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算是姓常

    这个有着上位肩章的女人表现得太惊讶了,惊讶到连殷红的唇都毫无形象地大张着,姣好的容颜上充斥着惊讶的情绪,要不是附近就有士兵在站岗,她看起来都要扑上去拽常笙画的脸,看她是不是真人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长生花!你居然没死!”这个女人如是道,语气倒不像是惊怒,更像是一种恍惚的难以置信。

    常笙画对她笑了笑,笑容难得十分真诚,“好久不见,犀牛,你还是没有记对我的代号。”

    任筱鸥并没有在意常笙画的调侃,只是定定地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然后眼眶蓦然就红了。

    常笙画看着任筱鸥依旧好看、但是已经有几分沧桑的眉角眼梢,也忍不住升起几分物是人非的感慨。

    她笑着开口,试图冲淡这一抹久别重逢的伤感,“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可没说不原谅你记错代号的事情。”

    任筱鸥立刻笑骂了一句:“小气鬼!还是这么斤斤计较!”

    其实常笙画的代号应该是长命花,只是这个词和长生花相近,也和常笙画读音相似,很容易弄错。

    在n的大本营里,每个人都只有自己的代号和新的身份,一般都不会用真名,有时候有人叫错了,常笙画也会应声,久而久之的,也就老是有人混着叫了,面前这个代号为犀牛的女人也是如此。

    犀牛的本名叫做任筱鸥,是n大本营关韫庄带出来的成员之一,是一个通信技术方面的顶尖人才。

    骂了常笙画一句之后,任筱鸥的眼眶还是红红的,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一把将常笙画抱住了。

    任筱鸥的体型娇比一米七多的常笙画矮了很多,脑袋一低就靠在她的肩膀上。

    她满腹心酸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是老师死了,然后你们全队出任务,上头传回来的消息是你们全都牺牲了,遗体都没有收回来我们查到了你们牺牲的地方,还不能祭拜,就怕被人发现你们的身份不对,连累了你们家里人,可是你们队是我们之中最强的,怎么会怎么会”

    任筱鸥一脸重复了两遍,声音就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常笙画拍了拍她的后背,“冷静,都过去了。”

    任筱鸥一下子想到保密条例,不敢继续问了,好一会儿才在常笙画的肩膀上蹭了蹭,把眼泪蹭掉。

    常笙画无奈。

    任筱鸥一直是个很情绪化的人,在n里算得上是比较特别的了,毕竟那个特殊的地方强调的第一要素就是控制好你的情绪,别让敌人发现你的不对劲。

    为了训练任筱鸥,关韫庄和其他人可谓是费尽了心思,什么古里古怪的训练方法都使出来了。

    常笙画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不免笑了笑,然后抱了抱任筱鸥,再把她从怀里拎出去。

    虽然没人知道她们的身份,但是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任筱鸥也算是了解她了,一见常笙画做出这个动作,就气不打一处来,用力踩了一下她的脚。

    常笙画穿着军靴,任筱鸥踩得她不痛,但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怎么了?”常笙画问。

    任筱鸥撇嘴,“能查得到我现在的身份,你的真实身份肯定很有能耐吧,怎么,怕我沾着你不放了,至于这么避嫌吗?”

    她的语气阴阳怪气的,常笙画听得先是疑惑,随即就恍然大悟地笑了,“抱歉,我老是记着以前的规矩,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常笙画都忘了现在她们都是光明正大的身份了,就算被人知道她和任筱鸥的关系不错,也没有什么大的关系。

    至于常家什么的,她还没有怕到连个朋友都不能交,而且任筱鸥可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好惹,n出来的人,也不至于任人拿捏。

    任筱鸥满眼复杂,“你这些年是一直都在出任务吗?其他人呢?”

    她以为常笙画所在的小队全军覆没,可能是有什么任务需要他们假死,然后换一个身份去执行机密任务之类的,n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谁知常笙画脸上的神色变淡了,状似平静地道:“没有,当年那件事之后,就只剩下我了,后来我出国了。”

    刚冒起的希望的小火苗瞬间被残忍扑灭,任筱鸥顿时脸色一白,但是没有继续追问。

    她知道必定是足够惨烈的死亡,才会让同批成员里做事最为有手段的常笙画都避而远走,甚至把在n大本营里的身份彻底抹除,任筱鸥很想问,但是话到嘴边,就不得不咽了下去。

    离开n,就代表不能再随意去过问那些事情。

    任筱鸥也在想,脱离了那个身份,很多人终身不得见,更不能随意相认,长命花不可能无缘无故找上她,那么长命花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呢?

    常笙画看得出任筱鸥的迟疑,忽然对她敬了个礼,正色道:“来正式介绍一下吧,我叫常笙画,经常的常,笙歌的笙,画画的画,目前隶属于特殊机动部队第78大队,暂任指导员兼特训教官。”

    任筱鸥微愣,然后就反应过来,同样认真地回一个敬礼,朗声道:“我叫任筱鸥,竹字头的筱,海鸥的鸥,目前隶属于师部通信三营,任技术组组长。”

    常笙画对她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任筱鸥同志。”

    任筱鸥忍不住紧紧抓住她的手,“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常笙画同志。”

    两个人对视一眼,禁不住都笑了。

    那些曾经血与泪、笑与歌的过往在她们心头逐一浮现,又迅速消失,最后留下来的只是两人此时此刻似是陌生又分外熟悉的脸庞。

    任筱鸥心头一松。

    无论常笙画来找她是什么目的,她都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如果共处三年的人真的在多年未见之后秉性大变,完全抛弃曾经的原则,那她也认了,可是任筱鸥却愿意相信对方。

    而且从常笙画刚才还记着n的规矩来看,她对那时的生活耿耿于怀,如果常笙画特地来骗她,任筱鸥自认不是对手,那就干脆赌一赌算了。

    “我必须先跟你交代,”常笙画见任筱鸥肯信任她了,这才道:“我算是常家的人。”

    任筱鸥的第一反应是“算是”这两个字怎么解释,然后她就意识到常家是什么意思,双眼蓦然就睁大了,“怎么可能?”

    虽然刚才任筱鸥挤兑常笙画,说她怕被自己攀附上,但实际上就是开个玩笑,因为谁都知道n那种地方十去九难回,除非是历代跟这个地方有关的红色家庭,不然一般世家贵族也不会把自己的后裔送进去。

    这也就意味着n的成员里,多是无名无姓的孤儿和烈士之后,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忠心和无后顾之忧。

    可是只要在部队里,哪怕是基层的士兵都知道常家在部队里的影响力,国拢共也就是那么几个上将,刨除掉不掌权的那几个,剩下的实权人物里,常家家主常宫锦一直是军部的喉舌,很多事情都由他来拍板,更别提他几乎满门从军,为军队事业做奉献,这样的一个家族,怎么会把自己的儿女送去n呢?

    倒也不是任筱鸥觉得常家没有牺牲精神,而是个个世家大族本来就是经常被人盯着的,他们把自己的小孩送进去,这不是摆明了来当靶子被人发现的么?

    常笙画迎着任筱鸥惊讶困惑的眼神,摇头道:“别想太多,我只是算是姓常而已。”

    她的言语中并不带丝毫烟火气,好像姓氏名称与她切身并无相关似的,任筱鸥也知道世家情况负责,眉头便皱了起来。

    “我过来找你,其实也是想来找你帮个忙的。”常笙画如是道。

    任筱鸥点头,“你尽管说。”

    常笙画笑了笑,“不是什么大事,你也知道78大队的事情吧。”

    任筱鸥的表情有点微妙,“刚才我就想问了,你怎么会被分在那个部队听说那些兵都很难相处。”

    常笙画挑眉。

    任筱鸥猛地一拍额头,“我倒是忘了,以你的能耐,天皇老子在你面前也不算什么。”

    常笙画失笑,“那还真的是谢谢你抬举了。”

    任筱鸥表示她可从来不会低估长命花的能耐。

    常笙画摇了摇头,没和她分辩什么,只是道:“常家跟我的关系不太好,我现在呆在78大队,常家那边可能会找他们的麻烦。”

    任筱鸥了然,“你想我帮忙做什么?听说78大队的人被分在巡逻组那边了,你怕你家那边的人在通讯设备上动手脚?”

    因为歼龙的队员们都是分开的,一旦失去有效联络,有时候出了事,还真不能及时挽救。

    常笙画点头表示她说中了,“我这里有一批设备,想把后勤那边统一发下来的替换掉,至于联络信号的问题就需要你来帮忙了。”

    任筱鸥眯起眼睛,“你私人拿出来的设备?”

    那她还真的怕长命花在里头动什么手脚了。

    常笙画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好像没注意到任筱鸥的狐疑,“不是我私人的,是78大队自带的,只是后勤那边没让他们用。”

    任筱鸥还是怀疑常笙画想干什么坏事,反正以前在n的时候,她一旦出手就“非死即残”,大家最怕的就是得罪她了。

    常笙画看着她,继续淡定地道:“放心吧,牵扯不到你身上,我也会注意分寸的。”

    任筱鸥嘀咕道:“我倒是不怕你牵扯但是你神神秘秘的,我还真怕你把自己折进去了。”

    到时候她这个帮凶就该自责死了。

    常笙画捏了捏任筱鸥的脸,“别想太多,回头再跟你好好聊,这次先帮我,嗯?”

    她耐心哄人的时候还真的特别容易让人信服,任筱鸥迷迷瞪瞪地就点了头,“哦,好”

    常笙画璀然一笑。

    任筱鸥捂脸。

    完了,这么多年没见,她居然又被哄过去了。
推荐阅读:
  • 帝王主宰
  • 暗夜死灵
  • 我是女宝玉
  • 超品兵王
  • 仙帝君临
  • 帝少之霸宠萌妻
  • 小健哥歪传
  •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 火焰黑魔法师
  • 大昭女相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