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玉儿与华悦

    “华悦姐姐,吓死我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刚才我还以为,要被发现了那。”玉儿拍拍胸口,顺了顺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我都说了,她不需要咱们的药。”华悦收回视线,没有接玉儿的话头,反而提起了另外一件事。

    玉儿低头看看手里的玉瓶,瘪瘪嘴像是像是有些委屈。她安静了一会,便开口岔开了话题:“不过,华悦姐姐,刚才那个是李太医吧。束司公居然把李太医都找来了!现在好多娘娘生病都请不动李太医那!”

    她仰头看着华悦,面上满是惊诧。

    “束和在宫里的势力,你是想象不到的。”

    华悦看向屋子的方向,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复杂了许多。

    “确实啊,上次我去夕涵姐姐玩,居然在那里喝到了最好的庐山雨雾。连主子都宝贝万分的茶叶,我一连几次都喝到了。”玉儿仰头回忆了一下,认真地应和道。

    听她说话,华悦眸色却是一暗,手摁在玉儿的肩膀,极认真地开口:“玉儿,不要嫉妒。”

    “没!没有啊!我没有嫉妒夕涵姐姐的!”她简单的一句话,玉儿却像是受到了惊吓,连连摆手否认。

    华悦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头看着她,眼神似乎看穿了一切。

    玉儿咬咬唇,低下头,小声地道:“只有一点,只有一点点羡慕而已。夕涵姐姐并不爱看书,但那些珍贵的孤本却摆满了整个书架。我只是偶尔会想,那些孤本如果是我的,就好了……”

    她有些心虚,越说声音越小。

    月华却突然笑了,伸手揉揉玉儿的发顶,开口道:“玉儿,嫉妒并不可耻。是人都会嫉妒的。只是不要表现出来,如今的夕涵性子单纯,只要你对她好,不管是那些孤本还是庐山雨雾,她都会愿意给你的……”

    “可是,我对夕涵姐姐好,并不是为了那些!”

    华悦的话说到一半,玉儿却突然开口打断。

    她抬头看向华悦,眼神格外认真:“我确实有些嫉妒夕涵姐姐,但是我对她好,只是因为很喜欢夕涵姐姐。不是为了能喝到庐山雨雾,或者能够看到孤本。”

    华悦被她弄得一愣,随后抿唇笑了:“玉儿,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单纯。

    “我之前不让你和夕涵接触,只是担心你不小心惹恼了她。如今,你既然与她关系不错,便好好保持。万万不能反目为仇。”华悦收敛了笑,语气严肃。

    “我肯定不会对夕涵姐姐不利的。”玉儿攥着小拳头,就像是在发誓。

    华悦心中暗叹一口气,知道玉儿并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

    自己哪是怕她对夕涵不利。

    自己是担心她因为夕涵的事惹怒了束和。

    束和手里还攥着慎刑司,如果落到他手里,就……

    “玉儿,你且看着。今天的事,束和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华悦将视线移向远方,笃定地开口。

    “可徐婕妤毕竟是主子,而且娘家在朝中也颇有势力。”玉儿显然有些不相信,她语气迟疑地询问。

    徐婕妤张扬跋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最晚后天,事情便会有结果。”华悦没有再给她详细解释,而是扔下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嗯。”

    玉儿不知道华悦的考虑,却还是乖巧地点了头。

    “要进去看看夕涵吗?”

    华悦没有再继续那个话题的意思,转头看过来,带着询问的语气开口。

    “要去的!”玉儿连连点头,她将手中的药瓶,塞进华悦的手里,“华悦姐姐,你帮我把药带回去吧。”

    “嗯。你和夕涵说,这两天不用去当差了,我会与主子说的。”华悦摸摸玉儿的头发,又开口嘱咐道,“记住,徐婕妤的事情,她不提,你也不要提。”

    “好,我记住了。”

    玉儿点点头应了,而后在华悦的注视下走进了屋子。

    华悦微微皱起眉,眼神中隐隐带着担忧,终是叹了一口气,拿着药瓶从后门出了院子。

    出乎华悦意料的是,一切发生的要快得多。

    晚上,华悦洗漱完,正要睡觉,玉儿却一脸惊慌地闯了进来。

    “徐……徐婕妤,徐婕妤被废了!”玉儿抓着华悦的手,气都没有喘匀,便惊慌失措地开口。

    华悦也是一怔,面上露出诧异。

    她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快。

    不过,她还是先拉着玉儿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柔声安慰道:“不着急,喝口水,慢慢说。是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看到华悦,玉儿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她抬手将一整杯水都倒进嘴里,语气急切:“是安千公公说的。他知道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所以得到了消息,便第一个告诉我了。华悦姐姐,怎么会那么突然啊!”

    玉儿攥着华悦的手,显然是惊魂未定。

    “玉儿,徐婕妤嚣张跋扈,甚至以惩罚宫人为乐。她倒了不是好事吗?”华悦心中转过许多念头,却还是先开口宽慰道。

    玉儿愣了一下,呆呆地点点头:“是……是啊。”

    想明白了这一点,她果然没有那么慌了。

    “玉儿,徐婕妤被废,是什么由头?”华悦又给玉儿倒了一杯水,细细询问道。

    “谋害皇嗣,还有使用巫蛊之术。”玉儿低头喝了一口水,情绪终于平静了。

    她刚才也是太吃惊了。徐婕妤作威作福那么多年,都没有被搬倒,这只才一个下午……

    “徐家,怕是也要倒了。”华悦将目光投向窗外,所有所思地开口。

    玉儿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徐家在朝堂上矗立已久、盘根错节,怎么可能说倒就倒。

    但是想起华悦姐姐下午说的话,再联想现在的情况,玉儿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拉着华悦的手,小心翼翼地开口:“束……束司公,真的,真的那么……”

    “是。”

    华悦没有听完玉儿的问题,就直接点了头。

    是那么权势惊人,也是那么心狠手辣。

    “华悦姐姐……”

    玉儿像是被吓到了,她颤抖着喊了华悦一声,眼圈都隐隐地红了。

    “莫怕。束和如今将夕涵放在心尖尖上,你只要保持住夕涵对你的喜爱。那么,束和不仅不会伤你,甚至会一并护着你的。有了他的加持,你在这宫中便不会再受到欺负了。”

    华悦拍拍玉儿的手,放软了声音,安慰道。

    然而玉儿还是被吓惨了,晚上甚至抱着被子来华悦的房里睡。

    华悦耐心地安慰了她半夜,才哄着她睡着了。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