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克制

    夕涵觉得奇怪,却也只猜测他是有其他的急事。【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看着束和离开了,打了个秀气的哈欠,闭目眼神起来。

    快步出去的束和,有些脱力地靠到屋外的墙边。用一只手捂住脸,指缝处露出的皮肤,早已是通红一片。

    他挥手打发了上前的方七,视线落在右手食指处。

    手指的关节处有着明显的茧子,指尖的位置隐隐有些许水光。

    刚才……

    舔!舔到了!

    束和只觉得自己心跳如震鼓,一声声把神志都震飞了。

    指尖微凉的触感,显示着刚才的事情并不是幻觉。

    他刚才递果脯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

    完全没有想到,夕涵吃的时候,嘴唇会抿过他的手指,甚至在指尖留下些许水渍。

    束和在这边兵荒马乱,完全失了思考的神志。

    偏巧‘行凶’的人已经睡了过去,一声声地打着小呼噜,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一直过了快半个时辰,束和才把眼中的汹涌复于平静。

    刚才心情激荡,身上的薄衫都浸了汗。晚风一吹,到有了微凉的感觉。他长呼一口气,整理好了心情,才打了热水送进去。

    夕涵早就睡得天昏地暗,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已经回来了。

    束和把热水和帕子放到一边,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眉眼都温柔了下来。

    也不怪他失态,放在心尖上那么多年的人,终于出现了。

    自然是一颦一笑,都可以牵动他的情绪。

    十五年了。

    他就凭着那两天温暖的记忆,硬生生撑了十五年。

    终于,等到她回来了。

    束和抬起手,隔着空气,动作轻缓地描摹夕涵的五官,眼神温柔得一塌糊涂。

    他其实更想要拉住夕涵的手,去感受指尖的温度。

    却担心会惊扰了她,只能作罢。

    “唔……你回来了……”

    许是他的目光过于缠绵,半刻后夕涵突然醒了。

    她打着哈欠坐起身来,声音软软的,面上还带着几分迷糊。

    束和忍住伸手揉头的念头,扶着夕涵坐好,动作自然地照顾她洗漱。

    夕涵这两天睡得太多了,越睡越困,这会儿神志还不清楚。她眯了眼睛,歪头看向正在忙活的束和,突然开口道:“你长得真好看。”

    她的语气轻快,似是发自内心的赞美。

    束和的动作明显一滞,隐在暗处的耳朵,悄悄红了红。

    他抿抿唇,压下心里的繁复,只把动作放得更温柔了几分。

    尽管表面上一派平静,但是心中原本的酸涩一点点膨胀来,竟然带上了些甜蜜的味道。

    夕涵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他却觉得身体被什么填满了。

    她这么说……

    是不是有喜欢的意思……

    尽管理智告诉他,这只是夕涵睡迷糊了,随口的称赞罢了。

    但是他控制不住地去推测,这无心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一点点的喜欢。

    多年在宫中浮沉,让束和练就了极高的克制力。

    尽管心神激荡,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出丝毫的差错。

    他照顾得极好,夕涵本就受伤,精神算不上好,在加上她对于束和的信任,便放任自己迷迷糊糊,没有真正清醒过来。

    于是,她就着束和的手,擦完脸漱了口,便一歪头栽到了他的怀里:“睡吧,好困……”

    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说话声音也是含糊。

    小脸在束和的脖颈处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角度,便昏睡了过去。

    不同于她的随意自然,束和整个人都僵住了。

    即使刚才洗漱的时候,夕涵是迷糊的状态,完全是顺着他的力道,束和也努力保持了疏离的距离。

    即使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叫嚣着要与夕涵亲近,他也绝对不会做夕涵不愿的事情。

    所以,夕涵倒进他怀里的时候,束和第一反应是惶恐。

    生怕夕涵突然清醒了,会因为与一个阉人亲近,而觉得耻辱。

    束和拼命忍住,自己想要环抱她的**。

    正要扶着她躺下,夕涵却突然蹭了蹭他的脖子。

    她说话时,那股热气打在他的皮肤上,一阵酥麻从心底泛了上来,让他几乎站不稳。

    他咬住舌尖,嘴里被腥甜的气息填满,才勉强找回了一丝清明的神志。

    他维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让夕涵靠得舒服一些。

    调整了半刻,才让自己的呼吸恢复正常的频率,只是那一双狭长的眼睛更加幽深了几分。

    束和小心地扶着夕涵躺下,给她掖好被子,视线却一直黏在了她的身上。那双在外人看来阴冷的眸子,如今染上了些温情的味道。

    束和努力克制着,甚至不敢用过于炙热的目光。

    那样子,似乎是害怕自己的注视惊扰了她。

    他站了很久,一直听到外面传来打更的声音。

    束和又用视线描摹了一遍夕涵的五官轮廓,而后转身,轻手轻脚地走到软塌边,合衣躺下。

    虽然,以往为了公事,他也常常几天几夜不休息。

    但是自从三年的祸事,他的身体还是比不得以前了。而且,他希望明天面对夕涵时,精神能好一些。

    然而,这一夜他睡得并没有想象中安稳。

    梦里满是夕涵当年离开时候的情景,他从梦中挣扎出来惊魂未定,下意识去触碰腕上的手串。这是他多年噩梦惊醒,养成的一个习惯。

    他惊慌地转头,视线触及到正睡得安稳的人,那些的恐惧才一一散去。

    束和穿了鞋子走到床边,伸了几次手,还是没有去惊扰夕涵。

    而是坐到了床前的踏板上,上身趴到床边,似乎这样可以感受到些许的温度。

    束和又看了一会,才合眼睡了。

    虽然靠坐在这里,睡得并不舒服。但因为靠近夕涵,他整个人都安定了下来。

    这一觉,便到了天亮。

    夕涵睡得十分舒服,一睁眼已经快到中午了。

    或许是束和给换的更好的汤药,伤口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

    她刚打了一个哈欠,门口便响起来方七的声音:“夕涵姑姑,是醒了吗?”

    “嗯。”

    睡饱了觉的夕涵心情很好,她轻快地应了一句,便侧头看向门口。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