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章 当头棒喝

    束和在听到‘夕涵’这个名字的时候,终于有了些许反应。【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他下意识地摸上那串黑色的手串,涣散的眸子也慢慢有了焦点。

    “说。”他动动嘴唇,溢出一个字,声音哑得厉害。

    “方才,叶女傅与柳妃身边的玉儿,来寻了夕涵姑姑。中间叶女傅与夕涵姑姑谈了许久。女傅警惕性很高,奴才没敢靠近。后来,女傅摔了茶盏,拂袖而去,她说……”

    安子的声音一顿,后面的话有些艰难。

    “女傅说,与那等阉人为伍,你便不要再叫我姑姑了。等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礼义廉耻,再来见我吧。”安子努力维持了平静的语气,但声音仍旧不稳。

    “她,怎么样……”束和闭上眼错开视线,手指寸寸收紧,声音颤抖得厉害。

    “奴才离得远,看不真切。只知道,夕涵姑姑愣愣地站了许久。”安子垂着头,低声应了。

    束和用手盖住脸,将面上的神色遮盖了去,隐藏在宽大的衣服下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语气疲惫地开口:“方七,去我私库里,取了最好的笔墨送到叶女傅手里。私下送过去,便说是赔罪。做得隐蔽点。”

    “下去吧。”吩咐完事情,束和似乎更加疲惫了。

    小太监听到这句话,如获大赦,忙行了礼,快步退下了。方七和安子交换了眼神,也行礼退下。

    屋里只剩下了束和一个人,他静静地坐了许久。

    过了许久,一阵压抑不住的笑声,在屋子飘散开来。

    阉人?

    呵?阉人……

    他,居然忘了自己只是一个阉人。

    居然还敢奢望着……

    痴心妄想!早晚不得好死!

    笑声平静下来,束和完全失了力气。

    他仰头靠到椅背上,横了手臂挡在眼前,遮盖住四周的光线。一道水痕,划过眼角,隐入发丝中消失不见。

    “司公,有折子送来了。”方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的声音不大,语气也极为小心。

    “送进来。”

    束和的声音透过紧闭的门,传出来,听上去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方七明显愣了一下,犹豫了半刻,还是推门进去了。

    束和坐得笔直,他自然地抬头看过来,面色无异。

    方七心惊胆战地将折子放下,立在一旁,难得地有些拘谨。束和取过折子认真批阅起来,一切如常。

    时间长了,方七几乎忘了中午发生的事情,恢复了放松的状态。

    他完全没有发现,束和的异常。

    一连批了几个时辰的折子,连口水都不记得喝。束和似乎不渴,也根本不累。

    天色见晚,转眼到了晚膳的时间。

    方七本想开口提醒束和时间,但束和批折子又过于认真,让他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门突然响了一下,一个穿着蓝袍的小太监一闪而过。

    方七得了示意,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等回来时,面上放松了不少。

    “司公,夕涵姑姑着人来信,说想与您一起用膳。问您还有多久结束。”方七似乎心情不错,声音中都带上了几分喜意。

    他说着话,视线悄悄扫过桌上剩余的折子。

    今天下午,司公批示得很快。

    这会剩下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折子了。

    骤然听到雅熙的名字,束和的动作一滞,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折子。

    他沉默了很久,久到方七都要再次开口,他才抿了唇,回道:“回话,说我这边还有事情没有做完,让她不用等我了。”

    束和垂下眼睑,将眸中的情绪收敛了,语气也还算是平静。

    “还有,去御膳房,让人做一道松鼠鱼送过去。”他淡淡地吩咐了,甚至没有抬眼去看方七。

    束和放下折子,手指隐藏进宽大的衣袖中。攥了拳,手微微颤抖着。

    明明只是简单的两句话。

    可,他怎么觉得,自己失了全身的力气……

    “司公?!”方七惊诧不已,下意识抬头看向束和。因为过于惊讶,声音是没有掩饰过的尖锐。

    “下去吧。”

    对于他的失态,束和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摆摆手,示意方七下去。

    方七虽是惊疑不定,如今却也只能行了礼,快步下去。

    有了中间的插曲,束和也没有再批示折子,而是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愣神。

    过了半晌,方七来回话。

    说夕涵姑姑很喜欢那道松鼠鱼,还特地留了半条鱼送了过来。

    束和看着食盒中的半道菜,心中突然一阵剧烈抽痛,他几乎要摔倒在地,双手撑着桌子,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拒绝了,方七请太医的提议。

    等传了晚膳,束和便让方七回去休息,只留了一个小太监在身边伺候。

    束和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屋子里,静静地吃着饭。

    屋里光线有些昏暗,跳动的烛火,把他的面色映照得忽明忽暗。

    他坐得笔直,吃饭的动作一板一眼。夹菜的动作,也像是经过了无数次计算。每一次抬手的弧度,都是一模一样的。

    到不像是在吃饭,而像是卡盘的默剧,一遍遍重复着的画面。

    吃过饭,束和又坐到桌前,把剩下的折子一并处理了。

    他平静得厉害,面上看不出一点波澜。

    那沉默刻板的样子,像极了人们口中的‘活阎王’。

    洗漱,睡觉。

    束和仰面躺着,双手放在身侧,睡姿拘谨又刻板。

    屋里一片漆黑,远处隐隐有蝉鸣传来。

    “唔。”束和闷哼一声,翻身起来,伸手拖出床底的痰盂。只两个动作,他已经忍不住胃里的翻腾。

    束和半跪在地上,面色发白,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一直到他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身体的不适才稍稍缓解。

    他脱了力跌坐在地上,垂着头,嘴角的弧度极为无奈。

    就连胃,也要来反抗吗?

    可是,他能怎么办……

    一个阉人,能怎么办?

    他自然不是多么良善的人,喜欢什么宝物,就算是别人传家宝,也一定会想方设法抢过来。

    但,那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怎么可能让她受半分委屈?

    只是,那同样是他思念了十五年的人。想要放下,无异于抽筋拔骨,自己用刀将那颗心生生挖出来。

    一片狼藉,血肉模糊……

    他的思绪飘得愈发远了,迷迷糊糊间不知想到了什么。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