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四章 难得有人性

    

    无论是从军衔、资历还是年龄来说,焦佐岭都能以长辈的身份和宁韶明说话,更何况他还当做宁韶明一段时间的上司,所以即使宁韶明如今领着一支骁勇的部队,焦佐岭也只当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小打小闹。【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至于明红战队屡战屡输的事情?得了吧,那不过是匹夫之勇,焦佐岭虽然觉得有点丢面子,但是并没有真正把这些输赢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他的训练方法才是最好的。

    

    也大概是因为焦佐岭的刚愎自用,所以明红战队这些年都在走下坡路,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体来说这个特种部队还是比歼龙大队要强的。

    

    故而,也不怪乎焦佐岭会用一种俯瞰的语气对着宁韶明,他觉得宁韶明迟早都会回去继承宁家,那么现在还在逞一时意气,不是很愚蠢的事情吗?

    

    宁韶明迎着焦佐岭的目光,面色慢慢冰冷下来。

    

    焦佐岭不以为意,“难道我说错了?折腾了这么久,还不够你认清楚自己的本分?”

    

    宁韶明笑了一下,冷笑的笑,“焦大队长是想教我什么叫做本分吗?”

    

    “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来看你过得怎么样,”焦佐岭并不理会宁韶明的挑衅,半是嘲讽地道,“毕竟你也是从明红出来的人。”

    

    宁韶明耸了耸肩,“那你应该跟剑刃的戚大队长一起过来,那位才是我正牌的老领导。”

    

    焦佐岭的眼神顿时暗了下来——他看不上歼龙,但是剑刃大队却绝对是所有特种部队的领头羊,还轮不到明红来跟它争输赢。

    

    宁韶明对焦佐岭这欺软怕硬的态度嗤之以鼻。

    

    他在部队的那几年几乎都是“流浪”的状态,除了刚入伍就在剑刃大队呆了一年多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各个特种部队和普通部队之间辗转,最长的时间都没有待过八个月以上,最倒霉的时候还被分到养殖场去待过两个月,对着一群鸡鸭猪称兄道弟。

    

    也得益于那段时间的经历,宁韶明在组建歼龙大队的时候对不同部队的运行都有了心得,算得上是经验丰富了。

    

    所以焦佐岭真想当宁韶明的老领导?呵呵,一批人在他前头排着呢!

    

    焦佐岭淡淡地道:“既然你那么看不上明红,那我也没话好说的了。”

    

    他把“目中无人”这么个屎盆子往宁韶明脑袋上扣,还扣得明目张胆,宁韶明简直要被气笑了,“到底是谁看不上谁?难道焦大队长你就很看得起我的歼龙?”

    

    焦佐岭并没有踩这个语言陷阱,只是嘴角的讥诮很明显地说明了一切。

    

    宁韶明气着气着就不气了,他觉得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谁知焦佐岭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有看不上谁,但是运气这种东西太虚了,总有用光的一天,宁少校,凡事都要给自己留条退路,不是吗?”

    

    他看似是在给宁韶明一个忠告,但实际上就差没明说歼龙大队气数已尽了。

    

    宁韶明的怒意滚上心头,反倒带出了脸上的笑,“那我还真的谢谢焦大队长的关心了,等回头得闲了,我一定领歼龙的队员去好好‘感激’你们明红一番!”

    

    他铁了心把战书往明红战队的**oss脸上砸,焦佐岭的脸色却变都未变,意味深长地道:“宁少校还是做好自己的后勤工作,别让人抓了把柄吧。”

    

    说罢之后,焦佐岭就来去如风地离开了。

    

    宁韶明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才把脏话咽进了肚子里,他扭头看向在看戏的常笙画,“他是在说歼龙没资格跟他们明红打对吧?!”

    

    常笙画怜悯地看着他,“从目前歼龙的职责来看,是跟明红战队打不起来的。”

    

    “……”宁韶明怒气冲冲地想——焦佐岭那个混蛋绝对是来炫耀的!是来打击他的!

    

    常笙画并不怎么把焦佐岭的事情放在心上,要不是他故意刺了常笙画一下,她还真的全程都不吭声了。

    

    只不过……

    

    常笙画对宁韶明道:“明红战队这次的成绩不太好吧?那位大队长刚被人说了,所以他就来找你麻烦了。”

    

    宁韶明一点儿都不介意自己变成了出气筒,很嚣张地大笑道:“就知道那个姓焦的不行了,哈哈哈,这次明红几乎输得底裤都没有了,哈哈……”

    

    旁边前后几个座位的人保持住了自己欲裂的表情——他们不想知道这些传出去就会倒霉催的八卦,真的。

    

    因为焦佐岭的太倒霉,以至于宁韶明全程观看的时候都没有觉得不耐烦或者是很无聊,反正每次一宣布xxx得了第一名,宁韶明就自娱自乐地想这个人干掉了明红战队的队员,内心就乐不可支起来了。

    

    常笙画见宁韶明能坐得住,也省了她专门去安抚对方的功夫,心里也觉得焦佐岭走这一趟真的是太妙了。

    

    可惜焦佐岭不知道他本来是要去给宁韶明添堵的,结果变成了让对方看笑话,不然非得吐血不可。

    

    在领导讲话的中途,宁韶明还小小声地问常笙画:“表彰大会不是大部分部队都会来么,you-know-who那边会不会也过来了?”

    

    常笙画无语地看着他,“我在you-know-who的时候都没有参加过类似的对抗赛,你说呢?”

    

    虽然说是同属于军队系统的,但是you-know-who比特种作战部队还要独立,几乎不怎么和其他部队联系,顶多就是在出任务的时候会有合作,例如宁韶明以前就和you-know-who合作过,只是他是事后才知道的而已。

    

    虽然常笙画已经离开了很多年,但是她对you-know-who的基本情况还是很清楚了,光是从部队性质来看,就知道里头的人是不太可能经常和外人接触的了。

    

    那时候常笙画还在服役,每次回常家都要低调低调再低调,估计常家家主常宫锦蛮后悔把她送进去的,不仅把她的能力锻炼出来了,还把常笙画放在了一个军队世家的常家都绝对掌控不了的地盘里。

    

    当然,那会儿常宫锦只是被常笙画气得不行,想要把她放在you-know-who吓唬她一段时间,谁知道常笙画迅速和关韫庄打好了关系,成为了预备役的you-know-who的队员,以至于常家都没法儿把她捞出来了。

    

    常笙画正和宁韶明说着悄悄话呢,讲台上头又报了一串在全军对抗赛里的获奖名单,提到了通信营任筱鸥的名字——她是在技术比赛上得奖的。

    

    常笙画当即就啧了一声,“原来任筱鸥也过来了,早知道就让她当你的舞伴了。”

    

    宁韶明黑了脸,“常小花同志,你是有多嫌弃我?”

    

    常笙画顿时露出无辜脸,“没有啊,只是适当给你拓展一下交际圈而已。”

    

    宁韶明马上就想到常笙画曾经想把他和任筱鸥凑做一对的事情,警惕地看着她,“我警告你啊,别把我随便和别的女人放在一起,不然……不然……我就生气了!”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能有什么可以拿来威胁常笙画的,宁韶明只好如是道。

    

    常笙画当即就被宁韶明的话给逗笑了,“你准备怎么生气?哭给我看吗?”

    

    宁韶明气得不行,“你走开啦!!”

    

    常笙画闷声轻笑。

    

    在他们前后左右的位置坐着的人再一次想要把自己的耳朵捂上——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要被迫听这两个人在打情骂俏呢?额,不对啊,其中一个是宁家那个精力旺盛爱惹是生非的大少爷吧,另一个是常家不怎么露面、但是手段也让人闻风丧胆的幺女吧,这两个人凑在一起,这组合怎么就那么奇怪呢?!

    

    宁韶明还不知道周围人的思维发散到了不知名的地方,而且马上也要有新的奇怪的流言出现了,只是在表彰大会完了之后的交流环节里,跟着常笙画去见了任筱鸥。

    

    常笙画还真的不记得任筱鸥有参加全军对抗赛了,因为之前歼龙大队去当巡逻人员的时候,任筱鸥也是以后勤人员的身份出现在那里的。

    

    不过技术人员的比赛和部队之间的对抗没有分在同一个时间,这也不奇怪。

    

    任筱鸥倒是知道肯定能碰的上常笙画和宁韶明,所以不怎么惊讶,只是她和常笙画凑在一起,难免会提起关韫庄的忌日事宜。

    

    常笙画随意地说了一下她祭拜过关韫庄的事情。

    

    谁知任筱鸥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把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常笙画看出了她眼里的困惑和欣慰,觉得这两种情绪放在一起难免有点古怪,便问道:“怎么了?”

    

    任筱鸥有点感慨地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难得这么有人性而已。”

    

    旁边的宁韶明瞬间就:“噗!”

    

    常笙画瞥了他一眼。

    

    宁韶明说:“别看我,不是我说的,虽然我觉得任上尉说的挺好的……”

    

    他躲开常笙画的眼神死光,跑到一边去吭哧吭哧地笑。

    

    任筱鸥则是干笑了几声,“咳咳,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字面上来理解嘛,你看起来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常笙画淡淡地道:“那还真的是谢谢你,总算把我看成是活人了。”
推荐阅读:
  • 帝王主宰
  • 暗夜死灵
  • 我是女宝玉
  • 超品兵王
  • 仙帝君临
  • 帝少之霸宠萌妻
  • 小健哥歪传
  •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 火焰黑魔法师
  • 大昭女相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