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章 所谓的‘花前月下’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我不得不选择熊掌,但是舍不得鱼。”

    夕涵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她说完转头看向高煜。那双黑亮的眸子在月光的映衬下,似是幽深一片。

    我该怎么办……哥哥……

    高煜被她的眼神看得一怔,张张嘴,一时间竟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下意识地笑了。

    看见他笑,夕涵竟然也露出一个笑容。

    只是那双透亮的眸子里,映射的只有浓浓的疲惫。

    夕涵错开视线不再看他,手摁在古筝上,又拨出几个音来。

    她没有再弹,似乎只是在愣神。

    结束了对视,高煜才终于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他将夕涵的前言后语仔细思考了一遍,眼中精光一闪,自以为明白了她的心思。

    “也不一定只有一条路啊,只要你想肯定能得到鱼的。”高煜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带着几分试探意味地开口。

    只能选熊掌。也可以指深陷囵圄,无法做出其他的选择。

    而结合她的现实处境,高煜觉得自己是破案了。

    “或许吧。”夕涵提不起精神来,也没有抬头,只随意地应和了一句。

    高煜却没有注意到她的敷衍,反而在心中认真谋划起来,计算着这件事情的得失利益。

    两人相对坐着,谁也没有再说话。

    周围一片安静,只有零散的琴音飘出来。

    而他们谁也没有看到,院子的后门出现了两道人影。

    “司公,太医说您应该多多休息的。”方七立在束和身后,面上满是不赞同的神色。许是怕惊扰到院子里的两个人,可以压低了声音。

    “我无事。”束和的视线黏在那道白色的背影上,摇头应了一句。

    他穿了件暗色的披风,面白如纸,额上还带着些虚汗,仿佛刚大病过一场。

    “司公,身体要紧!您的病,太医院的人都查不出来,应该更加在意才是。”方七紧紧皱着眉头,语气更是急切。

    “既然查不出来,便是没病。”束和却丝毫不在意,他仍注视着那个心心念念的人,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亭子附近点了几只驱蚊的香?”

    “司公!”

    见他如此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方七更是着急了。

    “点了几只?”

    束和又问了一遍,语气平淡。微微侧过头,做出倾听的姿态,视线却始终没有移开。

    “身体要紧啊!若是您没了,夕涵姑姑又该要怎么办?”

    方七却格外地固执,他错前一步,出现在束和的视线范围里,企图引起注意。

    “几只?”

    束和的目光扫过他,又转了回去。他丝毫没有接话的意思,只重复着自己的问题。

    就像是膨胀的气球被针扎漏,方七终是泄了气,无力地回答道:“点了六只,亭外四个方向,另外两只在夕涵姑姑左右。”

    他看了一眼束和,像是猜到了他后面的问题,补充道:“选的最好的香,气味也是夕涵姑姑喜欢的。”

    “好。”

    听到这个答案,束和才满意地点了头。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

    方七摇头叹了一口气,错步站回束和的身后。

    刚才下面的人来回话,说司公病了,他便扔下手里的事情,赶了过去。

    等他到的时候,司公已经疼得意识模糊了。

    而叫来太医,他们还是原来的说辞。

    查不出来。

    还说什么,司公除了体虚并没有什么其他病症。

    一群庸医!

    而司公清醒了以后,过问了一句宴会的事情后,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真是!

    真是胡来!

    方七心里着急,一时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他顺着束和的视线,看向亭中的两道人影,又是无奈地叹气。

    夕涵姑姑和司公到底是要别扭多久,硬要闹成这样。

    于是,场景里的四个人,或坐或站,都静默不语,有着各自的心事。

    忽然一阵风吹过,竹林沙沙作响。亭旁正有一棵花树,有花瓣飘落下来。

    有浅白色的花瓣落在古筝上,正掉在她手边,夕涵一愣,从情绪中抽身回来。

    她刚把花瓣拿到手里,面前却突然多了一个人。

    “嗯?”

    夕涵抬头看过去,表情疑惑。

    高煜的手抚过她的长发,动作轻缓。他低头对上夕涵的问询的视线,语气温柔:“有花瓣。”

    夕涵看见他果然从自己的头发上取下来花瓣,也不疑有他。她下意识甩甩头,想试试头上是不是还有剩余的花瓣。

    “哈哈哈哈……”

    一阵低沉的笑声响起,不同于平时的伪装,此时的笑声到是有几分真实。

    有些奇怪他怎么突然笑了,夕涵抬头怔怔地看着他,眉头微皱,面上带着不解。

    在她的注视下,高煜才收了笑。他低头与夕涵对视,眼神真的带上了些许温柔。

    或许成了大事后,他还是会留下这个姑娘的。

    她真是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就像是一只新生的小鹿。

    有时他都觉得惊奇,一个在宫中沉浮那么多年的人,居然还有着这样的纯真的眼神。

    夕涵倒是没有发现他眼神中的暧昧,甚至觉得高煜顶着一张和哥哥一模一样的脸却这么笑着,充满了违和感。

    她伸手捋了下头发,确定没有花瓣了,便又带上义甲开始弹起琴来。

    或许是因为情绪平稳了一些,手下的曲调的也变得柔和。

    高煜又一次被她忽略,不由摸摸鼻子,表情无奈。站了一会,觉得无趣,便又拿出短箫合奏起来。

    夕涵的手下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摇头无奈地笑了。

    刚才还被呛到了,这会又来?

    她本打算放缓节奏,但心念一转,却改了念头,眼中闪过恶作剧的光芒。

    手下是节奏越发欢快,音节似乎要飞起来了。

    果然,还没有到下个间奏,高煜就败下阵来。他额上都出了一层汗,手握着短箫,气息不稳。

    夕涵却丝毫没有罪恶感,抿唇笑着,手下的节奏再次变得轻缓。

    “夕涵……”

    高煜也发现了她是故意捉弄自己,无奈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语气宠溺。

    夕涵毕竟是现代人,丝毫没觉得称呼名字是带着亲近意味的。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