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五章 千万沉住气

    

    甘老板藏起来了一个密码箱,密码箱里装着触发式的炸弹,然后在炸弹里包着比炸弹还可怕的东西——神秘部门you-know-who的内部任务资料,说白了,就是寻常人不能碰的绝密文件。【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小说《哈利波特》里的第一反派超级**oss,是个神秘强大到不能说出他名字的人,所以用you-know-who来代替,这也是一部分知qíng rén对常笙画以前所在的那个部队的戏称,久而久之的,就成了一个代号一样的存在。

    

    而大部分人对那个部队的印象就仅限于电视diàn yǐng的传说了,在他们面前讨论,他们也会听得一头雾水,可见那个部队有那么神秘难搞了。

    

    之前歼龙大队的人猜测常笙画是特殊部队的人,猜测的最多就是跟情报有关的,但是在她对宁韶明说出you-know-who几个词的时候,宁韶明也是吓了一大跳。

    

    因为you-know-who也勉强跟情报搭得上边,不过干得更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情,这还不如去搞情报呢!

    

    咳咳,比如某个小国家突然乱了一下啊,哪个国家的政治高层突然心脏病了啊,哪个国际组织的重要人物明明不是z国人,但是其实就是出身自you-know-who的啊……

    

    总是you-know-who作为特殊部队中的特殊部队,干的那些任务都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什么三观啊底线啊是非黑白啊,全都是不存在的,起码让宁韶明去干,他分分钟就想撂挑子了。

    

    而且这种任务也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就算是歼龙大队的顶头上司何丘良上将去调阅资料,也是需要再上头的人批复准许文件,没有合法和迫切的理由都一律驳回!

    

    这也是常笙画在歼龙大队呆了那么久,她的资料一直都没有被人查到的原因——谁都没法儿轻易去查啊!!

    

    号称黑遍天下资料库的辰津,估计也得在you-know-who的资料库面前跪了——给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随便去黑。

    

    故而说,甘老板的手头里能有you-know-who的内部资料,就跟一个穷了八辈子的乞丐突然抱着一座金山似的,而且这金山还是能要人命的!

    

    宁韶明对此相当困惑。

    

    常笙画却似乎是心里有数,甚至没有回之前那家酒店,就在路边找了个简陋但是没有任何jiān kòng的小旅馆,然后就开了个房间抱着资料进去了。

    

    宁韶明想跟进去的,但是常笙画只说了一句“你先回去”,然后就甩上了门,差点儿把他的高鼻子都撞扁了。

    

    吃了个闭门羹的宁大少一脸懵逼,瞪着房门不知道能说什么。

    

    常笙画之前隐约提到了泄密的问题,而关一径的父亲关韫庄据说就是因为泄密/罪而被处决的,以前常笙画只说是他被冤枉了,具体的原因没有多加提及,宁韶明光是脑补就知道事情有多复杂了,于是乎他摸了摸鼻子,转身就走了。

    

    不是他不关心常笙画,而是有些事情的确不是他能沾手的,常笙画也算是在变相地把他隔离出去,免得沾惹一身腥。

    

    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还是挺奇怪的,宁韶明的心情有点微妙,脑子也有点转不动,所以干脆就直接走了。

    

    他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容易招惹是非——没办法,太帅,总是太引人瞩目。

    

    而那个家庭旅馆的房间里,常笙画把身上带着的各种反qiè tīng和反jiān kòng的装备都打开了。

    

    然后她才把背包里的资料摊开在简陋的床铺上,死死地盯着这些资料发呆。

    

    说实话,她真的没想到甘老板的保险箱里藏着这种要命的东西,她还以为顶多就是藏了什么跟金先生或者他背后那个势力的线索。

    

    毕竟甘老板也是个惜命又狡猾的人,肯定会留着和金先生有关的把柄,这种要命的东西,按理来说他是宁愿跑得远远的也不敢接手的。

    

    那么,他是怎么拿到这个东西的呢?还是说谁让他保管的?

    

    从保险箱的保管手段来看,甘老板似乎就没有打算让它重见天日,常笙画当时也是注意到甘老板有意无意不让人看到自己的吊坠,才会在他的尸体上回收那样东西的。

    

    这么看来,也许甘老板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又不敢毁掉,只能想办法留下来作为保命的手段。

    

    只可惜没等他用上,就在逃跑的过程中被常笙画的枪走火给干掉了。

    

    常笙画看着那些资料,眼神暗暗沉沉。

    

    关韫庄当年是在追查金先生背后的势力的过程之中出事的,当时就是跟踪到了甘老板这条线,被甘老板的一个举动而暴露了,后面就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

    

    不等让人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关韫庄就已经死了,之后就是关一径的逃亡之路,第七小队的牺牲,常笙画的出国,you-know-who内部成员的审查和出卖……

    

    现在想来,当时所有事情都发生得太快了,几乎谁都没有反应的机会,全部生与死、血和火就已经落了慕,常笙画远走他乡,也没有再探究的时间和精力了。

    

    常笙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头骤然升腾起来的血腥气。

    

    不,不能急,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何必在这个时候沉不住气呢?

    

    常笙画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这才重新恢复理智和冷静,沉下心来想怎么处理这批资料。

    

    就算她曾经也是you-know-who内部的成员,这批资料到了她手里,也是个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糟心玩意儿。

    

    不过常笙画也不会现在就把东西交出去,她可没有那么正直的三观,这些资料对她还有用,在没有利用完残余价值之前,她可不打算高风亮节地给自己沾惹一身是非。

    

    现在想想,关韫庄当年极有可能就是因为这批资料才会死了的。

    

    可是常笙画怎么都不相信关韫庄会做出泄密这种事情,所以那时候常笙画和其他队员的第一反应就是——关韫庄被人用了个莫须有的名头栽赃嫁祸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看到这些资料之前,常笙画还是这么想的。

    

    但是,这批资料居然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也就是说当年是真的有人泄了密!!!

    

    资料是甘老板手里,说不是跟他接触过的关韫庄都很难让人相信,可是假如关韫庄真的是被冤枉的,那么真正泄密的人会是谁呢?

    

    还是说……关韫庄的确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利用了,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众多不同的想法挤在了常笙画的脑子里,她逐个儿加以分析,这些线索越是杂乱,她就越是冷静,分析到了最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渐渐被归置整齐。

    

    哪怕真相依旧扑所迷离,但是常笙画也没有乱了阵脚的意思。

    

    对她来说,现在的进展已经算是意外惊喜了。

    

    常笙画闭了闭眼,然后才睁开眼睛,把床上的资料归拢整齐,拿出手机,给斯文德打了个diàn huà。

    

    一直到了晚上七点多,常笙画终于回到了原先落脚的那个酒店。

    

    宁韶明正在客厅里,无聊地一边做俯卧撑一边看军事频道的新闻,常笙画进门的时候,他已经在数“一千二百三十三”了。

    

    常笙画看了一眼门口的鞋子和挂着的外套,挑眉,“你去看甘秀丹了?”

    

    宁韶明的嘴角顿时就抽了一下,差点儿趴下去了没上来。

    

    就算是经常看着这个女神棍说出奇奇怪怪的事实,但每次还是觉得不习惯……

    

    常笙画的样子看起来挺轻松的,好像中午那个抱着资料阴沉沉进了旅馆房间的人不是她似的,她将空荡荡的背包丢在沙发上,然后把打包好的饭菜放在了茶几上。

    

    “吃了没?”常笙画很随意地道。

    

    宁韶明瞄了瞄那个背包,心不在焉地说:“没……”

    

    等常笙画洗了手洗了脸出来,宁韶明也已经去换掉了一身汗湿的衣服,坐在茶几边上把打包的饭菜一个一个拿出来了。

    

    常笙画拿起一次性筷子就吃了起来,似乎很饿的样子。

    

    宁韶明时不时地偷瞄着她。

    

    常笙画咽下嘴里的东西,淡淡地道:“见到甘秀丹了?”

    

    宁韶明一愣,然后“嗯”了一声,“算是吧,不过她一直没醒,医生说她那啥……毒品的吸入量太大,又摔了一跤,大脑出了点问题,就算人醒了,可能就一直这么躺着了。”

    

    说白了,就是瘫痪了。

    

    这也是甘秀丹跑去救人、或者说“不小心”推倒了李美雅都没有被人怀疑的原因,她当时嗑得可嗨了,神志不清的,不管是做了什么,都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按住李美雅的说法,就是甘秀丹当时没站稳,不小心把她推倒了,结果又跑来拽她,糊里糊涂滚下了楼。

    

    鉴于李美雅也在这个过程之中摔断了腿,宁韶明也没说什么直白难听的话。

    

    其实就是两个人自作自受,各自导演了一出戏,只是李美雅技高一筹而已。

    

    就算宁中队长素来是个滥好人,但是他还不至于会把善心用在她们身上,之前他知道这两个人在吸毒的时候就对她们没什么好感了,只是多少有点慨叹前几天还见着的两个年轻的女孩子,转眼就变成了面目可憎的恶鬼罢了。

    

    人心啊,总是让人觉得善良又邪恶。

    

    宁韶明不清楚常笙画在其中参与了多少,但是她肯定做了其中一把推手。

    

    宁韶明沉默了太久,常笙画斜睨他一眼,嗤笑,“怎么,不高兴了?你是第一天发现我不是个好人吗?”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求魔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剑道独尊 百炼成仙 帝王主宰 暗夜死灵 我是女宝玉 超品兵王 仙帝君临 校花的贴身刺客 最贱修炼系统 奶奶带我去捉鬼 回到地球当神棍 未来之大神驾到 帝少之霸宠萌妻 小健哥歪传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火焰黑魔法师 大昭女相 麻辣娇妻:陆少,太撩人 大世皇朝 强势婚宠:亿万首席请自重 忽悠,继续忽悠!(快穿) 太古佛书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