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97章加菜

    “你们磨蹭什么,白鹤宴要开始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妒麟猛然回过头来,不耐烦的说。

    我赶紧跑到墨千珏的身边,这会已经酸的快要吐酸水了,我想墨千珏不会真的有孩子吧,那我怎么办?当后妈啊?这天底下最难当的是后妈了!我可不想一世英名毁在后妈这个身份!

    “凶什么凶。”茴苏呛声一句,似乎早跃跃欲试的想把妒麟撕碎,苦苦的隐忍是为了等待一个时机。

    “墨千珏。”我有凑到墨千珏的身边小声点喊了一遍,墨千珏侧头看了我一眼问:“怎么了?你似乎有话要说,从刚开始是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我是想问你哈。”我有些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尴尬的挠了挠头。

    “你对孩子都这么纵容吗?我是说你喜欢孩子吗?也不是……我的意思……哎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现在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述自己的想法了。这件事吧,我问,显得我很小气,可是我不问啊,又心里难受的直痒痒。

    “算了,没什么!”

    我挥了挥手算了,还是不说了,省的让墨千珏多想。我刚讲完墨千珏轻笑了一声,虽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问怀抱着的茴苏说:“你有没有说过一句话,内容是,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接我?”

    茴苏一愣,狐疑的瞪瞪我,又看回到墨千珏,不高兴的说:“你也会诛心术?”

    “我不会你说的诛心术,只是我跟你的这位姐姐同时听到了这句话,讲话的人声音跟你相同。所以我想确定我听到的话是否是你讲出来的。”

    “不可能,我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茴苏撇着嘴说,她停顿一下,那神情委屈的像是一个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说:“我只是在心里偷偷的想过。”

    看到此刻的茴苏我更加难过了,这么小的孩子原本不该承受这么多的孤单,墨千珏的神情倒是漠然,似乎对他来说人本来该是孤独的,这种孤独既然与生俱来不该因为年龄的长幼而产生什么区别。只是答了一句:“不必藏到心里,说出来便是。”

    “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哪?说出来,他们会来找我了吗?说出来他们会来接我了吗?那些人说的没错,我是个被抛弃的孩子,我是个怪胎,我的父母早不要我了。”茴苏的声音逐渐哽咽,眼睛涨红,最后终于落下泪滴来,那泪滴滴到墨千珏的手背摔碎,四分五裂折射出光怪陆离的光芒来。

    墨千珏身体一僵停下了脚步,他的嘴角微微抽动一下,温柔的低下头,手指轻轻拂过茴苏的脸颊擦干她的泪滴,柔声说:“会来,这个世界很大,大的日行千里也有一日,一月,一年而无法到达的地方,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危险和波折,或许一年,十年,一百年也无法逾越,你来到这个世界带着你的使命和担负的责任,同时也有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散落在各地,他们都会找到你,无论有多远的距离,无论用多久的时间,你要相信并等待,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你,而你要做的只有等待,你还有什么理由放弃那?”

    墨千珏微笑着,他的声音柔软的像是波澜不惊的水,在我的印象他是个话很少的人,他不屑于凡是的牵扯和道理,我行我素,似乎从来不跟别人解释什么,他的意图,他的想法,甚至他对别人付出的好意,他都统统的藏在心里,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变现出这样让人吃惊的耐心和善意,安慰一个难过的孩子,给她讲述一个让我们这种大人听起来都有些飘忽的道理。

    我不知道墨千珏的心里是否真的这样想,等待,漫长过天地的等待是否当真能等来一个不辜负时间岁月的结果,但此时此刻的茴苏显然是相信这件事情的,她的眼睛迸发出光芒,一种重新燃烧起崭新希望的光芒。

    墨千珏和茴苏四目相对,在他们间有一种外人难以介入的氛围,像是从无到有的建立起一种默契。

    “到了。”妒麟突然停下了脚步,我们在宴会厅内停下了脚步,我被这里浓重的死亡气息所震撼,师傅曾经说过在昆仑山有一处仙境,哪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散发着沁人心脾的神圣意味,让人自惭形秽,净化内心。

    那么,这里是一处死地,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散发着阴森恐怖的腐朽味道,让人毛骨悚然,静若寒蝉。

    这三界九州之,竟然还有一处地方,连壁灯和吊灯都是用无数生灵的头骨染莹绿的鬼火所制造而成,究竟是多丧心病狂!

    墨千珏将我震惊的几乎站不稳步子,便拉住了我的手,从手心传来墨千珏清冷的触觉,我突然觉得起伏不定的心跳逐渐平静下来,好像突然有了底气一般踏实。

    果然跟茴苏想的一样,我在一个角落看到了那群同我们一同进入紫荆龙宫的鬼怪,这宴会厅内已经落座了很多人,其不乏一些看起来道貌岸然的面孔,他们见到墨千珏抱着茴苏拉着我的手跟在妒麟身后出现的画面都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讶表情,然后一幅各怀心腹事的样子窃窃私语。

    其不少鬼族的首领殷切的跟墨千珏打着招呼,墨千珏都是一幅置之不理的样子拉着我走到一侧坐下来。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妒麟走高耸的台阶,每一步都坚若磐石无法撼动。如同这天地之间的王者毋庸置疑,她肩膀的长拖尾在台阶一点点升,高昂的头颅带着睥睨一切的气度,那一个转身,双手举重若轻的扣在王座两侧的扶手。目光如刀刃一般横扫过宴会厅。

    众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振聋发聩的声音在空旷高挑的宴会厅回响,众人拱手作揖道:“公主万古千秋,福寿无疆!”

    本来自
推荐阅读:
  • 我的极品老婆
  • 念你成疾,想到就心痛
  • 终极诱惑
  • 我的26岁美女保镖
  • 点杀英雄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