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章 慎刑司,安子

    看着角落瑟瑟发抖的人,安子的表情却依旧淡漠。【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他弯腰抓住徐婕妤的胳膊,将她拖了起来。

    感受到危险,徐婕妤拼命挣扎起来。

    安子面色不变,几下便制住了她。

    “不要!我错了!我……我给她道歉……”徐婕妤拼命摇头,泪眼婆娑地苦苦哀求。

    安子将手中的匕首转了一方向,手起刀落。

    “啊!”

    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划破夜空,下一刻声音却戛然而止。

    身体的反应比思维还要快,安子一计手刀砍晕了发出尖叫的人,下意识转头看向屋子里的方向,神色中竟然透露出几份紧张。

    下一刻,他才想起来。

    那间屋子,已经没有人住了。

    他抿唇,将手中沾满血的匕首扔到地上:“处理掉。”

    安子取出一方帕子,缓慢地将手上的污渍擦干净。满地艳红的鲜血,甚至没有在他眼中激起一丝涟漪。

    “是!”

    小太监忙行了礼,将吩咐接下。

    尽管司公的命令是先把人关起来,尽管他已经被随处可见的血吓得颤颤巍巍。

    他忍住声音的颤抖,没敢有半点迟疑。

    安子点头,转身便离开了牢房。

    他回了院子,点了一盏灯,进了那间许久无人的屋子。

    温馨又精致的布置,如今却莫名显现出灰败之色。

    安子坐到桌前,抬眼望着床角挂着的平安符。

    周围一片安静,安子笔直地坐着,嘴唇微动,似乎说了什么。

    徐婕妤已死的消息,一直没有传出去。许是她为恶过多,也或是宫中本就冷漠,没有人关心这个被关进慎刑司的人究竟如何了。

    等到后来徐家真的落败,便更没有在意徐婕妤是死是活了。

    虽然是一片平静,但是敏感的华悦还是猜到了她的结局。不过,玉儿已经因为徐婕妤被废而惴惴不安,华悦并没有和她说自己的猜测。

    至于夕涵只知道徐婕妤已经受到了惩罚,至于具体的便不清楚了。

    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但这天下午,安子的一向冷清的书房却来了客人。

    “安子,你为什么要杀徐婕妤?”

    束和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微微皱眉,语气严肃。

    “很干净。”

    安子起身给他倒了一杯茶,说的话明显是答非所问。

    束和却明白他的意思,接了茶,摇头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做得很干净。就算是我也挑不出错。”

    说着话,束和的眼神中显现出些许赞许,但是更多的还是无奈。

    “安子,你跟了我许多年了。我只是希望,你能控制自己暴戾的性子。”束和看着眼前,似乎心如止水的安子,不由摇头。

    安子的性格,他最清楚不过。

    一副波澜不惊的外表,却有着一刻残暴无情的心。在他身上看不到丝毫的温情,什么都明白,却好像没有一点人类的感情。

    束和却也明白,安子并不是天生如此,而是小时候的记忆过于惨烈。

    “是。”

    安子起身,恭恭敬敬给束和行了一礼。

    “安子,这世间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冷。”束和站起身,托着安子的胳膊,将他扶起来。

    或许束和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这时的语气像极了夕涵。

    安子明显愣了一下,他没有抬头,抿抿唇,又应了一遍。

    束和也不算多话,再加上一个油盐不进的安子,两人很快便结束了对话。

    安子送束和出门,在门口站住。

    外面天气极好,阳光明媚。

    他眯着眼睛仰头看向天空,似乎想起了什么。

    阳光照射在大地,仿佛一切的黑暗都没有发生。

    而在另一边,夕涵正在阳光下蹦跶。

    “夕涵姐姐,你的毽子踢得越来越好了!”

    玉儿又一次捡了毽子,不由鼓着腮帮子开口。虽说是表扬的话,表情却是气鼓鼓的。

    “好啦,不踢了,我们去吃点好吃的?据说今天御膳房准备了酒酿丸子。”

    夕涵笑得眉眼弯弯,走过来将玉儿手中的毽子拿走,语气轻快地哄道。

    “有酒酿丸子吗!”

    玉儿果然丢掉了不快,兴奋地拽着夕涵的衣袖追问。

    “有啊,特地给我们玉儿准备的。”

    夕涵见她孩子气的样子,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语气宠溺。

    这丫头前些日子拘谨地很,弄得她都不自在了。如今恢复了活力,夕涵自然是开心的。

    “好哇!我们去吃酒酿丸子咯!”

    玉儿丝毫不在意被当做小孩子,反而仰头露出了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开心得不行。

    “好,好。”

    夕涵被她拉着往回走,无奈地笑着应了。

    她们刚进了重华宫的大门,迎面便遇见了华悦。

    “华悦姐姐,今天有酒酿丸子吃哦!要不要一起吃!”

    玉儿快步上前,拉住华悦的手兴奋地甩了甩。

    “哦?很好啊,我也真是许久没有吃了。”华悦低头看着面前笑颜如花的人,抬手揉了揉她的长发,又道,“对了,上次放在你那里的花脂还在吗?我一会要用。”

    “花脂吗?”玉儿仰头认真地思考起来,眼睛转了转便有了答案,“我好像是放在梳妆台的盒子里了,我去给姐姐找。”

    玉儿也不等华悦回答,便快步向着自己的屋子去了。

    华悦目送她离开,眼神中带上了些许忧虑。

    “华悦姐姐,可是找我有事?”夕涵走到华悦的旁边,饶有兴致地问道。

    找花脂?这样的借口,怕也只能骗骗那个小孩子了。

    不过,夕涵更好奇的是,华悦故意支开玉儿,到底是要和她说什么。

    果然,华悦收回目光,转头看向夕涵,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递了过来:“这是宫外送进来的信。”

    夕涵不明所以地接过信,视线扫过上面的名字,认真盘算起来。

    宫外的信?难道是原主亲人送进来的?

    她记得束和说过,原主的家中已经不剩什么亲人了。

    这会如果来信,是要钱的?

    夕涵一边思索着,一边小心地撕开了信。

    带着些奶黄色的宣纸上的字,是观赏性极强的行楷。字好看极了,又别有风骨,一看就是有着极高的造诣。

    整封信就像是一张艺术品。

    信的内容,却真真是夕涵吃了一惊。

    因为……

    这是一封情书。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