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章 家具换新

    穿着青袍的方七端着热水方帕,动作利落地走进来。【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他本是打算伺候着她洗漱的,但是夕涵对他并不是熟悉,还是摇头谢了他的好意,自己接过了方巾。

    她伤在腹部,行动还是有些不便的。

    在方七的搀扶下,都折腾了好一会,才完成了洗漱。

    “束和中午要过来吃饭吗?”

    夕涵靠坐在床上,看着一边忙活的方七,开口询问道。

    “司公要过来的。不过,司公吩咐了,夕涵姑姑若是饿了,也可以先吃。”

    方七停下手里的动作,认真地回答了。

    他偷偷瞧了夕涵一眼,带着笑意又道,“司公胃口总是不好,看着姑姑也能多吃一些。”

    “我还不饿,等等他吧。”

    说起束和,夕涵的眼中也多了些笑意。

    听了方七的话,她也想起了束和消瘦的身形。

    那样瘦,是应该多吃一些的。

    也不知道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束和是不是又被周围的人欺负了。

    夕涵思索着以前的事情,视线随意地落在门窗上。

    方七留意到她的动作,以为她是觉得闷了,便几步过去将两扇窗户推开了。

    外面正是阳光明媚。

    临近正午,太阳甚至有些烤人。

    所幸夕涵待的屋子属于阴面,开了窗户也并不热。

    夕涵将目光移到院子里的树上,微微皱眉,似乎在愣神。

    方七快步走出去,脚步虽快,动作却极轻。

    他将洗漱的盆子端了出去,再回来时手中捧着几本书。

    在床前站定,恭谨地将手里的书递过去:“夕涵姑姑,这是一些话本,司公寻来给您打发时间的。”

    夕涵被他的动作打断了思绪,侧头看过去。

    她接了书,抿唇露出一个笑:“好,谢谢。”

    “夕涵姑姑,司公说这屋子太素气,不利于您修养,还寻了一些小物件。之前怕扰了您休息,您看现在搬进来可好?”

    方七弓着身子,语气极为恭敬。

    “好。”

    夕涵不太适应他谨小慎微的态度,也有些拘谨地点头应了。

    方七行了礼,快步离开。

    不多时,便有五六个小太监开始往屋里搬东西。

    夕涵看他们搬了一会,便低头看向手里的书。

    线装的书纸张有些粗糙,却也因此带着些厚重的味道。

    她小心翼翼地翻开第一页,视线扫过书页,目光不由一滞。

    嗯……

    是繁体字。

    还是是书抄本。

    看着确实有点费劲。

    她确定了自己的水平,也不准备为难自己,还是转头观察起小太监搬的东西来。

    就刚才一会没有看到,屋里的桌椅已经被换了一套了。

    原本是粗糙的原木桌子,如今换成了更加精致红木桌。

    他们的动作很快,而且没有发出声音,利落得不可思议。

    夕涵觉得这几个小孩,如今放到现代,可以成立一个搬家公司。

    绝对轻手轻脚,在户主毫无察觉下,就能把家具搬空。

    不过仔细想想,根据这个描述,如果是弄个小偷公司,或许专业更加对口。

    她这样想着,不由捂嘴笑出声。

    听到笑声,屋中的人都停下了动作,垂手站到了一边。

    方七快步走过来,小心地开口询问:“夕涵姑姑?”

    “咳咳……”

    夕涵没有想到自己的笑,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笑声一滞,被呛着咳了两声,忙摆手道,“没事,没事……”

    屋里的家具正在换新中,桌上的茶壶被拿到了外面。

    听到夕涵咳嗽,便有小太监快步出去,去取茶水。

    方七上前想要给她拍背顺气,却被夕涵伸手挡下了:“没,没事……不用……”咳嗽一时间停不下来,又因为牵动了腹部,夕涵的面上显现出痛苦来。

    “这是怎么了!”

    正是这时,身着蓝袍的束和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他以极快地速度冲到床前,心疼地给夕涵拍起背来。

    看着她面色略显苍白,束和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取茶水的小太监,速度还是很快。

    方七接手了茶壶,倒了一杯水送到了束和的手里。

    束和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转头小心地给夕涵喂起水来。

    一杯茶水下肚,夕涵才算是从咳嗽中缓了过来。

    她一转头,却发现屋里的小太监跪了一排,为首的方七更是跪得笔直。

    “出去跪着。”

    束和动动嘴唇扔出一句话,声音冷得像是带着冰碴子。

    “干嘛要罚他们,他们做得挺好的。”

    夕涵原本有些脱力,正靠在他的怀里养神,听见他的话,忙开口阻拦。

    “他们照看你不够用心。”

    束和低头对上她的视线,语气软了不少,眼中满是心疼。

    夕涵知道他是心疼自己,抿唇笑了。

    握住他垂在一边的手,小声哄道:“我真的没事,他们挺用心的,你不要生气。”

    她仰头,眸子清澈见底。

    被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束和心魂不由一震,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耳根悄悄红了几分。

    “不罚他们了,好不好?嗯?”

    夕涵没有听到他的回话,只觉得他还在生气,又扯扯束和衣角,声音愈发柔软。

    “好,好……”

    束和的视线落在一边的地上,耳根的红晕开始在脸上蔓延开来。

    他只觉得自己嗓子发紧,有些艰难地吐出两个好字来。

    “好了,别跪了,都起来吧。”

    夕涵转头看向方七几人,笑得眉眼弯弯,声音轻快。

    方七领头谢了礼,带着小太监快手快脚地收拾了起来。

    束和很快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扶着夕涵坐好。

    自己坐到了床边,视线扫过一边的书,开口道:“这些话本还合心意吗?”

    “嗯……”

    听到他突然提起书,夕涵不由一怔。

    她抿抿唇,挪开视线,有些心虚地开口,“你不用给我寻话本了。”

    “是不喜欢吗?我那里还有一些诗歌的孤本……”

    听见夕涵的话,束和思索了一会,试探着回答,“你现在受伤,在床上躺着无聊,喜欢什么书可以告诉我。”

    “不是……”

    听着束和关切的语气,夕涵咬咬牙,破罐破摔决定实话实说。

    她侧头看了屋中其他人一眼,扯着束和的衣角让他上前些,附耳小声道,“我……我不认识这些字……也不是,不是完全不认识……只是这些字和我们那使用的不太一样,所以……”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