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章 主子是宠妃

    玉儿这句话说得没错,夕涵已经感觉到伤口的崩裂。【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她失了说话的力气,目光却定定地落在玉儿的身上,想要询问一个答案。

    对上她的视线,玉儿才想起夕涵之前的问题,她小大人似得叹了口气,道:“现在都是丰元三年了。姐姐,你怕不是睡懵了。”

    丰元三年?

    夕涵疼得眯起眼睛,把这几个字在嘴里咀嚼了一番。

    已经换了皇帝了吗?

    是了,她当时被拖进了时空隧道里,就算是再出来也只能是下一个节点了,不会回到原处的。

    “你……你刚说的……束和……”

    夕涵想起刚才玉儿提到的名字,还是强撑了力气开口,只是声音断断续续的。

    听见她的话,玉儿忙上前捂住她的嘴,四处看看,一本正经地警告道:“华悦姐姐说过,不能随便提这个名字,束司公掌管着内务府和慎刑司,如果得罪了他,会出大事的。”

    玉儿扬眉,一副我救你一命的得意小表情。

    饶是这会,夕涵也差点被她逗笑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说出这个名字的。

    只不过,从玉儿的只言片语中,夕涵也听出束和现在过得很好。

    她本意就是放心不下束和,现在知道他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孩子,不由放松很多。

    见夕涵闭了眼睛,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玉儿也自觉无趣,扯了扯自己的衣裙,抬脚走了出去。

    夕涵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听见她离开,并没有开口阻拦。

    只是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永和最后有几年。距离自己离开,中间到底隔了多久。她也只能根据记忆中的历史,推测大概有十几年了。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束和是不是已经把她忘了啊。

    她眯起眼睛,将心比心地推算起来。

    夕涵的记忆里一直不算好。

    曾经有一个邻居阿姨特别喜欢她,总给买零食抱着她玩。

    但是在她十岁的时候,那个阿姨突然搬走了。

    后来,再见面的时候,她已经完全不是认识对方了。如果不是哥哥的提醒,她甚至不觉得见过这个阿姨,更不要记得吃下去的那些零食了。

    这么说起来,束和是不是早就把她忘了。

    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长,满打满算不过两天多。

    就算是忘了,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夕涵皱着一张包子脸,心中有些纠结。

    她不知道一下子会过这么多年,留下来想要对处境艰难的小束和照顾一二。但是中间一下子隔了那么多年,束和都当上管事了,自然也不需要她照顾了。

    如果真的已经不记得她了,那她留下来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啊?

    夕涵仰面欲哭无泪,只觉得心情十分不好。

    这个朝代如果时空节点间隔这么大的话,那她的便宜姑父什么时候才能够来接她。

    嗯……

    在这次受了男子恩惠以后,夕涵已经在心里默认对方为姑父。

    毕竟年轻有为,相貌英俊,一提到姑姑的时候,眼中的喜欢都要溢出来。虽然最后还是要看姑姑喜不喜欢,但是在心里提前这么称呼总是不碍事的。

    她胡思乱想了好一会,便又睡了过去。

    等再醒的时候,已经是晚膳的时间。

    玉儿虽然性子活泼,但是照顾得很贴心,见夕涵不习惯别人喂饭,便给搬了小桌子,让她在床上吃。

    睡了一觉,夕涵心里的烦躁已经消除了大半。

    好不容易留下来了,怎么也要找机会见束和一面的。

    至于这日子,总是要认真地过的。

    这可和日常的旅游不一样,是和古代人有交互的。

    如果真的感触良多的话,说不定回去以后还能出本书,就叫‘丰元年间’。

    她一面想着,自己都觉得好笑,不由抿着唇笑出了声。

    “哦?什么事这么好笑啊?”

    随着一声宛如黄鹂的清丽声音,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晃身进了屋。

    “主子。”

    玉儿看见来人,忙下蹲行礼。

    夕涵本靠在床上吃饭,见进来人了正是疑惑。

    听见玉儿的话,才恍然明白来人的身份。

    幸而玉儿性子活泼,嘴总是不闲着,她才从其中得知了这具身体的身份——当今宠妃柳依依的贴身宫女。

    电光火石之间。

    夕涵便做出了应有的反应,她挣扎着起身要给白衣女子行礼。

    “你还伤着,不必如此。”

    柳依依几步过来,将夕涵摁回到床上,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夕涵假意挣扎了几下,说了些奴婢不敢之类的话。最终似乎拗不过柳依依,才重新躺回到床上。

    她是没有在古代生活过的,说起话来和这里的人终究是不一样的。

    然而,她并不害怕。

    因为从玉儿的话语中,她察觉到这个柳依依似乎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

    果然她的话一说完,柳依依脸上的笑意更真了几分。

    倒是站在旁边的玉儿,奇怪地偷瞧了她两眼。

    “前天真是多亏了你,不然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我了。夕儿,你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一定求了陛下给你寻来。”

    柳依依坐在床边,状似温柔地给夕涵整理了一下碎发。

    话中文言夹杂,让人听着有些别扭。

    而且她作为宠妃,夕涵只是宫女的身份,怎么能‘你我’想称那。

    “为主子万死不辞,奴婢不敢求赏赐。”

    夕涵斟酌着词句,做了最谨慎的回答。

    她做出感激的神情,在对上柳依依视线时,故作惊慌地低下头。

    她分明看见,柳依依有些嫌弃地用帕子擦掉指尖的粘腻。

    夕涵伤口疼得厉害,虽然时间久了,神经没有那么敏感了,但还是在不停地出虚汗。

    刚才柳依依为了表现温柔,给她整理额前的碎发时,手上自然会沾染一些。

    做戏都做不全!

    夕涵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她本想着这应该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了吧,就算不相认,心中也就觉得亲近几分。

    不过夕涵也发现,柳依依虽然同是现代来的,但是她原来的时代还是比自己早上百年的。

    “夕儿,我记得你很喜欢平西王的,不然我去求恩典,把你送到他府上。”

    柳依依思索了一下,极为认真地提议道。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