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九章 借尸还魂

    “算秋华求您了!”

    蓝袍女子深深拜了下去,话中已经带了哭腔。【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然而她面前的人,还是没有开口,甚至连视线都没有落到她的身上。

    跟在他后面的人,见他微微皱眉,忙上前将自称秋华的女子堵了嘴架走。

    华服女子明白自己已经没有躲避的余地,便抬手将毒酒拿了起来。她看着手中晶莹剔透的杯子,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

    束司公也不催促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处。

    外面的院子里,隐隐传来拖拽的声音。

    不多时,外面已经没有人。

    “啪!”

    华服女子突然摔了手里的杯子,

    她拧着眉,厉声道,“本嫔没有错,这后宫谁不狠毒,谁的手上是干净的!陛下会秋后算账,定是你这么阉人从中作祟……”

    女子的责骂没有在束司公的脸上,激起一丝波澜。

    他仍旧是平静的,就像一汪死水一样。

    女子没有办法再骂下去,因为已经有两个手快的太监上前堵了她的嘴,用白绫勒住了她的脖子。

    束司公的视线落在女子狰狞的脸上,眸中一片漆黑,似乎眼前的一切都没办法倒映进去。

    不多时,华服女子便没有了气息。

    束司公听了下属的回话,便转身走出了主殿。

    院里的太监已经所剩无几,大多担负起了把人抓进进慎刑司的工作。

    门外跪着一个穿着蓝袍的女子,她被堵了嘴被两个太监压着,显然就是刚才那个自称秋华的人。

    束司公的视线在她身上一扫而过,并没有做任何停留。

    见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了,他便抬脚离开了这里。

    院中剩余的太监都跟在他身后,一同离开了。

    只压着蓝袍女子的小太监稍作停留,他皱眉看着花容失色的女子,带些嫌弃地开口道:“因着你与司公有着些许渊源,司公给你一个恩典,不日便收拾了行礼,离开宫中吧。”

    “是,多谢束司公。”

    女子如获大赦,忙叩首道谢。

    她显然已经被吓坏了,主子被勒死的画面还在她眼前挥之不去。

    如今能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好事了。

    天已经擦黑,路的两边已经有人奔忙掌灯。

    束司公不紧不慢地往慎刑司走着。

    一张白净的脸在灯火中忽明忽暗,只有一双眼睛始终漆黑。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太监,大气都不敢喘,不远不近地跟在他的身后。

    一路沉默回到了慎刑司。

    束司公派了人去给皇上回话,自己转身回了休息的屋子。

    因为已经是夜晚,慎刑司也安静了下来。

    宫中所有的太监,都是不愿意靠近慎刑司居住的。

    这里是刑房,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里含恨而亡,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好住处。

    除了束司公……

    束司公随意用了些晚膳,便揣手站在窗前,静静地注视着漆黑一片的慎刑司。

    都说慎刑司多鬼怪,那为何他没有再见到那人?

    为何……

    遇不到……

    他摩挲着左手腕上的手链,眸色更加幽深了几分。

    宫里的夜,格外的凉,也格外的黑。

    第二天,夕涵是被生生疼醒的。

    她强撑着精神睁开眼睛,就看到床边有一个黑色的小脑袋。

    “夕涵姐姐,你这次是真的醒了吧?刚才太医来换了药,说已经没有危险了,只需要静养。”少女清脆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夕涵一怔,用了些力气,往旁边看了过去。

    一个穿着粉色衣裙的女孩俏生生地站在床前,眉目清秀,眼中带笑。

    只一眼,夕涵对她就多了几分好感。

    她觉得有热,便想要伸手把被子掀开。

    手触及到被子的瞬间,却惊觉季节不对。

    她分明记得离开的时候正是初秋,外面的风都是带着凉意的。

    而现在似乎是夏天。

    夕涵察觉了这点,便挣扎想要坐起来,想要往窗外看。

    “哎呀!夕涵姐姐,你可不能动!伤口刚好一点,你一动又要裂开了!”

    玉儿忙上前摁住她,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眼中的关心极为真诚。

    夕涵一动,只觉得伤口疼得更厉害了。

    不由闷哼一声,倒回床上。

    她自小是没有吃过苦的,这样的疼痛更是没有感受过,一时间自然是无法忍受,眼睛都觉得有几分湿润。

    “夕涵,你醒了?”

    听见有脚步声靠近,夕涵费力地侧头看过去,床边多了一个温婉的妹子。

    “嗯。”

    她咬牙吃力地回答了,只这么一会身上,就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伤口还没有愈合,不要乱动。主子一直念叨着你的伤势,如是知道你醒了,一定很高兴。”

    华悦坐到床边,用帕子给夕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声音愈发温柔起来。

    “嗯。”

    夕涵也不打算再折腾,放松了身体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声。

    华悦又嘱咐了几句,便先离开了,留下了一个活泼的玉儿照顾夕涵。

    玉儿的话很多,如是往常夕涵大概能够聊上很久。但现在伤口实在是疼得厉害,她几乎没有说话的力气。

    “夕涵姐姐,昨天你不是醒了一下嘛,然后我和华悦姐姐就回主子那里当值,结果迎面就遇上束司公了,真是吓死人了……”

    玉儿拍着胸口,露出一副后怕的表情。

    “束司公?”

    一直躺在床上装死的夕涵,突然有了反应,她皱着眉重复了这几个字。

    “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姓很奇怪?”

    玉儿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她往前凑了凑,笑得格外乖俏,“我之前也觉得奇怪,就趁着华悦姐姐气消了,缠着问了答案。据说这位束司公是没有姓氏的,只是本名叫做束和,所以……”

    “束和?现在是永和几年了?”

    夕涵猛地起身,一把抓住了玉儿的手腕,神情激动地问道。

    “啊!”

    玉儿被她吓到了,惊呼一声,下意识想要往后退。

    但是夕涵格外用力,以至于她怎么也挣脱不开。她皱巴着一张小脸,声音中隐隐带上了哭腔,“夕涵姐姐,你弄疼我了。”

    夕涵闻言松了力气,让玉儿成功将自己的手腕解救出来。

    玉儿揉着自己发红的手腕,脸上满是委屈。

    但是她侧头看见夕涵强撑着坐起来,额头上已经疼出了一头薄汗,还是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把夕涵摁回床上:“夕涵姐姐,你也太乱来了!你这么折腾,伤口不就又裂开了!”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