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六章 耽误的前程

    在听完常笙画的分析之后,宁韶明表示要一个人先静一静。【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常笙画没让宁韶明离开,而是让他自己独自在办公室里待一会儿,而常笙画就穿上外套出门去溜达了。

    晚上的训练时间刚过了一半,雪已经开始下了,只是暂时还下得不大,常笙画走到了C场,看到歼龙的队员们还在吭哧吭哧地跑步。

    常笙画的到来也引起了队员们的注意,谁知往她背后一看,没见着宁韶明,大家伙儿就有点纳闷了。

    计芎脱离跑步的队伍,小跑到常笙画面前,“教官。”

    常笙画点头,“让大家加快点速度,早点结束训练,雪越下越大了。”

    计芎立刻就让队员们调整跑步的速度了,完事之后,他又欲言又止地看向常笙画。

    常笙画知道计芎想问什么,便摇头道:“他没事。”

    计芎还是微微皱着眉头。

    常笙画了然,“你知道宁家的事情了?”

    计芎只好道:“超脑跟我说了一下。”

    于是常笙画问他:“那你怎么看?”

    计芎一愣,然后迟疑着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懂那些政治的东西,但我只是觉得,既然老大不喜欢去做那些事情,更喜欢待在军队,那么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的。”

    不然的话,一个宁家继承人的身份除了无尽的麻烦之外,什么都给不了宁韶明,尤其是在他的身份如今被人质疑的情况下。

    常笙画却是对计芎道:“人不是喜欢什么就能做什么的,如果你们老大现在回去宁家,那么他以后什么都有,如果他要跟宁家划清界限,那么他可能连歼龙大队都保不住了。”

    计芎怔住,好半晌才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吓我,但是如果是老大听到这句话,他一定不会被吓到,因为歼龙是他一手创建的,没有宁家做后台,我们也不会输得一败涂地。”

    就算是以前,宁家对歼龙大队也只是一张虚张声势的虎皮而已,除此之外对他们没有任何帮助。

    常笙画意味深长地看着计芎,“你是看得很清醒,宁韶明也是,至少现在是这样的,但是十年后呢,二十年后呢?”

    “和平年代是很难靠军功往上爬的,你也知道宁韶明不是一个会钻研的性格,他的职位可能就限制在这一步不动弹了,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他一梦醒来,忽然就觉得歼龙耽误了他的前程?”

    计芎沉默了一瞬,才笃定地道:“他不是那样的人,也不会变成那样。”

    常笙画笑了一下,“你对他还挺有信心。”

    计芎道:“如果你认识了他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他做过什么不仁不义的事情,教官你也会这么觉得的。”

    这就是所谓的人品的保证。

    常笙画不置可否,“也许吧。”

    计芎顿了顿,又道:“以前他也不是总那么高兴的,现在他变得开心了,这没什么不好……但他如果回去了,他一定不会开心了,每次回宁家,我就没有见过他不带伤回来,也许宁家家主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可他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父亲。”

    常笙画注视着计芎,“如果那是他的宁家呢?”

    计芎在听明白她的意思之后,表情有一瞬的怪异。

    常笙画微微一笑,“你知道的,我有这样的能力去帮他,最终结果是怎么样,那不好说,但是把握还是有一点的。”

    常笙画真的想要说服人的时候,每一句话简直比海妖塞壬的声音还要来得蛊惑而动人,计芎的眼里都闪过一抹动摇。

    但是很快,计芎的眼底就只剩下一片清明了,他摇头道:“如果老大真的想这么做,教官你就不会来跟我这个外人来说这些了。”

    常笙画微微扬起眉头,似真似假地道:“也有可能是我想这么做,然后找你去说服他。”

    计芎无奈一笑,“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常笙画只是道:“他很看重你们之间的情义。”

    计芎并不意外,“老大对你也很好。”

    常笙画但笑不语,没对此点评什么。

    计芎迟疑地看着她,“所以……现在真的到了需要老大做决定的时候了吗?”

    他指的是要不要跟宁家划清界限的事情,常笙画先是沉吟,然后摇头,“还不到那一步,但是宁韶明如果真的想自立门户,那他就要早点做好准备了。”

    那毕竟是帝都最顶层的世家之一,就算不C手军部的事情,也有的是手段让宁韶明走投无路。

    可如果宁韶明真的想要脱离宁家,那么在那之前,他们能做的手脚就太多了。

    计芎对常笙画的说法只能理解得懵懵懂懂,便问:“教官是想我……或者歼龙大队做点什么吗?”

    常笙画低声道:“守好大后方,其它的都随意。”

    和计芎分开之后,常笙画算了一下时间,还是去了新兵那边看看情况。

    刘兴和王胜麟带着几个歼龙队员在那边盯着新兵。

    因为新兵们昨天刚考核完,今天上午又放了半天假,所以从下午到晚上的训练还算轻松。

    即使如此,常笙画去到那片给新兵划出来的训练区时,看到他们在互相练习一对一摔打,全部都是一身雪一身泥的,看起来狼狈得不得了。

    “大力点!”王胜麟站在高台上拿着喇叭咆哮,“晚饭没吃饱吗!把你面前的战友当成是沙袋,用力摔!不要像是还没吃够奶的小绵羊一样,连点力气都拿不出来!!”

    好些个新兵们都被摔得眼泪都出来了,听了王胜麟的话,咬咬牙又爬了起来,抓住一同训练的搭档狠狠一摔——

    常笙画看了一眼他们所在的地面,嗯,冰层已经被砸开了,还不错。

    不过歼龙大队的日常训练比这个要严格多了,常笙画并没有觉得很震撼,只是顶着越下越大的风雪往王胜麟和刘兴的方向走了过去。

    沿路上盯着新兵在指导的几个歼龙队员们纷纷对她敬礼。

    常笙画示意他们继续忙,很快就走到了高台下面。

    “教官!”王胜麟从高台上跳了下来,和刘兴一起对常笙画敬礼。

    常笙画回了个礼,然后问:“他们扛得住?”

    “扛不住也得扛,”王胜麟大大咧咧地道,“都练了半个月了,还没有效果的话,我们就自己把自己的招牌给砸了算了。”

    常笙画回头看了一眼。

    一百多个新兵组成的方阵里,已经有了血性和热血的雏形。

    常笙画点头道:“你们练得不错。”

    刘兴笑嘻嘻地道:“都是老大和教官领导得好!”

    “少拍马P了,”常笙画瞥他一眼,“昨天刚考核完,他们没有什么情绪问题?”

    王胜麟耸了耸肩,“把他们练成一条死狗,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刘兴倒是靠谱一点,道:“可能是我们没急着选拔考核成绩,他们心里有点侥幸,所以暂时还算是安分。”

    常笙画点头,“等下你们来我办公室拿一下评估成绩,今晚就辛苦你们算一算分了,明天早上拿给你们老大。”

    王胜麟正想问不是说好今天白天弄的么,然后就被刘兴用胳膊肘捣了一下,王胜麟就不出声了。

    常笙画装作没留意他们的小动作,“行了,早点让新兵回去吧,今晚的雪下得比想象中大,别真冻出毛病了。”

    很多新兵都不是北方的人,半个月还不够他们克服水土不服呢。

    转完这么一圈之后,常笙画估摸着小狮子也该冷静下来了,于是就回行政楼去了。

    办公室的门和她走的时候一样是关着的,能看得到里面的灯光从缝隙里漏了出来,常笙画也没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去了。

    宁韶明果然还坐在原位上发呆,常笙画进门的动静也没让他回头看一眼。

    常笙画也不在意,重新把外套挂好,又去把冷了的茶水倒掉,重新沏了一壶,喝了几杯茶暖暖身子之后,常笙画这才认真看向宁韶明。

    即使常笙画折腾出这么多动静,宁韶明仍然没有看着她,只是坐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静默如同一尊石像。

    常笙画免不了在内心叹了一口气。

    宁韶明的母亲宋敏夏始终是他心里最碰不到的那道伤,如果宋敏夏只是婚姻不幸福或者是病逝,那都不会给宁韶明造成那么多年无法释怀的心结。

    但偏偏宋敏夏自杀了,她用最壮烈和残忍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性命,给那段悲凉的人生划上了一段句号,常笙画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宋敏夏自杀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报复,愧疚,自责,解脱,怨恨,她在用这样的方式去为她的一生做最后一次抗争。

    然而留给宁韶明的,是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释怀的Y影。

    安静的气氛在室内流淌着,直到宁韶明终于动了动自己的脑袋,他抬起头,目光落在常笙画身上,干哑的声音打破了这股悲伤的沉默:“她……”

    常笙画静静地等着他说下去。

    宁韶明似乎想要努力表达什么,以至于他说出来的话都很用力,用力到字节都几乎变了形,“也许她不是自杀……”

    ——他始终不愿意接收宋敏夏主动抛弃了他的事实。

    此时此刻的宁韶明,就像是常笙画曾经催眠他的时候,他轻声问出那句“你为什么不要我了”时一样小心而彷徨。

    那是宁韶明在年少时的执念,蔓延到了青年时代,仍然没有能够得到解答。

    :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最强弃少 光明纪元 醉枕江山 官术 重生小地主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帝王主宰 暗夜死灵 我是女宝玉 超品兵王 仙帝君临 校花的贴身刺客 最贱修炼系统 奶奶带我去捉鬼 回到地球当神棍 未来之大神驾到 帝少之霸宠萌妻 小健哥歪传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火焰黑魔法师 大昭女相 麻辣娇妻:陆少,太撩人 大世皇朝 强势婚宠:亿万首席请自重 忽悠,继续忽悠!(快穿) 太古佛书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