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 我要回去的

    夕涵几乎将所有的赞扬的词汇都说了个遍,临末还强调束和不许重复她的话,而后便眼睛亮亮地等着表扬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好……弹得真的很好。”

    束和被那双透亮的眸子看得心魂都是一颤,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能怔怔地说好。

    “这么傻乎乎的,连表扬的话都不会说,也不知道是怎么做上这个位置的。”

    夕涵站起身,掐了掐束和的脸,笑成一团。

    透过束和,夕涵似乎看到了一张冰块脸的哥哥。

    她每次弹过琴,都会问哥哥,自己弹得怎么样。

    而哥哥总是一句‘尚可’便打发了自己。夕涵早就习惯了他的冷淡,在‘尚可’两字之后,她便会开始自我表扬。

    一开始只是一两句,后来话越说越多,基本把所有能用来赞扬乐手的话都说一个遍。

    见她自我吹嘘,哥哥总会无奈地摇头,但是眼中分明有笑意。

    夕涵的动作一滞,心中一阵酸涩又涌了上来。她一把抱住束和,将脸埋在他的脖颈处,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她真的很想哥哥……

    没有供她想念的爸爸妈妈,对于家人的想念几乎都放到了哥哥一人身上。

    虽然她也会想念姑姑,也会想念爷爷奶奶,但是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她的亲人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哦,对了!

    现在还有嫂子,还有那个那个上窜下跳的小胖墩。

    嗯……

    哥哥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再也不仅仅是自己的一个人的哥哥了。

    这大概也是她如此思念的原因吧。

    夕涵深吸了一口气,将酸涩压了下去。

    她平复了情绪,将视线转移到束和脸上。

    束和的脸色极差,眼下有着明显的青黑色,也消瘦了不少。

    “床?还是软塌?”

    夕涵仰头看着他,轻声问了一句。

    束和被她弄愣了,呆呆地站着,半天没有回话。

    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夕涵的心里莫名一软。

    这人明明是冷酷的司公,怎么在她面前总是蠢蠢的……

    “都这个时间了,你不会还想要打算回去睡吧?”夕涵抿唇笑着,眼神温柔。

    “是……在……在这里睡吗?”

    束和却像是被吓到了,说起话都磕磕巴巴的。

    对上那双小心翼翼的眼睛,夕涵心中不由酸涩。她错开视线,装作若无其事地回答:“这里不是你的房间吗?睡这里有什么不对?”

    没有等束和回答,夕涵便又补充道:“床还是软塌?你睡哪一个?”

    “软塌。”

    束和似乎快速认清了情况,果断地做出选择。

    软塌靠窗,不够柔软,也没有帷帐,他自然不会让夕涵受委屈。

    “好。”

    夕涵点头应了,转身走向床边的柜子。转身的瞬间,便不着痕迹地将手心的汗渍抹掉。

    她几步走到柜前,刚打开柜门,后面的动作便被束和接过了过去。

    夕涵无奈于束和的大惊小怪,夏天的被褥轻薄,取个被子又累不着她。

    但束和并不这么想,这可是他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珍宝,哪舍得让她做一点事。

    束和动作利落地铺好了被褥,而后立在床边,似乎还打算多干点活。

    夕涵无奈地摇摇头,将他摁到软榻上,自己则又坐到了古筝前面。

    “我给你弹催眠曲好不好?”

    见他不知所措地僵在原处,夕涵放软了声音解释道。

    等她重新带好义甲,束和已经板板正正地躺好。他大概不知道夕涵说的‘催眠曲’,却明白夕涵是让他睡觉。

    “睡吧,我弹琴给你听。”

    夕涵抿唇笑了,声音更是温柔得一塌糊涂。

    一串音符从她的手下流淌出来,节奏轻缓,曲调温柔。

    束和侧头又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才闭眼准备睡觉。

    夕涵一直低着头,她抿紧了唇,专注于手中的演奏。

    过了许久,束和的呼吸平稳了,她才停了手。

    夕涵站起身,走到软塌前,看着软榻上熟睡的人,心疼一阵阵地涌了上来。

    其实根本不需要她弹琴来催眠,束和本就疲惫不堪,几乎是一沾枕头便睡着了。

    她知道,定是刚才的十三告了密。

    束和知道她心情不好,才会在几乎是精疲力尽的状态下,还赶过来看她。

    他这两天正是生病,前日还发着高热,今日便爬起来做着高强度的工作……

    这人真是!

    夕涵眉头紧紧皱着,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脸,却似乎想到了什么,动作僵在了半空。

    她呆呆地站了许久,神志才再次回笼。她慢慢收回了做了一半的动作,低头,艰难地闭上眼睛。

    “我要回去的……哥哥、姑姑还有其他的亲人朋友,他们还在等我……我……我不可能留在这里的……不可能的”

    夕涵的嘴唇微动,声音极小,这些话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

    她反复说着这句话,眸子隐在暗处,看不出清楚里面的神色。

    床上的人睡得正熟,什么都听不到。

    夕涵站了很久,一直到月色染凉了指尖,心绪才终于平复了。她长舒一口气,伸手给束和掖了被子,转身回到床上躺下。

    许是她这次夜半惊醒的时间太长,被子早就冰凉一片。

    明明夏天的夜晚,却莫名凉得人发慌。

    夕涵转过身,面向墙缩成一团。

    她拽紧了薄被,将自己裹得严丝合缝。

    紧紧地闭上眼睛,明明想要尽快入睡,但意识始终清醒。

    她没有选错。

    没有错。

    她还没有看着哥哥变成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还没有看见那个调皮的侄子长成英俊少年,还没见到风情万种的姑姑结婚……

    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她一定要回去的!

    她不能在这里多待了!

    回去的信念似乎每天都在被蚕食。

    她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自己被彻底动摇,觉得不回去也没有关系。

    但是……

    另一方面,夕涵又忍不住去想。

    如果她回去了,束和该怎么办那?

    难道再让他等几个十年吗?

    而且这次,他什么都等不到了……

    想到这种可能,夕涵便感觉心一阵阵钝痛。

    她蜷成虾子的模样,缩成小小一团,努力把那些念头从脑中抛出去。

    一直到了后半夜,夕涵才在这场自我的精神折磨中精疲力尽,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而这一夜,注定不会好梦。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