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跟他熟吗

    常笙画一听关一径这么说,就知道他说的是金先生,眉头轻微皱起,“继续。【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关一径坐在她面前,见常笙画肯认真听他说话,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我见过他,他叫金先生,是吗?”

    常笙画并没有因为自己猜准了而觉得高兴,“你什么时候见过他?”

    关一径回想了一下,“七年前的儿童节,我记得很清楚,你们离开之后的第三个月,我当时在街上,他突然下车来跟我聊了五分钟。”

    常笙画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儿童节前后,正是她的小队遭到伏击生死一线的那几日!

    常笙画一直以为他们把关一径藏得很好,但是现在看来,压根就是被人看在眼里,但对方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才让关一径能够活到现在!

    或许他们一开始以为关一径手头上有什么要命的东西,不过在后来发现并没有,所以就懒得理会他了?不然为什么金先生会出现在关一径面前呢?

    常笙画直截了当地问:“你们当时聊了什么,前后没有任何异样?”

    关一径镇定地道:“很普通的聊天,但是他当时说了句节哀,让我觉得不对劲,可见他是知道我爸死了的,等我回到出租屋,发现我的东西被人动过了。”

    常笙画缓慢地点头,表示明白了,“没有丢东西?”

    关一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出一个芯片状的东西,交给常笙画。

    常笙画没接,只是再度蹙起眉头。

    关一径也没有把手收回来,“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收到一家银行提醒我保险箱到期了,让我过去续费或者是取走里面的东西,我过去走了一趟,密码是我的生日,里面放着我爸平时写给家里但是不能寄出来的信,这个芯片是夹在里面的,我从来没有碰过。”

    常笙画在关一径对面坐了下来,双手交叠在一起,身体微微前倾,形成一种压迫性的姿势,“那你为什么要拿给我呢,关一径?”

    关一径一下子没吭声。

    常笙画淡淡地道:“自从我们重逢,到现在也有大半年时间了,为什么联系了那么多次,你都没有想到要跟我提起这件事呢?”

    关一径微微抿了抿唇,好一会儿才道:“你说过你也不确定你会不会再调查这件事,所以”

    所以就不想把她拖进水里么?但实际上她从来就没有从水里走出来过。

    常笙画面不改色地道:“你还是想掺和?”

    关一径避而不答,只是说:“你拿着吧,而且我爸的笔记本里提到了甘石荣,听说歼龙大队来了觅川市,我就知道你想动他。”

    常笙画定定地看着他。

    关一径没有避开她的视线,只是感觉身体愈发沉重,像是有什么东西无形地挤压着空气,挤得他呼吸微滞。

    见他额角都渗出汗来了,常笙画这才平静地从他手里接过东西,道:“东西我拿走,你别插手。”

    关一径不退不让,“我已经有能力决定我的事情了。”

    常笙画并没有理会他的宣言,只是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但你也只有能力决定你的事情。”

    关一径轻微怔住。

    常笙画没再继续多说,带着那块芯片转身就走了。

    门一开,门外在试图偷听的宁韶明险些儿摔了进来,以一个高难度的动作稳住了自己,他干笑道:“聊完了?”

    常笙画撩起眼皮子看他一眼,吐字都是硬邦邦的,“走吧。”

    “哦。”宁韶明便尴尬地冲关一径以及师装三连的指导员摆了摆手,然后跟上了常笙画的脚步。

    一路走到昆县警局外面,常笙画拿出手机,手指在斯文德的号码上停留了一会儿。

    宁韶明眼尖瞄见了,随口道:“找斯文德干嘛?”

    常笙画顿了一下,随即按灭了手机屏幕的光,问道:“辰津在哪里?”

    “超脑?”宁韶明想了想,不确定地道:“可能在机房那边吧,行动的时候需要他来控制整个联络线路,他应该在机房熟悉设备。”

    常笙画脚步一转,拐了个方向,“行,去机房。”

    “啊?哦。”宁韶明心道这女魔头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呢?关一径到底跟她说了什么,让她这么激动?

    机房里。

    辰津果然在熟悉这些对他来说有些落后的设备,要考虑好怎么样才能适应这些设备比平时慢一点的速度,才能不至于脑子和手跟上了,结果设备跟不上直接死机了。

    “中队,教官,”看到宁韶明和常笙画敲门进来,辰津也有点意外,“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宁韶明已经被好几个人问过这个问题了,只能无奈地重复道:“有点事你问她!”

    宁大少把皮球踢给了常笙画。

    常笙画也不废话,直接把手里的芯片拿给辰津,道:“帮我复原这个,需要多长时间?”

    辰津一脸疑惑地把东西接过来,认真看了一会儿,才道:“很老式的芯片了,就算恢复了,有的人也拿不出能把内容读取出来的设备,不过我的确有,给我一个小时吧。”

    常笙画点头,言简意赅道:“一个小时后,我过来拿。”

    辰津有点犹豫,“但是提取文件的时候,我可能会看到,毕竟我不确定我提取出来的是不是完整的,需不需要再次破密码”

    常笙画很自然道:“看吧,我相信你没有那么大的能耐透露出去。”

    辰津顿时苦笑这是夸奖还是贬低呢?

    常笙画还真的把东西丢给辰津之后就离开了,宁韶明想了想,对辰津说了句“加油”,然后就又跟着常笙画跑了他都快要好奇死了!

    一个钟头的事情还是很好打发的,常笙画直接找了个地方喝下午茶,吃点东西。

    宁韶明厚着脸皮来蹭吃蹭喝。

    他现在是穷人!

    常笙画瞥他一眼,也没有把他赶走,任由宁韶明拿着菜单跟服务员点了一堆吃的。

    饮料和小吃送上来了,摆满了一桌子,常笙画就这么拿着一杯蓝山咖啡慢慢地在喝,宁韶明消灭了大半桌子的东西,见她还是不吭声,不由得觉得有点苦逼。

    他怎么觉得他到哪儿都是消灭食物的主力呢?

    常笙画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宁韶明一圈,心道让他八卦,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这几个字是怎么写的么?

    宁韶明到底还是挡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笑眯眯地把一块黑色的巧克力蛋糕推到了常笙画面前,贿赂的意味很明显,“吃一点?甜食有助于改善心情。”

    常笙画这才开口:“你研究过?”

    宁韶明思索几秒钟,严肃地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爱吃糖醋排骨。”

    口味还挺特别的常笙画只是应了一声:“哦。”

    宁韶明见她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由得抓耳挠腮了几下,然后眼睛一眨,把旁边吃了之后只剩下两个的章鱼小丸子推了过去,问道:“你不试试这个?挺好吃的,真的!我都吃完一大半了!”

    他强调了后头两个字,示意他绝对不骗人。

    常笙画看他一眼。

    宁韶明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表示自己多么诚实又诚恳。

    他本来就长得色若春晓之花,眉目之间褪去那份蛮横和轻佻之后,这么一笑起来,更是显得惊艳得过分。

    常笙画都能感觉得到这家小店里骤然上升的荷尔蒙气息了,人们怦怦乱跳的小心脏估计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常笙画不动声色地道:“把你手边的牙签拿给我。”

    宁韶明赶紧收起笑容,把牙签递过去。

    常笙画接过牙签,定定地看他两眼,摇头,然后吃章鱼小丸子。

    蓝颜祸水啊,祸水!

    宁韶明一脸懵逼摇头是什么意思?

    等吃完了剩下的两个章鱼小丸子,常笙画这才慢悠悠地道:“你想问什么?”

    来了!宁韶明打起精神,谨慎地道:“什么都能问?”

    常笙画想了想,“看我心情吧。”

    宁韶明嘴角一抽,“那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常笙画无可无不可,“还行吧。”

    宁韶明不太放心,但是忍不住好奇心,于是问道:“你跟关一径以前很熟吗?”

    常笙画摇头,“认识了七年八年了吧,但是只待在一起十三天。”

    连十三天这么详细的数字都记得住,这还叫不熟悉?宁韶明不太理解常笙画对“熟人”的标准是什么,只好试图做个比较:“你觉得我们俩熟吗?”

    常笙画似笑非笑,“你说呢?”

    宁韶明挠挠下巴,“我觉得还行。”

    常笙画继续似笑非笑,“我也觉得还行。”

    “”得了,白问!宁韶明托住了自己的腮帮子,“那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啊?”

    七八年前,貌似也就二十出头吧那个时候女魔头是在干嘛?貌似还在n里扑腾着?

    常笙画不咸不淡地道:“我说我是他的恩人,你信么?”

    宁韶明顿时一脸同情,“好惨哦”

    “什么意思?”常笙画难得不明白他想说什么了。

    宁韶明心有戚戚然地道:“欠了你的人情,他当时一定很惨吧,当然,现在也很惨”

    常笙画被他弄笑了,“你可以问问关一径,他现在是什么感觉不过我好像真没怎么折腾过他,有点可惜。”

    所以到底是可惜什么呢宁韶明囧囧无比地道:“然后呢?”

    常笙画问:“什么然后?”

    “后续啊,”宁韶明问道,“你对他有恩,然后呢?我记得他好像是你的教官的儿子吧,你上次在驻地的时候提过一点。”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仙府之缘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帝王主宰 暗夜死灵 我是女宝玉 超品兵王 仙帝君临 校花的贴身刺客 最贱修炼系统 奶奶带我去捉鬼 回到地球当神棍 未来之大神驾到 帝少之霸宠萌妻 小健哥歪传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火焰黑魔法师 大昭女相 麻辣娇妻:陆少,太撩人 大世皇朝 强势婚宠:亿万首席请自重 忽悠,继续忽悠!(快穿) 太古佛书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