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夕涵生病

    “是。【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安子低声应了,几步跟了上去。

    束和又给李太医行了一礼,便赶忙进了屋子。

    李太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捋着胡子笑道:“束司公真是用情颇深啊。这位姑娘,好福气。”

    安子本就是沉默的人,只垂手站着,没有搭话的意思。

    李太医也只是感慨,说了一句,便抬脚回了太医院。

    安子一言不发地帮他拎着医箱,不紧不慢地跟着。出门的瞬间,他似是不经意地侧头,看了一眼屋子。

    他的眸色微暗,只一瞬便收敛了回去,变回了沉默冷淡的样子。

    而另一边,束和一进入屋子,便看到夕涵侧头看他。

    黑色的长发柔软地披散着,双颊浅红,微微皱眉,似乎难受的厉害。

    束和下意识放轻了呼吸,几步走过去,动作轻柔地给夕涵换了额头上的毛巾。

    手指触碰到她的额头,发现她真的烧得很厉害。

    束和皱紧眉头,眼神凌冽扫向身后的小太监。

    “回……回司公,太医开的药……药已经在煎了,很快就送来。”

    小太监被他的眼神所震慑,吓得瑟瑟发抖,结结巴巴地回答了。

    他挥手斥退了小太监,稳了稳心情,将视线放得柔软,才转头看向夕涵。

    “要不要喝点水?”

    束和弯腰注视着夕涵,语气温柔。

    夕涵没有说话,抿出一个浅浅的笑,摇了摇头。

    见束和还立在一边,眼神关切,夕涵伸手拉住了他,才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束和下意识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发现用过药,上面的青紫已经消失无几,这才放下了心。

    他自己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只是怕夕涵看见了会在意。

    束和动作轻缓地坐到床边,那只被夕涵握住的手努力保持静止,生怕惊扰到夕涵。

    来送药的是方七,之前的小太监似乎是被吓惨了,说什么也不肯再来。

    束和接过药碗,正要开口叫醒夕涵。

    床上的人便睁开了眼睛,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冲着束和露出一个苍白的笑,接过碗一饮而尽。

    束和也没有想到她会喝得这么痛快,也是一愣。回过神后,忙把碟中的果脯递了过来。

    夕涵接过果脯塞进嘴里,香甜的味道却并没有将满口的苦涩压下去。

    她侧头注视着束和,将唇抿唇一条直线。

    早晨醒来,发现脑袋昏昏沉沉的,一摸额头她便知道自己是发烧了。

    奇怪的是,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束和又要折腾一趟。

    她思索了一下,还是重新躺回床上,闭目养神。

    许是因为思维一片混沌,难过并没有昨日浓重。

    她这边一有风吹草动,束和就会过来。昨天晚上刚折腾了一圈,今天上午也应该让他安心处理会公务才是。

    安子只以为她是在睡懒觉,并没有进来查看情况。

    临近中午,安子才发现有些不对。

    夕涵虽然爱睡懒觉,但是从来不会一觉睡到中午的。

    等他敲了几次门进来,发现夕涵发了高热,便又是一派兵荒马乱。着人去请太医,又派了人跑去内务府去和束和禀报。

    太医说的郁结于胸,夕涵也大概能明白。

    昨晚确实难受得厉害,她躺了半个上午,粗大的神经开始屏蔽痛觉,自我欺骗。

    反正还说不准是什么时候回去,也说不定是三四年后那。

    既然是三四年后的事情,现在烦恼什么。

    她看着束和,脑中思绪万千。

    最终,她浅浅地笑了,那双总是清亮的杏眼微微眯起,似乎有什么东西笼罩了上去,将一切阻隔开来。

    束和的心里猛地一跳,隐隐发慌。

    “也到午膳时间了,你去吃饭吧。我不太有胃口,让人给我做一份粥就行了。”

    夕涵说完话,便躺下继续休息。

    束和喃喃地应了一声,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却没有被抓住。

    他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等御膳房送来了精心做好的甜粥,先送了进来。等夕涵吃过饭,他才吃了些东西。

    方七知道束和一定不放心夕涵,便提前吩咐了人将公务折子送到这边来。

    束和已经很久没有再慎刑司办过公了,内务府事情繁多,他又是从慎刑司起起家,对这边十分放心,所以大部分事物都交给了安子处理。

    “这是今日的折子?”束和进入书房,站在桌前,指着其中一摞折子问道。

    “是。”

    安子垂手站着,点头应是。

    束和抬手拿起了几本随意翻看一下,只几眼,便露出赞赏:“你做得极好。”

    说着话,他转过头,看向送折子来的小太监:“把内务府的折子拿到旁屋吧。”

    安子在这里处理折子习惯了,他不好扰乱了他。

    夕涵一直睡到了晚上,和束和一起吃过晚饭后,似乎恢复了精神,开始和他们闲聊起来。

    “上次,玉儿还和我说,柳妃问我回去那。等我病好了,是不是应该回去工作?”

    夕涵靠坐在床上,转头看想束和。

    “你若是不想回去,也没有关系。我安排一个宫女接替你的事务便是。”

    束和坐在床边,与她说话,脸上也多了些笑意。

    “还是回去吧。总在院子里躺着,也有些无聊了。”

    夕涵垂下眼睑,摆弄起手中的镯子,似是随意地回答到。

    少接触一些的,或许会更好。

    “也是。慎刑司过于冷清,去柳妃的院子里,还能多些人陪你说话。”

    束和点头,赞同了她的说法。他看了看夕涵有些苍白的小脸,不放心地嘱咐道:“再过几日吧,等过了八月节,我便安排人陪你回去。你在柳妃宫中不必太过拘谨,我如今手中有些权利,柳妃也会卖我几分面子。只是她如今正得宠,你此番回去,怕是要面圣。”

    他顿了一下,又道:“不过也无妨,陛下问的话,你若不知如何回答,沉默便是。日常的事物,让下面宫女去做。柳妃宫中有我安插的人手,如果有什么事,便让他们来寻我。万事有我,不必担心。”

    “还有住处,我着人在重华宫附近收拾出一处休息的屋子,哪日若是累了,在那边睡也可以。至于吃食,那边小厨房做的,你怕是吃不惯,还是每日装了食盒送过去吧。还有你的衣服首饰,我再给你填补几件……”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