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百零四章 这才叫做吻

    宁韶明不明所以,“看错我什么了?”

    “发现你不是小狮子了,”常笙画的眼里噙着笑,“是个能打能杀的大狮子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宁韶明听得稀里糊涂,“胡说八道什么啊,你不会是真的发烧了,在胡言乱语吧?”

    常笙画任由宁韶明的掌心覆盖在她微凉的额头上,对方的体温很高,让她额头上肌肤接触的那一块儿都烫了起来。

    “也没发烧啊……”宁韶明狐疑地把手收了回来。

    常笙画闷闷地笑了一声。

    他们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呢,宁韶明觉得有点不自在,便推了推她的手臂,“你走开啦……”

    “不走,”常笙画光明正大地耍赖,“我告诉你,刚才我很不高兴。”

    宁韶明觉得很莫名,“所以呢?不关我的事吧?”

    “怎么会跟你没关系?”常笙画心道你的好朋友楼笑倾来招惹我,你也来招惹我,罪魁祸首不是你还能是谁?

    宁韶明习惯了常笙画的颠倒黑白,也不是很在意她的话里的意思,“哦,那你要我咋样?”

    说白了就是在找理由折腾他对吧!

    常笙画叹了一口气,重复:“我很不高兴。”

    “所以呢?”宁韶明心说你就没多少时候是心情好的。

    常笙画的指尖在宁韶明的脸上掠过,“以前在国的时候,我要是不高兴,我朋友就会给我一个吻。”

    “……”宁韶明打了个冷战,“卧槽,你交的这是什么朋友,该不会是占你便宜吧?不对,除了斯文德,你还有几个朋友?”

    宁大少心道匡盛星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他弟弟居然是个斯文败类!

    常笙画却是道:“在西方,吻代表的是一种亲昵的表达方式,朋友和家人之间经常会用,宁中队,你的思想太龌蹉了。”

    宁韶明一头黑线,“你人都在国了,还管个屁的西方表达啊?”

    “没办法,”常笙画拖长了声音道,“谁让有人叫我不高兴了呢。”

    宁韶明想起女魔头刚才那黑色气压滚滚的恐怖模样,也是心有余悸,“所以你要找个人亲你一下啊?”

    常笙画碰了碰宁韶明有点扎人的短发,“有宁中队在,我要别人做什么?”

    她的话里带着几分调笑的意思,宁韶明理所当然地当常笙画又在折腾他了,不爽地道:“滚蛋!别又拿我开玩笑!”

    常笙画嘴角弯起,“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要负责,宁中队,你刚说的话就忘了么?”

    宁韶明又有点抓狂了,“你又在曲解我的意思!”

    常笙画一脸的“我就是不讲道理”,“那你现在是要赖账吗?说话不算数是小狗哦。”

    “呸……”宁韶明鄙视常笙画一眼,然后就捧住了她的脸,“亲就亲,都那么大的人了,不高兴了还要亲亲,羞不羞啊你!”

    宁韶明不满地嘟哝着,回想那天常笙画在树下开玩笑亲他的场景,找了个角度就去亲她的脸颊,像是贴面礼一样,这会儿他也没有注意这个动作是不是太暧昧了。

    常笙画却拦住了他的动作,含笑道:“宁中队,亲和吻还是有区别的……”

    “什……!”宁韶明正疑惑着,常笙画就已经俯下身来,吻上了他的唇。

    堂堂歼龙大队的,就这么当场当机了……

    趁着宁韶明的脑子死机了,常笙画很不客气地耍够了liú máng,然后起身,退开,起码远离五米远,免得小狮子一个炸毛,就跟她打起来了。

    退到安全距离之后,常笙画看着还在死机的宁韶明,忍不住回味了一下刚才的那个吻。

    唉,无怪乎男男女女都爱谈恋爱,这种全面牵动全身器官投入的滋味的确是一般人都抵挡不了的,常笙画也有一瞬间在想要不要顺带谈个恋爱好了,不过最后还是被理智压了下去。

    还是算了,走得太近,她怕自己一个心情不好就把会影响她情绪的人给人道毁灭了。

    常笙画一直觉得像是她这种坏人,最好就是和全世界的人保持距离,这才能保证她不会有一天真的跑去干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至于该怎么处理宁韶明的事情……

    常笙画算是想明白了,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不处理,她的想法也好,楼笑倾的想法也好,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一切应该顺其自然,等宁韶明自己去掌握,歼龙大队也好,感情问题也好,没有人能替他做决定。

    如果有一天他足够强大到不怕常笙画的伤害,又的确对她抱有同样的感情,常笙画想,她那时候就不会客气的了。

    对于喜欢万事都握在手心的常笙画来说,这一次退让,真的是她人生中最大的一次退步了。

    会到了这个地步,常笙画自己都没有想到,而原本被她规划完美的未来框架也被毁得一塌糊涂,意外的是,常笙画原本心中的那股暴躁和毁灭**反倒是平息了下来,重新恢复了一派平静。

    她想,也许她真的可以尝试一下相信宁韶明,后者有可能会比她想象中做得更好。

    想到这里,常笙画就一身轻松地伸了个懒腰,深吸了一口气,把这几天的负面情绪都呼了出去,然后拿起桌子上的一张废纸,揉成团,丢

    脑子当机的宁韶明一下子就被砸醒了,猛地蹦了起来,脸色通红,指着常笙画的手指抖啊抖,愣是半天就没有憋出一句话来。

    常笙画很好脾气地问道:“接吻的感觉怎么样?”

    “啊啊啊!”宁韶明终于爆发了,头一句话就是:“那是我的初吻!你赔我初吻!!”

    常笙画挑起眉头,“开什么玩笑,怎么会是你的初吻?”

    宁韶明的头发都要全部竖起来了,“怎么会不是呢!我没有亲过别人!”

    常笙画很淡定,“但这也不是你第一次亲我啊,上次泥石流救灾的时候,你晕倒了,还是我给你做的人工呼吸,你的初吻早就没有了。”

    “!!!”宁韶明怒,“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

    常笙画想了想,“大概是……我们都忘记告诉你了吧。”

    还“们”,也就是说歼龙大队的队员们都知道了?!

    宁韶明差点儿没一口气吸不上来就晕过去了。

    常笙画一副他太大惊小怪的表情,“不就是亲一下么,这么着急八荒的做什么?”

    宁韶明简直要被气死了,“这是亲一下的问题吗?你……你亲脸就算了,亲我嘴干嘛?”

    常笙画似笑非笑着说:“我喜欢你啊!”

    然而狼来了的故事总是让人印象深刻,宁韶明压根儿就没信,只当她折腾他的手段又升级了,闻言,他更是炸毛不已,“啊啊啊女魔头我要跟你决斗!”

    常笙画叹了一口气,露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惆怅。

    你看,她说实话都没人信,这不是逼着她非要忽悠人的节奏吗?

    宁韶明铁了心把那个吻当做是常笙画耍弄他的新方式,反正常笙画在他心里已经没有任何节操了,但他还是有点介意初吻的事情,于是揪住刘兴他们问当天泥石流的事情。

    刘兴他们支支吾吾磕磕巴巴,这个态度已经足够表明一切了。

    宁韶明顿时龇牙咧嘴,“你们干嘛不拦着她啊!老子的清白都保护不了,要你们有何用!?”

    刘兴理直气壮地道:“可是我们一大老爷们给你嘴对嘴人工呼吸,你的清白就还在啊?!”

    宁韶明追着刘兴就把他打得满头包,“你丫的就会狡辩!就会狡辩!”

    辰津刚好在旁边,一脸微妙地问:“中队,你好端端地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宁韶明正在气头上,下意识脱口而出:“还不是那个女魔头又亲我了!”

    众队员:“?!?”

    他们的目光简直跟探照灯似的射过来,宁韶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上刷拉就红了一片。

    余庆栗大嘴巴,嚷嚷着道:“又亲?选拔前一天你们不是刚亲过吗?”

    他这么一提醒,其他人立刻就想起这件事来了,他们早把这事儿宣扬得整个歼龙驻地都知道了。

    刘兴掐指一算,就一拍大腿,“哎呀,这都三次了,够怀孕的了!”

    宁韶明一脚把他踹翻在地,“怀你奶奶的,你家亲嘴能把你生出来啊?!”

    王胜麟挤眉弄眼道:“老大你还想跟教官生娃啊?”

    宁韶明也把他踹翻了,“生你妹!”

    一众队员立刻起哄。

    “哎哟,老大说出心里话就要灭口了。”

    “哎哟,老大动春心了。”

    “……”

    哎哟你个鬼啊!宁韶明气得不想跟他们说话了。

    辰津看了看宁韶明的背影,又看了看瞎起哄的队员们,非常寂寞地仰头看天。

    怎么除了他之外,就没有人怀疑女教官作为一个女人,居然会用开玩笑的方式来亲一个男人,这有点不对劲呢?

    然而除了已经看透一切的辰津之外,包括宁韶明在内的众人都压根儿没当回事,只当常笙画是想出了新招数来对付他们老大……

    常笙画对这一切了然在胸,也并不在意。

    怎么说呢,她就是这么坏心眼,宁韶明自己没想明白之前,也不妨碍她占便宜,不是吗?

    自认为输人不输阵的宁韶明在把自己的害羞压下去之后,就又把常笙画堵在了办公室里。

    常笙画对送shàng mén的小狮子态度很好,笑眯眯地道:“有事吗?”

    宁韶明冷哼一声,“选拔的事情,你还没给我一个交代呢!”

    常笙画又笑了,“想听真相?行啊,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推荐阅读:
  • 帝王主宰
  • 暗夜死灵
  • 我是女宝玉
  • 超品兵王
  • 仙帝君临
  • 帝少之霸宠萌妻
  • 小健哥歪传
  •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 火焰黑魔法师
  • 大昭女相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