上没有大的波动,暗地里却咬紧了牙根,“看来你对楼家也算是知根究底了。”

    常笙画并不居功,“只是碰巧有了解这方面的朋友而已。”

    斯文德家里就是z国的一方巨贾,楼家弃政从商,肯定会被他家重点关注的,常笙画想要知道楼家的底细,那就再容易不过了。

    楼笑倾的目光变幻了数下,“那你就没必要在我这边耗费时间了。”

    常笙画却道:“楼家真的甘心在南边蛰伏着,还要被甘老板那个地头蛇压着打?”

    做了一轮简单的复健,感觉腿脚利索多了的宁韶明回到换药间,发现楼笑倾已经不在了,只有常笙画坐在那里拿着手机看电影,大哥坐在她脚边一起看。

    宁韶明不解:“老楼呢?”

    常笙画一脸淡定,“觅食去了。”

    宁韶明看了一下时间,好吧,都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那我们回去吧,他喜欢一个人呆着,一般人是蹭不上他的饭了。”

    常笙画顿时露出怜悯脸看他。

    想必宁大少到现在还不知道,楼笑倾万年死宅,是不想让他和宁韶明因为交往过密而被常家盯上了吧。

    说来也是天意,如果宁韶明勤快点多动脑子,早就发现了楼笑倾的尴尬处境,那么常家一早便盯紧了他,常笙画也不会捡了个漏子,把歼龙大队归在自己的阵营里了。

    斯文德下午就要离开歼龙驻地,其实他还没玩够呢,可惜规定不允许,他能呆这么久已经是顶天了。

    吃了个午饭之后没多久,赶在歼龙下午训练之前,斯文德就准备开着他心爱的直升机离开了,临走前还跟宁韶明他们打了包票,保证歼龙的经费和物资都会恢复如常的。

    计芎等人这才知道斯文德突然跑来的原因,纷纷惊讶地看向常笙画和宁韶明。

    但是他们两个人一脸平静,大家也没好意思在这个时候追问缘由了。

    斯文德上了直升机,常笙画进去帮他一起检查各项设备的运转状态,斯文德开这个比开车还溜,常笙画也不担心他单独回程会有什么问题。

    “大概要在这里呆多久?”斯文德问道。

    常笙画想了想,“不好说,起码得等到他们走上正轨吧,但是不会超过一年的,你放心。”

    “我很放心,是怕你不耐烦了,瞎折腾他们,”斯文德哂笑道,“不过你前两年就说想回z国办一个工作室,现在把时间耗在这里……”

    “有什么关系?我说了,这里对于心理学研究者来说是个天堂,”常笙画笑了,“我不会理解我迫切想拿到他们遗体解剖权的心情,唔,你懂的,这里的兵牺牲率都比较大。”

    斯文德嘴角一抽,“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没逼我签遗体捐赠书。”

    常笙画挑眉,“你的没有研究价值。”

    “……”斯文德还真不想自己的尸体有什么值得被自己的死党研究的价值。

    常笙画道:“好了,不开玩笑,我是说真的,拿到博士学位之后,我在m国虽然做了两年研究工作,但是实践得还不够,别的流派治疗手法也研究得不透彻,现在开工作室,我也没把握能够应对不同的病人,所以有一群免费的志愿者给我试手,很多治疗办法都可以试验一下,我还真的不想这么就走了。”

    至于病患带来的小麻烦……嗯,都是小麻烦而已。

    斯文德表示:“不懂你们这群搞研究的人在想什么。”

    每天都觉得自己的死党太变态怎么办?

    每天都在担心自己身边出现一个反派boss怎么办?

    每天都怀疑精神病毁灭世界怎么办?

    斯文德抱着这样忧心忡忡的心情离开了歼龙驻地。

    歼龙众人在下面目送直升机离开,宁韶明看着看着,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的车怎么办?!”

    斯文德是自己开了辆车过来的啊!

    常笙画一点儿都不着急,“他说留给我用了,反正他车库里多的是。”

    宁韶明:“……”

    没想到堂堂宁家大少,也有一天会出现仇富这种微妙的心情。

    斯文德的到来只是小插曲,却解决了歼龙目前的大问题,倒是让大家伙儿着实轻松了好些天。

    宁韶明脱臼的脚也在慢慢恢复,起码不用拄着拐杖走来走去了。

    说来他这条腿也是多灾多难,上次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就被老虎抓了一道大口子,现在又被宁家弄得脱臼,宁韶明都想找个平安符给自己戴戴了。

    常笙画对此的评价是:“迷信是不可取的,你以为自己的灾难连连,实际上是你的心态在作祟,遇到一件坏事,破坏了心情,集中力和注意力之类的知觉能力都会下降,从而导致做错事的概率上升,也就出现了祸不单行的现象……”

    宁韶明:“……”

    饶了他吧。

    只不过,刚轻松了没几天,歼龙的成员们又开始提心吊胆了,因为还有一个多星期,常笙画的评估报告就要往上递交了。

    常笙画很直白跟他们说过,她不会故意卡他们,但是也不会故意放水,除了集体评估之外,个人心理状态评估不合格的,那就自己琢磨着早点收拾铺盖走人吧。

    所以临到关头,虽然歼龙众人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但也忍不住紧张起来了。

    宁韶明对此并不发表看法,常笙画的做法倒是合了他之前两难的心态——歼龙是不是那片适合不同的成员生存的空间?在这个危机关头,又有多少人不应该折翼在这里?

    这些问题,并不是宁韶明自己拼命琢磨就能想得明白的,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说实话,宁韶明自己还自身难保呢,因为宁母的事情,他向来对心理工作者无感,所以没怎么理会过自己的精神状态,反正活一天算一天。

    偏偏在常笙画眼里,他的心理疾病跟恶性癌症没什么区别了,搞得宁韶明有点心慌慌,生怕被她卡死了。

    要是歼龙大队的boss都换人了,那就好笑了。

    常笙画倒是没故意恐吓他们,还临时加了好几堂心理课,顺带让他们成立了心理互帮小组,学一些人际交往和调节情绪的技巧。

    她的意思很明显——哪怕是以后不呆在歼龙了,自己的心理健康也要自己好好保重,别憋着憋着就更加变态了。

    常笙画难得这么好心肠,歼龙的成员们反倒默默地看着她——女教官真没设什么大坑等着他们?!

    常笙画的眼皮子跳了一下,没搭理他们。

    常笙画的办公室里。

    她正捧着一本书在看,宁韶明忽然晃悠着溜达过来了。

    常笙画撩起眼皮子瞥他一眼。

    宁韶明正想说话,目光不经意落在她手里的书上,脸色刷拉就变得五颜六色了,无语地道:“常小花,你研究的课题是不是有点超纲了?”

    常笙画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变态心理学》,然后默默翻到某一页,亮给他看。

    宁韶明先是嫌弃地看了看,然后就瞧见上面写着“抑郁症以心情低落为主,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符合症状标准和严重标准至少已经持续两周”等文字,瞬间就:“……”

    身边总有个神棍在孜孜不倦地致力于证明你是个变态,这种事情真是让人烦恼得猝不及防。

    宁韶明默默地把这个话题略过了,道:“我问你件事啊。”

    常笙画把书放下来,“嗯?”

    她还以为对方想打听评估报告的事情,结果宁韶明一脸纠结地说:“超脑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推荐阅读: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大主宰官路逍遥一品武神帝王主宰暗夜死灵奶奶带我去捉鬼回到地球当神棍甜心V5:首席坐好,宠爆我!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