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 早晚都要离别

    之前梦到哥哥,她清醒以后,还能很快调整好心情。【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因为她知道自己会回去的。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回到自己的生活。

    梦里的一切不会发生。

    但是刚才的那个,却不仅仅是个是梦。

    夕涵清楚地知道,那就是现实。

    等她回到了现代,如今自己面前这个鲜活的人,最终会变成历史书的一行字。

    又或者……

    连一行字都没有留下。

    随着时间的流逝,夕涵的情绪不仅没有平静,甚至愈演愈烈。

    心脏一阵阵地钝痛,越是清醒,越是能想象以后。冷汗几乎浸湿了她的薄衣,即使夏日的凌晨,却也感受到凉意。

    一直到这时,夕涵才意识到,自己这样会把束和弄醒。

    她连忙松开手,抬头看过去。

    束和却似乎睡得很熟,呼吸依旧平稳。

    夕涵稍稍松了一口气,小心地给他整理了一下被子,而后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

    她重新用被子把自己裹好,心情却越来越低落。

    她讨厌离别,更讨厌这样的注定的分离。

    夕涵缩在被子里,悲伤呼啸而来,将她席卷。

    窗外还是黑夜,屋里一片安静,只隐隐能听到极小声的呜咽。

    夕涵并没有看到,刚才貌似睡熟的束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了。

    束和侧过头看向夕涵的方向,眉头皱得极紧。

    其实,在夕涵惊醒的瞬间,他便醒了。正想要起身去安慰,却听到她下床走过来,慌乱下选择了装睡。

    束和在宫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演技自然是在线的,再加上夕涵本就情绪不稳,自然没有发现。

    而且夕涵拉住他的时候,真的用了很大的力气。

    但比起疼,更让他在意的是,夕涵的手很凉,而且颤抖得厉害。

    束和能够感觉到,夕涵的情绪比昨晚还要低落。

    并且,那份难过似乎是因为他。

    梦到了什么?

    是舍不得自己吗?

    束和小心翼翼地侧头,看着床上小小的一团,心中也是酸涩异常。

    他自然是舍不得夕涵离开,但是夕涵的眼泪,又无异于把他扔进油锅烹煮。

    哪种更难受?束和也说不清。

    但是如果让他选,他宁愿夕涵回到自己的生活,那边有她的亲人、朋友。

    那么温暖的一个人,不应该被困在古代,和一个太监待在一起。

    屋外,太阳即将升起。

    但,屋内的两个人心情都不算美丽。

    束和静静地躺着,等到夕涵睡着,才悄悄起身。

    他生怕惊动夕涵,便拿了衣服,去侧屋换。

    方七早早候在外面,见他出来,便快步迎了上来。

    见束和动作小心,便知道夕涵还没有起床。他无声地见了礼,随着束和去了旁边的屋子洗漱。

    “司公,您这手是怎么?”

    到了明亮一些的地方,方七便瞧见了束和手中的痕迹,不由惊呼出声。

    听到方七突然出声,束和下意识皱眉。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出去很远了,方七的声音并不会惊扰到夕涵。

    束和稍稍松了口气,抬手看了眼上面的痕迹。手背上有着明显的红肿,甚至透出些青紫来。

    “无事。”

    他淡淡地开口,将手收进袖子里。

    方七想要开口劝上几句,却又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司公的手还没有事,和夕涵姑姑待了一个晚上,手上便多了些青紫,也说不定是两人间的情趣。

    这么一想便决定不再多事。

    “一会去太医院,取一些消肿祛瘀的药。”束和却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改了口。

    方七忙开口应了,却更弄不明白这其中的意味。

    束和快步向内务府走着,没有给方七解答疑惑的意思。

    他今天起得晚了些,虽然昨日的宴会已经结束,但转眼就是八月节,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

    果然,束和刚到内务府,公务的折子便一批批送了过来。

    他甚至连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忙到中午。

    “司公,您午膳是在这边用,还是回慎刑司?”

    方七奉上一杯茶,开口询问道。

    束和接过茶盏,视线扫过桌上的折子。

    上午的事物他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就是去慎刑司用膳,时间也来得及。

    只是……

    “让人传膳吧。”

    他垂下眼帘,低头饮了口茶。热气氤氲了那双清亮的眸子,茶水入喉,满嘴苦涩。

    如果他们少接触一些,或许夕涵离开的时候,她能少难过一点。

    “司公?”

    方七自然不懂他的心思,一听这话,不免有些着急。

    难道司公和夕涵姑姑还没有和好?

    “派人去御膳房,做一道松鼠鱼,一道东安子鸡,一份杏仁豆腐,米饭要多闷半刻,汤做的简单一些,鸡蛋汤就好……”

    束和的视线落在手中的茶上,事无巨细地吩咐着。

    “司公!”

    突然闯进来来的小太监,打断了他的话。

    束和微微皱眉,抬眼看过去。

    “放肆,怎么学得规矩!”

    方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开口训斥道。

    “司公!夕涵姑姑病了!发了高热!”

    小太监却没有下跪请罪的时间,他满头大汗,气都没有喘匀,便赶忙禀告了消息。

    “什么!”

    束和猛地站起身,手中的茶盏摔碎到地上,水浸湿了他的鞋。

    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快步走出屋子。

    小太监也赶忙跟上,开口解释起具体的情况来。

    方七只一个愣神,便看不到束和的身影了。

    等束和赶到慎刑司,太医正好从房里出来,见他风尘仆仆地赶来,也是一愣。

    他认识这位束司公时间也不短了,却是第一次见他衣衫微乱、满头大汗。

    “束司公。”

    太医冲着束和点了头,便算是见礼了。

    “情况如何?”

    束和根本没有和他寒暄的精神,忙开口询问。

    “不必着急,郁结于胸,伤寒入体,引发高热。夕涵姑娘身体这一月食补得不错,想来喝几副药便会好的。”

    太医见他急得满脸通红,开口安抚道。他顿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遍束和,又道:“束司公前日尚且卧榻不起却查不出病因,今日正好再诊一次脉。”

    “有劳李太医费心了!不必如此。方七……”

    束和匆匆地行了一礼,刚喊了方七一声,一回头却发现他还没有跟上来。

    视线转到附近的安子身上,转口道:“安子,送送李太医。”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