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一章 再回重华宫

    “总见高大人带着乐器,还以为是擅长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夕涵的语气一本正经,她弹着琴,似乎表情严肃。

    “只是略懂,并没有夕涵你擅长。”

    高煜将手中的短箫收了起来,笑着看向夕涵。见刚才的试探没有引起反感,便不再使用疏远的称谓,改为称呼名字。

    听到这话,夕涵倒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啧啧,这话如果真的是哥哥说的就好了,哥哥可是从来没有过她的琴技。

    “嗯,你眼光不错。”

    夕涵带着些小骄傲,表扬了他的眼光。

    “是啊,夕涵琴技高超,高某望尘莫及。”

    高煜差点被她逗笑了,便顺着她的话继续表扬,甚至还作了一揖以表尊重。

    “嗯嗯。”

    夕涵自然是没有谦虚的打算,甚至认真地点点头。

    高煜再也绷不住,直接笑出了声。

    男子爽朗的笑声回荡在院子里,映衬着琴声,居然格外地和谐。

    而这一幕,却狠狠地刺进了另一个人的心中。

    “司公!”

    方七见束和的脸色发白,忙上前扶住他,急急地喊了一句。

    “回去吧。”

    束和嗓音沙哑,推开他的手,艰难地收回目光,脚步踉跄地往回走。

    他抬手抹掉嘴角渗出血,舌尖早就被自己咬破了。

    满嘴血腥的气味,竟然有些苦涩。

    他没有想象中大度,看那个人摸夕涵的头发。他差点直接发疯,冲上去砍了那人的手。

    真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忍住了冲动。

    以前也听过,别人说的什么吃醋,而今天才真正第一次体会到。

    铺天盖地的酸涩瞬间把他席卷,心上传来的一阵阵疼痛,让他几乎站不稳。

    这疼的比刚才厉害多了。

    让人恨不得破开胸膛,把那颗心掏出来扔掉。

    束和的面色更苍白了几分,就连唇瓣都失了颜色。他摩挲着左手上的手串,脚步虚浮。

    方七默默跟在他身后,不由摇头。

    他想不明白,司公那么喜欢,为什么硬要这么折磨自己。

    既然喜欢,不是更应该紧紧地抱住吗?

    两人消失在也夜色中,而院子里的夕涵却根本不知道束和来过。

    高煜本就是情商极高的人,再加上那张脸,只要不是心情极差,夕涵对他还是有着几分亲近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夕涵就唤了小太监来搬琴,回了屋子。

    今天折腾了许久,她也有些累了,便早早地收拾完睡觉了。

    而今晚束和却没有回来。

    第二天,夕涵洗漱的时候,却听到十三回话,说司公已经搬回内务府了。

    夕涵的动作一顿,将手中的毛巾放回盆里,似是随意地应了一句:“嗯,我知道了。”

    十三偷瞧了她几眼,见她情绪还算平静,便继续道:“夕涵姑姑,重华宫那边,您若是想去,今日便可以。”

    “今天吗?可是都这个时间了,不好吧。”夕涵往窗外看了一眼,外面果然一进艳阳高照。

    她来了古代以后,连着养伤又生病,平时总是没有什么事情做,所以都是睡到自然醒的。

    这会都已经快中午了,再过去不合适吧。

    “无事的,司公已经和那边说过了,您可以随时过去。”十三将盆子端开,认真地解释道。

    “好,那我下午过去吧。”

    夕涵思索了一下,做了决定。

    中午吃过午饭,有被十三劝着休息了一会,夕涵才不紧不慢地从慎刑司出发。

    路上遇到的小宫女,看见她都连忙行礼,唤一声‘夕涵姑姑’。

    叫得她觉得自己都要老了十岁。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夕涵见已经到了重华宫的大门,便准备让十三回去。

    十三却似是为难,他先行了一礼,而后小心翼翼地开口:“夕涵姑姑,司公的意思是,奴才一直在您身边伺候着。”

    他似乎怕夕涵生气,又赶忙道:“奴才就在院子里待着就行,绝对不碍您的眼。”

    “哦,好。”夕涵努力地回忆了一下,束和好像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不过这样的话,感觉她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当米虫。

    还没有等她在想什么,门里却突然扑出来一个浅粉色的身影。

    “夕涵姐姐,还真的回来啦!今早华悦姐姐说的时候,还不敢相信那。”

    玉儿本来打算直接抱住夕涵,考虑到周围人多,最后只是拉住了夕涵的手。

    她高兴得不得了,抓着夕涵的手一个劲地摇。

    “夕涵。”

    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夕涵下意识侧头看过去,正看到一身青衣的华悦。

    华悦说着话,便弯腰行了半礼。

    夕涵被吓了一跳,忙侧身躲开,开口讨饶道:“华悦姐姐,您就别折煞我了。”

    “华悦姐姐,你为什么要给夕涵姐姐行礼啊?”玉儿也被弄愣了,上前抓住华悦的衣袖,小心地开口询问道。

    华悦没有回答,只摇了摇头,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玉儿虽然不懂她的意思,却听话地闭了嘴。

    华悦看向夕涵,态度带着几分恭谨:“夕涵,主子等许久了。”

    “好,好!”见她语气正式,夕涵也忙点头回应。

    见她答应了,华悦便带着夕涵一路进了主殿。

    院里的宫女看见夕涵进来,都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对着她行了半礼。

    有了刚才一路上的经验,夕涵也不惊讶,只是有些尴尬地点头应了。

    迟钝的玉儿,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

    她忙收敛了随意,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

    她们一起进了内院,华悦却突然停下脚步,看向后面的默默无言的十三,开口道:“公公可是还有其他的事情?”

    华悦带着浅浅的笑意,态度亲切、措辞谨慎。

    “回华悦姑姑的话,奴才得到的吩咐,是紧随夕涵姑姑左右。”十三弯腰行了一礼,恭敬地回答了。

    “这是重华宫内院,公公在这里怕是不合适吧。”华悦的表情严肃,声音也冷了几分。

    “夕涵姑姑大病初愈,司公不放心的很。”

    十三还是一副恭谨的样子,但是态度却十分坚持。

    华悦绷着脸,话里都带了冰碴:“这里不是慎刑司,公公会不会太放肆了。”

    围观的夕涵和玉儿,都下意识屏住呼吸,齐齐把视线转向十三,想看他要怎么应对。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