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零三章 骸骨与鲜花

    考虑到小狮子最近的炸毛程度,常笙画终于开始开了尊口,把她被金先生涮了一把的事情大概地说了一下。【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宁韶明听完之后,一脸古怪地总结:“所以说,早在关一径的爸爸去世之后,你和你的队友就被盯上了,后来只留下你一个人出国去了,他就没有继续盯着你,结果你突然回国,他又重新针对你了?”

    常笙画点头表示事实估计就跟这个差不多了。

    宁韶明又道:“正好歼龙大队也踩中了金先生背后那股势力的痛脚,你又跟歼龙凑合在了一起,金先生就想起了他当年拒之门外的甘老板,跑来跟他商量同时给你和歼龙大队找点麻烦了?”

    常笙画再次点头。

    军队大型联谊相亲会上的悲剧也好,宁韶明被宁景侯抓回去毒打也罢,背后都有那股势力的影子,为的就是让甘老板顺理成章地出场,把常笙画的视线引过去。

    然后,金先生就光明正大以不知情的角色出面,微笑着对常笙画说你好,两个人仿佛推心置腹地秉烛夜谈,谁也没有戳穿对方肚子里的坏水。

    宁韶明觉得他们这些所谓的聪明人做事,真是又复杂又心机又让人特别想吐槽。

    不要怂就是干!哪来的那么多弯弯绕绕!

    宁韶明想了想,谨慎地问:“所以那个金先生装作不认识你,跑来跟你又是谈人生又是谈理想的,末了还把甘老板这个棋子给废了,把觅川市搅得乱七八糟老实交代吧,常小花,你身上到底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我说”常笙画很无辜地一摊手,“我也不知道呢?”

    宁韶明的青筋当即就想蹦起来了。

    “听我说完!”常笙画眼看着不对,赶紧给他捋毛,“我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金先生会针对我!”

    宁韶明闻言,狐疑地看了看他,“什么意思?”

    常笙画的目光微微一沉,“事实上,我去了国这么多年,虽然一直有所准备,但是对于要不要回国、要不要给我的教官和队友报仇这点很犹豫,毕竟他们临死之前唯一给我留下的话,就是让我好好过日子,直到常家把我叫回国之前,我还没有做好决定但很显然,哪怕我准备得再多,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她三言两语说完当年的种种生离死别悲欢离合,语气之中并无波澜,甚至显得过分平淡,但也恰恰因为这份平淡,让当年的结局变得愈发悲哀和惨烈。

    宁韶明的心莫名一揪。

    他试着设想自己在那样的境地下会怎么做,能不能做到常笙画这种地步,真的按照战友的遗言好好地活下去?

    但是宁韶明发现自己大概做不到,在众人身死唯我独活的情境下,除了醉生梦死麻木自己之外,或许只有飞蛾扑火般的复仇才能让他在鲜血铺就的道路中撑下去。

    但是常笙画却能够做到。

    她去考了大学,摆脱了常家的控制,学了心爱的心理学,进了研究所做研究

    她,健身,有自己的事业和梦想,并且已经在旁人可能还在迷茫的年纪里做出了一番成就

    如果不是常家的神来一笔,宁韶明完全可以预想得到她会在这条道路上走出多么辉煌的成绩。

    那是一条开满鲜花的、通往未来的路,背后是骸骨累累为她堆砌出来的基石,她从不愿意辜负。

    常笙画微微闭了闭眼,回想着当年队友们的音容笑貌。

    其实她很少会做“回忆”这个动作,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记忆单薄得乏味,更因为记忆之中仅有的少许美好的东西都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她想不出用回忆这种动作折磨自己有什么意义。

    他们的嬉笑打闹已经在时光里褪色。

    他们的并肩作战已经在岁月里远去。

    常笙画眉眼之间的色彩渐渐淡去,阴郁像是毒蛇一样攀爬上她的眉梢,挂在上面,冲着所有人吐着信子。

    宁韶明有点想喊她一声,但是又怕惊动那条毒蛇,最后只能沉默。

    常笙画自己倒是主动敛去了那份阴沉的情绪,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种如同山峦般沉重的气势已经尽数褪去,常笙画看起来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如果我手上有那批势力想要的东西,那我就不会等七八年都不回来了,”常笙画如是总结,“所以,我始终没有弄明白金先生针对我的原因。”

    宁韶明听罢之后,沉思了好一会儿。

    常笙画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给自己倒了杯茶润嗓子。

    宁韶明从深思之中回过神来,看着常笙画这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顿时就无语了,“到底是谁被神经病盯上了啊,怎么你丫的就不着急呢?”

    “急什么?”常笙画很淡定地道,“对方这不是没想弄死我么,不然金先生跟我接触那么多次,不给我来一枪,下个毒扎个针什么的也不难。”

    宁韶明无言以对。

    其实也难怪甘老板会误会金先生是不是打算拉拢常笙画,他这又不打算干掉常笙画,又没做什么不利的事情,就设了一个局,表示一下“我盯了你很多年,你最好好自为之”就作罢了。

    如果换做宁韶明是甘老板,也会第一反应就是把常笙画也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好跟金先生搭上线,不管日后要干什么事情都很方便了。

    所以说,甘老板还真的死得不冤,谁让他就这么倒霉,同时碰上金先生和常笙画这么两个变态呢,谁都不走正常的套路!

    “甘老板身上的毒,应该就是拿来警告我的,”常笙画若有所思地用指尖敲击着桌面,“但是我还是想不到他警告我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很确定我之前完全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金先生背后的势力惦记着,当年离开国,除了一笔钱,我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带走。”

    宁韶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会不会在关一径那里?”

    常笙画并不没有第一时间否认,“我会找个时间问问他的,但是可能性不大,金先生现在摆明了就是在针对我,肯定是有什么证据证明或者误导了他,让他觉得我身上藏着什么秘密。”

    事实上,常笙画一直怀疑宁韶明在那场牺牲了三分之一歼龙士兵的任务中,是不是拿到了什么跟那批势力有关的重要线索,只是他自己不自知而已。

    在那次军队的联谊会上,胡小戈和余庆栗险些儿就被诬陷强奸了一个女孩子,而那两个逃犯是从甘老板手里送出来的,那时候常笙画就以为这是那批神秘势力专门针对歼龙大队的行动,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更多的是为了吸引常笙画的注意力。

    那么,明明歼龙大队也屡屡倒霉,难道这不是金先生背后的势力出了手吗?

    常笙画觉得自己的思维陷入了一个迷区,一时半会儿解不开了。

    而宁韶明已经不打算继续猜测下来了,使劲抓了抓脑袋,抓狂地嚎了两句,就道:“算了,顺其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金先生再出现的时候再说!”

    常笙画瞥他一眼,不知道应该说他没心没肺还是头脑简单,亦或者是难得乐观。

    宁韶明警惕地看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腹诽我。”

    常笙画这才感觉到宁韶明似乎又恢复了原本对待她的态度,之前那种“对待敌人要像是秋风扫落叶般无情”的态度总算是破了冰了。

    常笙画的心情霎时间就好了起来,笑眯眯地道:“没有腹诽啊,夸你呢!”

    宁韶明闻言,却是更加警惕了,“谁信啊!别打什么坏主意啊!”

    常笙画也不生气,只是继续笑眯眯啊笑眯眯。

    宁韶明没好气地道:“别笑得太早,我还没说原谅你呢!”

    常笙画只好问道:“那你还想怎么样?”

    宁韶明低头,看向常笙画手上新弄好的夹板,眼睛就是一眯,带着点审视的意味,“当时狙击的这一枪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吧。”

    常笙画的表情微微一僵,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歼龙这边绝对是不可能在行动信号发出之前行动的,昆县警察局也没有安排狙击手,我们也没有在现场找到开枪的人,狙击点倒是找到了,在树木密集的森林里,对方在隔着一公里外的地方开枪可见这个狙击手不仅百步穿杨,还很擅长反追踪,总之不可能是甘老板或者是傅夫人能够养得出来的人,更像是职业的那种杀手”

    宁韶明慢吞吞地说着这些话,目光紧紧盯着常笙画脸上的表情。

    常笙画一副很无奈的模样。

    宁韶明见状,他的语气都变得阴森森的,“也就是说,这个狙击手是你安排的,对么,常教官?”

    常笙画单手握住拳头,凑在唇边咳了一声,“其实吧,我也是为了计划能够顺利进行,你也看到了,他们四方对峙,没有一个突破点,当时的局面肯定是没办法打破的”

    “我们是第五方,没有这一枪,局面也能被打乱!”宁韶明眼也不眨地拆穿她的狡辩,“你就是想制造个机会让甘老板单独跑掉,你催眠了他,让他主动动手,其他人马就会针对他,甘老板心里一慌,就会带着保镖跑了,当时你不见了,就是追着他们跟了一路,把甘老板身边的保镖一个一个干掉了!”

    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的甘老板的心理防线就会被击溃,依照常笙画的尿性,肯定是从甘老板身上逼供出了不少东西,最后人是不是她有心灭口的不好说,但是肯定也在她能预料得到的后果之内!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官仙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赘婿 帝王主宰 暗夜死灵 我是女宝玉 超品兵王 仙帝君临 校花的贴身刺客 最贱修炼系统 奶奶带我去捉鬼 回到地球当神棍 未来之大神驾到 帝少之霸宠萌妻 小健哥歪传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火焰黑魔法师 大昭女相 麻辣娇妻:陆少,太撩人 大世皇朝 强势婚宠:亿万首席请自重 忽悠,继续忽悠!(快穿) 太古佛书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