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做男人?

    “等等,别收拾侧殿了!那屋子向阳,这会怕正是炎热……还是收拾北屋吧。【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束和突然改了主意,他的思绪飞速旋转,想要给夕涵最妥善的安排。

    方七不知道,主子是不是还要改注意,犹豫着应了。

    果然,又听到束和开口。

    “不行,北屋离仓库太近,怕是会嘈杂……”

    从来都是杀伐果断的束和,完全失了冷静。在原地转了好几圈,命令是改了一遍又一遍。

    一院子的小太监都像是见了鬼,齐齐是目瞪口呆的表情。

    他们记得束司公最是冷静、沉着、少言……

    可现在看来……

    冷静?沉着?少言?

    别说他们,就是一直服侍在身边的方七,也吃惊地张大了嘴。

    夕涵看着他毛头小子一样的反应,不由轻叹一口气。上前一步,语气中透出些无奈:“你要弄得这么麻烦,下次我可不敢来了。”

    束和本处于亢奋的状态,没有什么理智的思考。

    一听她说要不来了,立即停了嘴不敢再说话。

    见他抿着唇,眼中透露出几分孩子般的委屈与无辜,夕涵心中也是一软,踮起脚,抬手摸了摸束和的脑袋:“冷静点,你若是喜欢我来,我日后会常来的。”

    夕涵本就是为了安抚他,声音放得很软。

    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让束和悄悄红了耳根。

    他冷静了不少,摇摇头道:“不用如此,过了乞巧节便不会那么忙了,我会每日回去的。”

    束和说到‘每日回去’几个字时,似乎想到了什么,白净的脸上都染上了几分红晕。

    他掩饰性地侧过头,正看到立在一边不知所措的方七,便开口吩咐道:“冰盆、荔枝、桂花糕送到我屋里来。”

    听他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方七也偷偷松了一口气,行礼应了便快速退下了。

    他一动,周围静止的小太监,也各自忙活了起来。

    院子一下子热闹起来。

    “我们走吧。”

    夕涵弯唇一笑,随意地拉住了束和的手。

    肌肤相亲,手心的热度,让他面上的红意更浓了几分。

    他故作冷静地应了,领着夕涵往里走,但那只被拉住的手,整个胳膊都是僵硬的。

    这样喜悦、害羞又忐忑的心情,却在看见夕涵的表情时,烟消云散了。

    她,似乎很平静。

    看着夕涵放松的姿态,束和心里不由一凉。

    他们明明拉着手……

    为什么?

    她如此习以为常……

    自己在她心里,是不是从来没有被当成男人?

    没有等他再多想什么,两人已经到了屋前。束和便放下了心里的杂念,收拾好心情,将夕涵妥善地安排好。

    其实他想得没错,只不过并不是‘从来’,而是刚刚下的决定。

    刚才初听到束和的本音,夕涵心情也是复杂。

    到不是因为觉得被欺骗,只是突然意识到,束和真的和普通的男人是不一样的。

    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与束和相处。

    本来打算今天吃完饭,回去了再整理自己的心情。

    却突然看到,束和手忙脚乱地给她安排去处的样子。她有些心软,觉得自己既然不知道怎么和现在的束和相处,便把他当做弟弟来相处也很好。

    于是,阴差阳错之下,束和的求妻之路上,出现了一座珠穆朗玛峰。

    夕涵做好了内心的建设,便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状态。

    她瘫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眯着眼睛,往嘴里塞着桂花糕。

    而在另外一边,束和则拼命地工作着。

    时不时有小太监进来禀报事情,而后又领了命令快步下去。

    夕涵歪头看着人来人往,更觉得舒坦。

    人总是这样嘛。

    有比较才觉得自己幸福。

    就像前些日子,她天天躺着,也没有觉得怎么开心。

    但,现在大家都忙忙碌碌的,只有她摊在椅子上吃吃喝喝,什么都不用做,那么幸福感真的十分强烈。

    束和忙活了快一个时辰,才终于得了片刻的空闲。

    夕涵迷迷糊糊都快要睡着了,见他过来,随手往他嘴里塞了一块桂花糕。

    束和被弄得呆愣,下意识将嘴里的桂花糕吃了。

    桂花的香味留在舌尖,直直甜到心里。

    “安子,去把饭菜热一下。”

    夕涵歪头看向屋外,高声喊了一句,眉眼间满是笑意。

    束和看着半躺在椅子上的夕涵,嘴角不由多了笑意。

    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视线扫过桌上的吃的,开口道:“不爱吃干果吗?”

    “没有不爱吃啦,只是剥皮麻烦。”

    夕涵完全没有坐起来的意思,歪头看着束和,笑得眼睛眯眯,看上去心情很好。

    看她懒散的样子,束和的目光更柔和了几分。

    他从一边的盘子里,取了干果,把壳儿砸开。

    他似乎十分擅长这类事情,动作干脆利落,修长的手指仿佛艺术品。

    夕涵的视线落在他的手上,眸光闪了一下,才又恢复平静。

    她变化了姿势,横躺在椅子上,脚耷在扶手上一晃一晃的。

    将一只手摊开放到桌子上,意思十分明显。

    束和看着她,不由觉得好笑,却还是配合着,将剥好的见过放到她的手里。

    夕涵也不着急吃,等攒了一小把,才一气塞进嘴里。

    她嚼着干果,眯起眼睛,一脸享受。

    干果有些多,她的腮帮子都吃得鼓鼓的,活像是一只小仓鼠。

    束和侧头看着她,心下一片柔软。

    其实,只要她在身边,做什么都好。

    过了没多久,安子便送了饭菜上来。

    夕涵看着安子一样样地把菜摆上来,前三样都是青色一片,不由皱紧了眉:“安子,你这是要喂兔子吗?这么素……”

    她指着眼前的菜,面上显现出不可置信来。

    “回夕涵姑姑的话,司公不喜肉食。”安子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声回了话。

    “不喜肉食?”夕涵转头看向束和,满是诧异的语气。

    他们前两天一起吃饭时,束和对着满桌子的肉菜,是不是吃得很艰难啊。

    “并没有不喜欢,只是当年的牛肉干太好吃了,后来吃什么肉都没有味道。”束和对上她询问的目光,摇摇头,开口解释道。

    “你也觉得那个牛肉干好吃!对不对!”夕涵的眼睛染上惊喜,坐直了身子,脸上满是笑意。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