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五章 以为我亲你

    

    常笙画想不想他很难说,想他不好过就是真的——常宫锦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个。【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不然的话,谁能解释常笙画为什么会知道他在三儿子常有戈的订婚宴上,意外迟到的理由呢?

    

    尤其是这个理由还和她的亲生母亲冯香贞有关。

    

    无论是常笙画有意无意在展示自己不曾收到常有戈订婚的消息,还是在冯香贞没有认出她时刻意流露的僵硬,都让常家几个直系继承人如鲠在喉,恨不得掀翻她的miàn jù。

    

    但是对于常宫锦来说,他想得就要更深一点了。

    

    他这个小女儿在歼龙大队躲了那么久,怎么突然就这么嚣张地在他面前出现,隐晦又态度不改地把全家人“一网打尽”了呢?

    

    直到常笙画在他耳边轻语,说出某些意有所指的话的时候,常宫锦就恍然明白——常笙画是在警告他们。

    

    “别惹我,我有的是鱼死网破的资本。”

    

    常笙画**裸地在对常家人展示这样的讯息,除了冯香贞,大概谁都看得出来了。

    

    常宫锦死死地盯着她,目光几乎把常笙画由里到外整个剖开,露出血肉淋漓的脏腑。

    

    常笙画仿佛感受不到这股刺骨的冷意似的,“爸,妈不聪明,您得多管教她,你说对吗?”

    

    瞧她每句话里都带着的尊称,乍一听像是她多么尊重常宫锦这个老父亲,可是细细听的话,那股子讥诮的意味怎么都挡不住。

    

    常宫锦和她对视。

    

    常笙画微微一笑。

    

    ——他们两个人不像是父女,更像是一对背负着血海深仇的死敌,碍于场合不能大打出手,甚至弄死对方。

    

    常宫锦终于开了口,眼底满是阴霾,声音里藏着冷酷,“别做多余的事情。”

    

    他指的是常笙画,也暗示着最近他会约束常家的人。

    

    常笙画的语气带上了淡淡的遗憾,像是后悔常宫锦没有当场暴怒似的,她假笑着道:“这样么……行,听你的。”

    

    常宫锦不再说话了,冷冷地注视着她优雅地告辞,然后和一些前来试探的人谈笑风生,如同一个真正的常家小公主。

    

    假如她的眼底有骄傲和欣喜,而不是无动于衷的话。

    

    以家族为荣的常宫锦在多年之后,终究是看出了端倪,第一次发现她的小女儿对他一生的成就和心血毫无动容——甚至嗤之以鼻。

    

    他一生的荣耀,不想让这个不听话的女儿玷污的名声,在对方眼里一文不值!

    

    多让人愤怒啊……

    

    常宫锦把捏出裂纹的酒杯放到花瓶后头,不动声色地用手帕擦拭干净手上的酒液,动作之间,就像是在擦拭他最心爱的shǒu qiāng。

    

    常笙画随意地和几个之前就看好了的人随意攀谈了几句,然后和一脸微妙的覃山祺以及没什么表情的覃山曜远远颔首,表示先走一步,最后在订婚宴远远不到结束时间之前就退场了。

    

    很xìng yùn的是,没有哪个常家人跑出来拦她,并试图把刚才的帐算回来,常笙画对常宫锦多年后的掌控力刷新了数据。

    

    无法自拔的控制欲,不是吗?

    

    常笙画很随意地走出了订婚宴所在的酒店大门,她看了一下手表,远远不到莫爷说会让人过来接她的时间点

    

    在路边站了一会儿,常笙画干脆就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先回她自己所在的酒店了。

    

    至于莫爷的人能不能找到她,就不在常笙画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而此时的宁韶明还在帝都的某个知名大学里,他刚和要值班的秃鹫分开,跟甘秀丹以及李美雅坐在湖边吹风。

    

    宁韶明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是短信进来的提示,宁韶明拿出来一看,然后就皱了皱眉头。

    

    正在想怎么套话的李美雅顿时就露出了然的表情,“是有什么事要忙么?”

    

    宁韶明把手机放回兜里,站了起来,拍掉看不见的灰尘,“嗯,江湖救急,你们玩,我先走了。”

    

    甘秀丹当即抱怨道:“什么啊,不是说好陪我们玩到晚上的么?”

    

    宁韶明没什么诚意地道:“不好意思啊。”

    

    李美雅微微责备地道:“刘哥是有事先走,秀丹,懂事点。”

    

    “嘁!”甘秀丹不屑地撇嘴,深紫色的唇膏让她孩子气的表情都变得十分怪异。

    

    宁韶明欣赏不来,抽了抽嘴角,说了句“忙完再给你们发信息”之后,就忙不迭跑了。

    

    李美雅若有所思地看着宁韶明的背影。

    

    这么轻慢的态度,的确不像是奸细之类的人……不知道她舅舅那边查得怎么样了。

    

    宁韶明回到酒店的时候,常笙画已经把那套参加订婚宴的礼服换下来了,刻意化的浓妆也卸掉了,如果覃山祺之前没有见过她的话,恐怕这会儿都忍不住这是相处了几个小时的自己的女伴了。

    

    被临时叫回来的宁韶明纳闷地道;“你不是去常老三的订婚宴了么,怎么那么快回来了?你没去砸场子吧?”

    

    常笙画看起来面无表情的,判断不出心情的好坏,“我能怎么砸场子?”

    

    “不好说,”宁韶明啧声道,“谁知道你的哪一句话就把他们刺激疯了。”

    

    常笙画扯了扯嘴角,但是没笑,“谢谢夸奖。”

    

    宁韶明狐疑地看着常笙画,多少看出了一些端倪,然后就有点惊悚地道;“卧槽,你怎么回事,谁惹你了?”

    

    一副即将火山爆发的样子……

    

    宁中队长都在考虑他自己要不要先逃命了。

    

    常笙画却是道:“后头有个篮球场,去练练吧。”

    

    练什么?

    

    宁韶明先是觉得奇怪,可是等他跟着去了那个小小的篮球场,他就知道绝对不可能是练篮球了。

    

    “啊喂……”宁韶明躲开常笙画的一记鞭腿,“沙包也是有尊严的,不要突然袭击好吗?”

    

    常笙画看了他一眼,目光冷酷又阴郁。

    

    宁韶明的眼皮子一跳。

    

    果然在下一秒,常笙画的攻击就如同暴风雨一样袭了过来。

    

    宁韶明知道常笙画的坏情绪不是针对他的,甚至没对他说一句重话,但是明摆着把他当成了发泄渠道,宁韶明不得不认命地格挡住对方带着不明显的震怒的动作,同时心里有点好奇是什么人把常笙画气到这种地步。

    

    ——这可是万年只会把别人气死的女魔头啊!

    

    常笙画没有搭理宁韶明的八卦和好奇,在确定宁韶明已经热身完毕之后,她捏着最后那么点分寸,然后毫无顾忌地展露在歼龙大队重新捡起来的身手。

    

    宁韶明顿时叫苦不迭,心道早知道就在女魔头跟着训练的时候给她捣点乱了……

    

    常笙画这架势,压根就是除了不打死之外别的都行吧?!

    

    “锵——!”

    

    宁韶明惊险地侧头避开这记暴击,常笙画的拳头却没有卸掉力气,而是狠狠砸在了他耳边的铁丝网上。

    

    整个铁丝网都摇摇欲坠地晃了起来。

    

    宁韶明看了一眼脑袋边上的凹坑,咽了咽口水,“不如……我们有话好好说?”

    

    常笙画用阴冷的眼神看着他,这个表情足以吓哭最熊的孩子。

    

    宁韶明摸了摸鼻子,再次建议:“中场休息?”

    

    常笙画慢慢地收回手,往后退了几步,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滑落到绷紧的下颔,她就这么站在那里,眼睫毛微微下垂,胸膛起伏,像是在沉思,也像是在压抑自己过于躁动的情绪。

    

    宁韶明小心翼翼地试探:“常家家主找你麻烦了?”

    

    常笙画还是不说话

    

    宁韶明只好继续问:“常家老大还是常老三不长眼惹你了?”

    

    常笙画的眼皮子都舍不得抬一下。

    

    宁韶明怒了,“你丫的哑巴了啊!把我叫回来就管杀不管埋啊!!”

    

    常笙画终于抬起头来,不过她是对宁韶明勾了一下手指,说:“中场休息结束,再来。”

    

    “……”宁韶明默默地想——他揍回去的可能性有多少?!

    

    可惜在常笙画明显情绪欠佳的情况下,宁韶明还真的不敢捋老虎尾巴,只能咬牙切齿地记账,一拳,两拳……两脚,三脚……一个肘击……

    

    他以后都要讨回来!!

    

    “!”

    

    常笙画猛地一个过肩摔把宁韶明放倒在地上,俯身压了过去,把他的手反剪在背后,像是jǐng chá在抓小偷似的。

    

    被当成犯罪份子对待的宁韶明无语地侧过头来,正想吐槽几句。

    

    随即他却看到常笙画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珠顺着下巴滴落在他背上,抓着他手腕的指尖微微发颤,过度激烈的情绪让常笙画无法控制自己的神经末梢。

    

    从宁韶明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她半边逆光的侧脸,浓郁的阴影如同雨天的阴霾一样爬满了她全身,阴郁的气息让人格外不适。

    

    也许常家的作态对常笙画来说,并非无动于衷?

    

    宁韶明在心里这般说道。

    

    常笙画突然弯腰,俯身凑近宁韶明,成功将两个人的脸的距离缩短到一个拳头之间。

    

    宁韶明甚至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汗水和洗发水的味道。

    

    常笙画忽然动了动唇。

    

    宁韶明条件反射地往后一躲。

    

    正准备开口的常笙画一下子就顿住了。

    

    两个人维持着一个微妙的距离。

    

    宁韶明的脸上刷拉就红了。

    

    ……卧槽,他为什么要躲?

    

    沉默在两个人中间蔓延了小半分钟。

    

    常笙画冷不丁地轻笑出声,“呵……”

    

    宁韶明浑身都僵硬了。

    

    常笙画身上阴沉的气息奇迹般地消失了大半,她用雀跃得诡异的口吻甜腻地道:“宁中队,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笑肌被牵动,她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嘴唇贴近宁韶明的耳边,悠悠地道:“你以为——我准备亲你?”

    
推荐阅读:
  • 帝王主宰
  • 暗夜死灵
  • 我是女宝玉
  • 超品兵王
  • 仙帝君临
  • 帝少之霸宠萌妻
  • 小健哥歪传
  •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 火焰黑魔法师
  • 大昭女相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