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五章 故意试探她

    宁韶明说:“别看我,不是我说的,虽然我觉得任上尉说的挺好的……”

    

    他躲开常笙画的眼神死光,跑到一边去吭哧吭哧地笑。【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任筱鸥则是干笑了几声,“咳咳,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字面上来理解嘛,你看起来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常笙画淡淡地道:“那还真的是谢谢你,总算把我看成是活人了。”

    

    虽然任筱鸥和常笙画是老熟人了,但还是顶不住她这副阴阳怪气的样子,后退一步拉开安全距离,道:“我是在夸你呢,你现在比以前好多了,真的。”

    

    在you-know-who的时候,明明大家都算是朝夕相处的,一起训练一起作息,虽然说因为you-know-who的性质问题,以至于大家不能把自己的老底交代得太清楚,但是战友情还是绝对少不了的,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常笙画都仍然更像是一个游走在人群之外的存在。

    

    也不是说常笙画不跟他们交流或者是冷漠寡言之类的,事实上她在为人处世方面很少会出什么问题,可是包括第七小队在内,you-know-who和常笙画熟悉的人都会觉得她和人保持着一段距离感,无论关系多亲近都好,她都始终拿捏着一个分寸。

    

    从这点来说,常笙画绝对是最适合you-know-who选拔标准的人,毕竟是要经常去不同国家不同组织潜伏做事的,如果太过于多愁善感感情充沛,那么百分百就得倒大霉了,万一在任务期间交个知己谈个恋爱,就脑袋发昏把事情搞砸了,最后为此埋单的可是整个z国啊!

    

    所以那会儿关韫庄着重培养常笙画,把她当成自己的得意门生,绝对不是看在常家的面子上,事实上要是当年不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如今you-know-who的主事人是谁还不好说呢。

    

    任筱鸥倒是没觉得常笙画的性格有什么不好,就是觉得她在脱离了you-know-who之后,还是保持这样的性情,在生活之中难免就少了几分乐趣。

    

    但是现在看到了常笙画的改变,任筱鸥又觉得有点好奇了。

    

    毕竟一个离开了you-know-who那么多年、还能继续保持当年的作风的人,在短短几个月不见的情况下就突然软化了,任是谁都会觉得好奇的。

    

    面对任筱鸥满是兴趣的视线,常笙画毫无诚意地弯唇一笑,“谢谢关心,我觉得我挺好的,没遇到什么事,也没遇到什么人,就是自己想开了。”

    

    任筱鸥才不相信她的说辞呢,可是又撬不开常笙画的嘴,只能丧气地叹了一口气。

    

    常笙画装作没看到,就算看到了,她也不会心软的,又不是谁在他面前卖萌撒娇装可怜都能管用的。

    

    “前段时间有人联系你了?”常笙画把话题掰回到了正事上。

    

    任筱鸥只好收起了自己脸上的好奇和八卦,老老实实地道:“是有人莫名其妙地问过我一些问题,不过我没搭理他们。”

    

    任筱鸥好歹也是you-know-who的高级人员,退役的时间还不到两年,智商和能力都还是在线的,自然不会轻易被人算计了去,只是那些人也是小喽啰,套不出什么话,任筱鸥就没有特意去追究他们的底细了,反正肯定是找不出线索的。

    

    “长命花,你老实跟我说,”任筱鸥板着一张脸,“你现在查到什么程度了?就算我退役了,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敢和you-know-who对上的,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常笙画笑了一下,眼底却没有笑意,“我能做什么?而且什么是不该做的事情?”

    

    任筱鸥都要被常笙画的语焉不详弄得头疼了,“我说你就不要跟我绕圈子了吧,你的脑子转得快就算了,我真的跟不上啊!”

    

    常笙画知道她是在胡搅蛮缠,但是胡搅蛮缠的背后也是藏着真情真意的,常笙画沉吟了一会儿,才道:“我只能说,老师的事情我是不会放弃追查的。”

    

    任筱鸥对于这点并不怎么出乎意料,“我知道,你跟我要其他人的联系方式的时候,我就猜到了。”

    

    常笙画深深地看她一眼,“我找到了郭里虎。”

    

    任筱鸥露出有点不解的表情,显然对这个名字是很陌生的。

    

    “换个说法吧。”常笙画道,“他的代号是东皇。”

    

    任筱鸥的不解变成了愕然,“东皇还活着?!”

    

    她的声音几乎忍不住拔高,但是常笙画迅速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任筱鸥条件反射地把嘴巴闭了起来。

    

    常笙画语气淡淡地道:“他也算是命大了,躲躲藏藏那么多年,跟个老鼠一样到处跑,还能保住自己的一条小命。”

    

    听出了常笙画话里的寒意,任筱鸥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也冷了下来,“他当年消除军籍,离开you-know-who……难道是跟老师和猫哥他们的事情有关?!”

    

    常笙画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任筱鸥的表情,但是只在她的脸上看到了怀疑和气愤,常笙画不着痕迹地把视线收了回来,用平静的声音道:“他出卖了其他人。”

    

    任筱鸥微微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问:“什么意思?他出卖了谁?”

    

    说着说着,任筱鸥就察觉到了什么,眼中迅速染上激烈的怒火,“老师和你的第七小队……”

    

    常笙画的嘴角扯开一个讥讽的笑意,“他说他没做什么,就是卖了一个行动代号,然后作伪证逼死了眼镜而已。”

    

    眼镜就是那个用自杀证明自己无罪的you-know-who队员,也是当年被审查有可能导致第七小队覆灭的人之一。

    

    任筱鸥正为东皇郭里虎做的事情震惊着,但是想了想,她又觉得不对劲,顿时目光炯炯地看向常笙画,吃惊地道:“为什么你会知道东皇和眼镜他们的事情,我明明……”

    

    “你明明是打算永远不告诉我,对吗?”常笙画很平淡地问。

    

    任筱鸥在她这样的态度下,不免生出了几分尴尬,“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事情都过去了,现在去查也查不到什么……”

    

    常笙画也不在意任筱鸥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打断了她试图解释的话头,道:“鸠头和蛮子没死。”

    

    这不是任筱鸥在今天第一次受惊了,但她还是惊得张大了嘴巴,“他们……”

    

    ——长命花到底是要给透露她多少意外之外的消息?!

    

    任筱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变得冷静一点,“好吧,他们没死……他们真的没死……那鸠头和蛮子呢?他们没死的话,现在又在哪里?”

    

    常笙画做了个“无可奉告”的表情。

    

    任筱鸥气急败坏地道:“长命花!”

    

    “嘘。”常笙画再次示意她冷静一点,虽然周围嘈杂的环境有利于她们谈事情,但是太大动静也不好,没看宁韶明都已经在周围负责望风了么。

    

    任筱鸥只好把自己的情绪重新平复下来,而且她觉得自己太激动也没有用,在心跳数都几乎维持在水平线上的常笙画面前,她任何激烈一点的情绪都像是大惊小怪,常笙画压根不会管她是高兴了还是不高兴吧。

    

    任筱鸥自暴自弃地如是想。

    

    常笙画拍了一下任筱鸥的手臂,“集中注意力,你离开you-know-who之后就懈怠了么?”

    

    任筱鸥吐槽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好几年都保持着在部队里面的习惯吗?”

    

    常笙画不置可否,她只是习惯了,不是有意保持的。

    

    任筱鸥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常笙画刚才说的事情,然后道:“那你现在是准备做什么?把鸠头和蛮子救出来吗?”

    

    常笙画摇了头,“没必要,我暂时没有这个能力,而且比起在外头,他们现在在的地方更安全一点。”

    

    起码常笙画就算闹了再大的动作,金先生那边的势力也不会没事做跑去把他们两个干掉,毕竟是没有威胁的人,不是吗?

    

    任筱鸥能理解常笙画的意思,“所以呢?你跟我说这么多,不是就单单为了跟我互通消息吧?”

    

    任筱鸥在这方面的确也是了解常笙画的。

    

    常笙画看着她,道:“你最近……真的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人?”

    

    这是常笙画第二次提起类似的问题了,任筱鸥有点奇怪,“怎么样特别?”

    

    常笙画沉默了一会儿,“例如用我们熟人的名义想和你搭上线的。”

    

    任筱鸥很茫然,“什么?”

    

    和任筱鸥分开之后,常笙画站在原地沉思了好一会儿。

    

    宁韶明摆脱了一个老对手的纠缠,回到常笙画身边,左右看了一眼,问道:“你们聊完了?”

    

    常笙画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

    

    宁韶明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这是怎么了?你们两个人没有谈拢吗?”

    

    常笙画摇头,“我只是跟她聊了一些事情。”

    

    宁韶明呵呵了几声,“恐怕是你在试探她什么吧。”

    

    

    
推荐阅读:
  • 帝王主宰
  • 暗夜死灵
  • 我是女宝玉
  • 超品兵王
  • 仙帝君临
  • 帝少之霸宠萌妻
  • 小健哥歪传
  •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 火焰黑魔法师
  • 大昭女相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