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阴魂不散的老太监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束和闭上眼睛,嘴角不可抑制地带上了些弧度,十分郑重地承诺了。

    “睡会吧。”

    夕涵知道他这是听进去了,她的情绪也平静下来了,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动作间带着安抚的意味。

    束和身体一僵,脑中一片空白,失去了反映的能力。

    夕涵挨着他躺下,仰面看着床边的帷帐,开口道:“睡吧,我陪你。下次别那么傻了,好好吃饭睡觉。如果想我了,我便去看你。”

    她的语气温柔,说完话便翻身面向束和,拉住了他的手。

    束和只觉得,自己所有的知觉都集中到指尖的温热上,眸色幽深一片,却完全失了睡意。

    没过一会,夕涵便睡了过去。她是不常熬夜的,自然经受不住。

    过了没有半刻,安子取了晚膳来回话。

    束和自然舍不得把手抽出来,更舍不得叫醒夕涵,便打发他下去了。安子一向机灵,进来时便是轻手轻脚,所以丝毫没有惊扰到熟睡的夕涵。

    屋里恢复了安静,束和转过头,看向枕边熟睡的人,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

    他看了一会,还是闭眼睡了。

    虽然爱极了夕涵心疼他的样子,但是他更希望夕涵能够高兴。

    外面远远地传来打更的声音,屋内的两个人已经熟睡。

    这应该是束和十几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没有噩梦、没有夜半惊醒,只觉得被浸润在一片温暖中,整个人都很放松。

    夕涵再醒的时候,床上已经空了,也不知道束和什么时候离开的。

    她打了哈欠,坐起身来,叫了安子送水进来。

    伤口好了以后,她的活动方便了很多。

    快速地洗完漱,夕涵侧头向安子吩咐道:“我今天去和束和一起吃,你吩咐厨房多做一些吧,多做些他爱吃的东西。”

    安子低声应了,行礼快步离开。

    夕涵坐在梳妆镜前,拿着梳子,面临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她并不会弄古代的发髻。

    之前一直处于受伤状态,她都不用出门,最远的活动范围就是这边的院子。所以披散着头发也没有什么关系。

    她拿着梳子,一本正经地做了几次尝试。

    最后看着镜子里炸毛的自己,还是决定不再为难自己了。

    所以等到安子取了食盒进来时,她还坐在镜前坐着。

    见夕涵巴巴地看着自己,安子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将食盒放到一边,他几步走过去:“姑姑,想要什么发髻?”

    “嗯……你还会很多种吗?”

    夕涵转头看向身后消瘦的人影,脸上满是笑意,眼睛亮亮的。

    “嗯。”

    安子是看了她一眼,便垂下头低声应了:“宫里常见的发髻都会的。”

    “这么厉害啊!那你看着给弄吧。”

    夕涵把手放在膝盖上,一派乖巧的样子,语气轻快满带着笑意。

    对上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安子的动作一滞,垂下眼睑,专注于手下的动作来。

    他果然是非常熟练,在夕涵手中各种炸毛的头发,在他手中乖顺无比。

    夕涵仰着头,看着镜子里一点点成型的发髻,眼睛中满是亮光。

    真的是太厉害了,一个男生手居然那么巧。

    不多时,一个极为精巧的发髻出现在镜子里。

    她的小脸上写满了敬佩两个字,不由惊叹出声:“你好厉害,手这么巧啊!”

    “谢姑姑称赞。”

    安子低下头,不去与她对视,语气冷淡地回应了。

    夕涵并不在意,伸手小心地摸摸那个发髻,高兴得不得了。

    在镜子里转了几圈,愈发觉得身上的宫裙也很漂亮。她十分兴奋,催着安子快步向着内务府去了。

    这是她第一次去内务府,等走到人多的地方,夕涵便收敛了脸上的兴奋,亦步亦趋地跟着安子。

    这里毕竟是皇宫,不能太过随意。

    安子找了小路,避免冲撞了什么贵人。

    就在两人就要跨步进入内务府的时候,却突然出了意外。

    一个穿着青色袍子,身材削瘦、面容青白无须的中年人突然上前拦了路,尖酸地开口:“这便是束司公的对食吧?”

    “常司公。”

    安子往旁边错一步,将夕涵挡在身后,恭谨地行了礼。

    “这么护着啊,不知道还以为是你的对食那。”

    被称作常司公的人揣手站着,他的嗓音尖锐,话语也更加阴阳怪气起来。

    “常司公,慎言。”

    安子将夕涵挡得严严实实,声音骤然冷了下来。

    “呵,倒是一条好狗。”

    老太监扯着一边嘴笑着,配着高高的颧骨,看着极为刻薄。

    “常司公,这是内务府门口。”

    安子的表情愈发冷峻,压低了声音,带出些危险的气息。

    老太监被气得眯起了眼睛,尖瘦的脸上满是阴沉。

    他没有再去和安子针锋相对,反而把话题转向夕涵:“说真的,咱家还是佩服夕涵姑姑的。双十年纪,却能为了权势,爬上太监的床。啧啧。真是……”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但嘲讽之意极为明显。

    见他针对起夕涵来,安子的眼中也出了些火气。

    他上前一步,正要开口,衣角却被人扯住了。

    站在安子身后的夕涵,从老太监出现以后,便垂下头没有说话。她的手缩在衣袖里,攥得紧紧的。

    她其实曾被誉为吵架小能手,虽然干架的次数不多,但是从来不怂。

    而她的另外一个原则便是,自己惹得事情自己扛,不牵连别人。

    所以到了这里,她却常常在隐忍。

    她没有经历过这些,也不了解忌讳,不敢随意说话,很怕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地方,给束和招惹了麻烦。

    她示意安子不要说话,也是因为知道等级有差,怕安子真的惹恼了这个人会吃亏。

    被说两句,便说两句吧,左右也不能少块肉。

    “呦,这么乖巧,束和真是把你调教得很好……”

    老太监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人看了恨不得上去打一巴掌。

    他的语气古怪,似乎想到什么,嘎嘎地笑了起来,他正要说话,突然旁边响起一个阴凉的声音。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