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三章 徒手拆个弹

    

    因为提前做了功课,常笙画和宁韶明很顺利地避开了一些探子的搜索,然后又把车开到了目标银行的附近,给自己加了点wěi zhuāng,他们这才走进了那家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小银行。【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银行的工作人员面带笑容接待了他们。

    

    宁韶明本来还担心不是甘秀丹本人过来的话,他们可能进不去,不过甘老板设置保险箱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做这样的要求,或者是保险箱本身就不是实名制的,所以他们很顺利地用常笙画不知道哪里搞来的账户和密码,进了保险箱所在的保密库里。

    

    银行的工作人员很识趣地退到门外去了,等着他们拿了东西出来。

    

    宁韶明有点小失望,他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的都是用各种奇诡办法突破保密库的人,他和常笙画这一遭居然这么平淡无奇……

    

    常笙画瞥他一眼,“你是想多轰轰烈烈?我们是来找东西的,不是来演diàn yǐng情节的。”

    

    宁韶明露出了一脸的遗憾。

    

    常笙画没搭理他的表现欲,找到了甘老板留下的那个保险箱,至于她这么大摇大摆肆无忌惮的原因……当然是有斯文德同志在背后默默支持了。

    

    常笙画输了斯文德之前破译的密码,显示正确之后,她又拿出一个很奇怪的小型仪器对准了sǎo miáo虹膜的地方,默默地等待了差不多一分钟,虹膜识别才显示已经识别成功。

    

    宁韶明有点心痒,“你这玩意儿挺好用的啊……”

    

    “斯文德折腾出来的实验品,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常笙画把东西收了起来,笑道,“七位数的东西,你喜欢的话可以让他给你做一个。”

    

    穷逼宁大少默默捂住了被伤害的小心脏,“……算了,喜欢不起。”

    

    常笙画拿出宁韶明带回来的那把钥匙,插进了保险箱上的最后一道关卡里。

    

    随着“咔哒”一记声响,宁韶明也忍不住有点小激动,为了这个保险箱里的不知名的玩意儿,就把他折腾掉半条小命,要是里面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宁韶明非得去把甘老板给鞭尸了不可!

    

    常笙画缓慢地拉开了保险箱的箱门,里面的东西一下子映入他们二人的眼帘。

    

    宁韶明顿时“咦?”了一声。

    

    常笙画也皱了皱眉。

    

    因为在保险箱里头竟然又是一个小型的密码箱!

    

    “这是圣诞礼物吗?还一层有一层的……”宁韶明无语地道,“密码是什么?不知道的话就拿出去找工具拆了吧。”

    

    因为这个密码箱一看就是机械锁的,无法用电子设备来推算出密码,不是找出它的密码就是要暴力破开了。

    

    常笙画仔细看了几眼,却是小心翼翼地把密码箱拿了出来,示意宁韶明抱着,然后她把自己的背包放下来,拉开拉链,准备把东西装在里面。

    

    她一边动作一边低声道:“不能乱拆,没有密码,xiāng zǐ会爆炸。”

    

    宁韶明瞬间就僵住了——卧槽!里头是炸弹!?

    

    常笙画一脸淡定,“放我包里,快点。”

    

    这个时候怎么能快!?宁韶明保持着匀速,缓慢地蹲下来,把密码箱尽可能轻缓地放进背包里。

    

    结果他就看到常笙画干脆利索地拉上拉链,一点儿也不轻手轻脚地把背包往背上一甩,然后道:“走吧。”

    

    宁韶明看得心惊胆战,抓狂道:“那是炸弹啊常小花!你以为是爆米花吗?!”

    

    常笙画挑眉,“怕什么,它在这里放了那么久,还不是没有炸?”

    

    ——那是因为没人这么粗鲁地去动它!!!

    

    宁韶明几乎是提着心吊着胆跟着常笙画往外走,脸色都有点铁青,害得银行的保安多瞄了他好几眼,像是怀疑他是不是进去偷东西了。

    

    好吧,他们也的确是“偷”了一个保险箱的东西。

    

    等上了车之后,宁韶明就忙不迭道:“我们去找个专业拆弹的?”

    

    常笙画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你不就会么?还要找什么人?”

    

    宁韶明抓狂,“我没有工具啊!徒手拆弹吗?!”

    

    常笙画一听,就更加淡定了,她对宁韶明的部队资料还是了如指掌的,“你出任务的时候试过两次带装备拆弹,两次无装备拆弹,我相信你的技术。”

    

    “……”宁韶明简直想掀桌子,咬牙切齿道:“那我还真是谢谢你这么信任我啊!”

    

    常笙画也的确没有预想到——甘老板会在保险箱里放一个有炸弹的密码箱,而且这个保险箱的钥匙还是放在他女儿身上的。

    

    不过甘秀丹似乎对这个保险箱的事情毫无所知,常笙画有点怀疑其实这个东西是留给别人的……

    

    把车开到了偏僻的街道上,常笙画这才停下来,打了好几个diàn huà,联系合适的地方和装备来解决这个意料之外的麻烦。

    

    宁韶明很绝望地看着放在车后座的背包,真怀疑要是女魔头一个急刹车,那么他们就会连车带人一起炸上天了。

    

    他以为他平时出的任务已经能写成一本 qí小说了,没想到他连放个假出来都能遇上冒险剧情,这画风根本不对啊,摔!

    

    打完diàn huà之后,常笙画就开始坐在驾驶座上充当思想者了。

    

    宁韶明出去买了两瓶水和一袋面包回来,看到常笙画还是保持着那个沉思的姿势,他就有点纳闷了。

    

    “你发什么呆呢?”宁韶明问道,“不会是现在才知道怕吧?”

    

    常笙画沉吟着道:“没,只是在想甘老板会用什么密码。”

    

    “……这玩意儿没有容错率的吧?”宁韶明抽了抽嘴角,“就算你想出了密码,也不能一个一个地试啊!”

    

    常笙画一脸深沉地说:“试错了的话,你就接着拆弹吧。”

    

    宁韶明抓狂,“你以为拆个弹跟拆毛衣一样简单吗?!”

    

    常笙画装模作样地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我相信你,宁中队。”

    

    宁韶明的眼皮子使劲地抽,“别人相信我是信任我,你相信我是要我命!”

    

    等宁韶明恨恨地填饱了肚子,常笙画也接到了刚才那些diàn huà的回复,已经腾出地方来给他们拆解密码箱里的炸弹了,常笙画直接就调转车头赶过去了。

    

    车子使劲一摆尾,后座上的背包险些儿就翻了下来,宁韶明大叫道:“常小花!你想死就算了,老子还不想跟着你殉葬!”

    

    常笙画老神在在地踩了油门,“淡定。”

    

    宁韶明怒,“还我方向盘!”

    

    常笙画说:“帝都这交通状况……我也开不快,就让我过过手瘾呗。”

    

    宁韶明继续怒:“现在是过手瘾的时候么?!?”

    

    一路热热闹闹——或者说是鸡飞狗跳地开到了帝都城郊,常笙画还开了导航,到了城郊之后,足足又开了一个小时,才开到一片荒无人烟的老厂房区。

    

    宁韶明翻了个白眼。

    

    搞得跟shā rén之后又抛尸似的……

    

    这一片厂房区是早就废弃了的,只是暂时没有新的规划,常笙画找了斯文德和you-know-who的老队友,匡氏那边不怎么涉足帝都的产业,一时半会儿还找不着合适的地方,而you-know-who的老队友又不好出手。

    

    常笙画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莫爷之流的人选,找上了覃家四少覃山祺。

    

    别看覃山祺弃政从商,就等于是退出了政治圈子里的斗争,但毕竟是顶级世家的四少爷,又是帝都的地头蛇,自然是能耐不小。

    

    今天早上常笙画刚把匡盛星介绍给了覃山祺,刚好覃山祺最近有项目想跟匡氏合作,但是双方以前互不相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牵线人,常笙画卖了个人情,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把这个人情给用上了。

    

    还好覃山祺没说什么,当场就帮她把事情给办了。

    

    常笙画开着车绕着老厂房区转了一圈,挑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把密码箱放在了空地上。

    

    而覃山祺的人已经在半路上就把相关的拆弹设备拿给他们了,宁韶明换好了防爆服,拎着工具箱站在那个装着炸弹的密码箱面前,白眼简直想要翻到天上去了。

    

    自从认识了女魔头,他平静的日子简直就跟粥滚了似的,就没有一刻能安静得下来的。

    

    宁韶明观察着密码箱的情况,觉得里面的炸弹应该是双重密码加触发式的,也就是说它是有两层保险的。

    

    第一层是外面的机械锁,这一层是可以暴力打开的,但是里面的东西肯定被一打开xiāng zǐ就开始倒计时的炸弹裹住,要用另一个密码来打开,一旦输错、时间到了或者是**,炸弹就会被启动,瞬间把里面的东西炸个粉碎。

    

    说实话,在不知道这里头装着什么东西的情况下,这么冒险还是挺没必要的。

    

    可是又联想到甘老板把保险箱的编号带在身上,密码钥匙之类的分别放在好几个人身上,没有告知任何人这是什么东西,还用这样的手段来保护密码箱,便可想而知这些东西有多重要了。

    

    宁韶明拿起撬锁的工具,看向常笙画,“我拆了?”

    

    常笙画先是点了头,但是宁韶明刚准备拆,她又喊了停。

    

    宁韶明不明所以。

    

    常笙画道:“试试用密码。”

    

    宁韶明有点不放心,“你能确定你的密码是对的?”

    

    常笙画摇头道:“不确定,但是你撬锁的时候也容易引爆炸弹。”

    

    常笙画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宁韶明顿时就沉默了。

    
推荐阅读:
  • 帝王主宰
  • 暗夜死灵
  • 我是女宝玉
  • 超品兵王
  • 仙帝君临
  • 帝少之霸宠萌妻
  • 小健哥歪传
  •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 火焰黑魔法师
  • 大昭女相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