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玩转权力场

    会议上的场面并不出乎常笙画的预料。【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一群在外头难以见到的高层军事系统的领导人在冲着歼龙大队发难,宁韶明和常笙画就像是两只被大鱼虎视眈眈的小虾米,在风浪之中艰难地颠簸着。

    不过提一句题外话,现场的那些大佬都认识宁韶明——指的是他身为宁家大少的身份。

    可是他们都不认识常笙画——指的是她身为常家小小姐的身份。

    如此鲜明的对比,让宁韶明觉得挺诡异的。

    常家还真的把常笙画的存在给抹杀得挺彻底的啊,就只剩下一个可有可无的文字符号了……

    在会议的最开始,基本上只有何丘良上将一个人在帮着他们,倒不是他没有站在统一战线上的盟友,只不过他们和何丘良这个名义上的歼龙最高领导人不同,不用非得抓着歼龙大队不放,所以他们在等宁韶明的态度。

    ——如果连宁韶明自己都没打算争取,那么他们开口也没什么意思。

    只不过呢,常笙画之前就跟宁韶明商量过了,在会议的前半部分,宁韶明基本上是保持一副高深莫测的沉默状态,由常笙画出面来和那些领导们唇枪舌战。

    常笙画就紧抓着歼龙的集体心理评估及格这一点做文章,跟他们反复扯皮,总而言之就一个意思——

    既然评估报告没有问题,那为什么还要撤除歼龙的番号?!

    这么一来,某些人就觉得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因为常笙画被单独一个人调去做歼龙的心理干预和心理评估,这会儿连找个一起做评估的人来反驳她都找不到。

    偏偏常笙画的军衔不低,在心理学界的资历更是秒杀了z国学术界同类型的大部分专家,又是他们自己请回来的人,还不能撂话说常笙画的评估报告是瞎扯淡。

    在一群大佬被常笙画噎得无话可说的时候,宁韶明这才施施然地把歼龙受过的各种功勋摆出来。

    歼龙是资历不深,可是他们得到的集体一等功就有两个,上一次的任务失败之后,他们也接受了相应的处分,但是那时候都没提出撤除番号,这会儿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在常笙画和宁韶明的“胡搅蛮缠”之下,会议的重心很快就被转移了,从逼宁韶明做出二选一的选择变成了该不该对歼龙做出处分,处分又应该是处罚到什么程度。

    何丘良看着一群肩上扛麦或者是扛着两条杠的家伙吵得不可开交,默默地给常笙画竖了个大拇指。

    常笙画一脸淡定,好像不是她忽悠了一群将官校官似的。

    在一群人吵成几千只鸭子的间隙,宁韶明不咸不淡地用委婉的语气表达了一个意思——等他回到宁家,歼龙这支亲手带出来的队伍留在军队,他也不会撒手不管的。

    这话虽然模糊,但是大家伙儿一听,立刻就品味出他的言下之意了。

    原来这位“玩物丧志”的宁大少还是想争夺宁家家主之位的啊,那岂不是代表之前都在扮猪吃老虎,转移宁家旁系的注意力?!

    而且宁大少把歼龙带出来了,回到宁家之后不好管,肯定要在军队里找人帮忙,如果他们跟宁大少教好,等他变成了新的宁家家主,那岂不是又和宁家攀上了关系,还能把一支全新的没有多少势力牵扯的特种部队掌握在手里?!

    不是他们没把何丘良放在眼里,而是何丘良是出了名的中立派,创立歼龙大队纯粹就是为了军队,所以他不算是歼龙的“大金主”。

    于是乎,在会议的后半程,几乎所有人都心怀鬼胎了,有的人想跟宁韶明这个疑似未来宁家家主打好关系,有的人打起了歼龙大队的主意,还有的人在考虑要不要配合宁家放倒宁韶明,原本会议的主题早就被抛到爪哇国去了。

    宁韶明见状,也是暗暗心惊,同时心底又生出一种微妙的心思。

    如果这就是权力场上的斗智斗勇,只要把握住人们的心思,一句话就能让人生出无数念头,把远远胜于自己的敌人放在局内耍得团团转,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别人的局里,被人看着好戏……

    宁韶明看向常笙画,只看到她游刃有余地坐在那里跟旁人周旋,嘴角噙着笑,没人看得出她在想什么。

    挺有意思的。

    从来都只用暴力当脑子的宁韶明如是想。

    几拨不同心思的人你来我往吵到最后,事情还是没有一个盖棺定论。

    常笙画见火候差不多了,便对宁韶明使了个眼色。

    宁韶明轻咳一声,示意自己有话说。

    其他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在面对一个纨绔大少和一个世家未来继承人的时候,他们的态度简直有天壤之别。

    世态炎凉,人生百态,不过如此。

    宁韶明看得分明,头一回没有**裸地露出厌恶的表情,而是端着自己平时那种有些轻佻有些玩世不恭的笑容,脊背却是挺得笔直,像是运筹帷幄的一方枭雄。

    他仿佛漫不经心地说:“这样吧,歼龙之前的确是犯了错,最近这段时间状态不行,的确也不适合进行外勤任务,但我还是希望长官们给歼龙一个机会,等我们好好沉淀历练一段时间,诸位再来对歼龙大队进行评估吧。”

    有人立刻就问了:“宁少校的意思是……怎么历练?如果只是关在驻地里训练,这恐怕就只是在做表面文章了吧。”

    宁韶明沉默了几秒钟,和常笙画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

    常笙画微微挑眉,意思是——我的建议已经给你了,你愿不愿意做到这一步呢?

    宁韶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眼帘,环视众人一圈,沉声道:“那就暂时将歼龙大队降为后勤部队,等什么时候让你们满意了,再让我们恢复原本的编制,另外,关于退伍和借调的相关事情一切由我们内部安排,在为部队做后勤服务这点上,我们则是——全听你们的安排。”

    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何丘良上将。

    宁韶明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声音里充满了不容置喙的意味:“这是我唯一能接受的,最让步的条件。”

    这场会议开到夜里十点多才散会。

    宁韶明在会议上没有做二选一的选择, 而是自己抛出来第三条路,让众人看着办。

    众人听得心思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能达成共识的,那就是——这是宁韶明第一次对他们做出妥协。

    对于一群常年被歼龙大队闹出来的各种麻烦折腾得鸡飞狗跳的师部大佬来说,这点简直是让人忍不住欢欣鼓舞抚掌大笑。

    他们心情一好,接下来的条件就好谈了,尤其是宁韶明提出来的条件很让人心动。

    暂时把歼龙降为后勤部队——不但可以磋磨他们,后面再升回去,这批花大价钱培养的特种兵就不用浪费了。

    退伍借调的安排由歼龙内部决定——没关系,反正他们以前也没参与过。

    听安排来为各个部队服务——怎么说呢,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想要拉拢歼龙大队的,还可以趁机给他们卖面子,可不就是谁都高兴了么?

    再说那些在背后把歼龙大队整垮的人——这都降为后勤部队了,说不定三下两下心气不服,就自个儿内讧了,那么他们倒是省事了,不是吗?

    宁韶明和常笙画的一招以退为进,把这群大佬们弄得个个都满意了,磨着嘴皮子商量了半天细节,总算是把这件事给尘埃落定了。

    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宁韶明都有一种乍喜乍悲的心情,万般滋味在心头。

    虽然对外界来说,这个处罚委实不好看,但是对于险些儿就被解散的歼龙大队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保全他们的方式了。

    至于能不能适应和原本云泥之别的身份……这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宁韶明和常笙画这才跟着何丘良上将去了他在师部的办公室。

    何丘良在办公室里踱步走了好几圈,才问宁韶明:“你决定了?”

    宁韶明哂笑,“文件都签好了,我还能反悔不成?”

    何丘良叹了一口气,“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踩高捧低,以后的日子……你们就难受了。”

    宁韶明摇了摇头,“比起歼龙大队被解散,这些事情都是可以忍的。”

    何丘良当然知道歼龙大队对于宁韶明来说有多重要,但他也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傲骨有多硬,他被宁景侯打断了骨头都不愿意低头,现在却要……

    宁韶明坐在那里,抬起头注视着何丘良,“放心吧,老领导,这点小事……我扛得住的。”

    何丘良看着他比以前沉稳了数倍的眼神,微微一愣,反应过来的时候多少有些感慨,“反正是你自己拿的主意,我也不说什么了,真扛不住,就再来找我,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能再扛几年的。”

    宁韶明笑了笑,“您这话说的,好像我有多不靠谱似的。”

    何丘良轻哼一声,“知道就好。”

    宁韶明挑眉,难得没跟他争个究竟。

    送了何丘良回房间之后,今晚也要住在师部的宁韶明和常笙画却偷偷摸摸翻墙,跑去外头了。

    他们找了一家大排档,点了菜,叫了一打啤酒,什么也不说,撬开盖子就先碰杯,一切尽在无言中。

    默默地一人喝完了一瓶啤酒,宁韶明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结束了。”

    常笙画不置可否,“回去还有的忙呢。”

    宁韶明无奈地把酒瓶子丢在地上,“你就不能不扫兴?”

    常笙画耸肩,“说了一下事实而已。”

    宁韶明不理她了,拿了个一次性筷子,拖过刚上桌的炒粉就吃了起来,开会开了这么久,光是喝了一肚子茶水,他都快要饿死了。

    常笙画的粥也送上来了,她慢悠悠搅拌着熬得粘稠的猪肉粥,道:“既然这头暂时搞定了……那我跟你说件事吧。”

    宁韶明不明所以,“嗯?”

    常笙画眨眨眼睛,“之前就想跟你说的了,你还记得钱萝吗?”
推荐阅读:暴力牛魔王雪鹰领主魔导联盟大主宰重生之恶魔猎人帝王主宰暗夜死灵奶奶带我去捉鬼回到地球当神棍甜心V5:首席坐好,宠爆我!麻辣娇妻:陆少,太撩人强势婚宠:亿万首席请自重超能修复师我杀了法爷名门溺宠:捡个仙妻回家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