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二章 那幅玉儿珍惜无比的字画

    “玉儿,那幅字是谁的?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夕涵指着软榻上的一幅字,带了调笑意味询问道。

    “没……没有!”

    玉儿却显得慌张,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字画抱在怀里。

    她侧过身躲开夕涵的目光,抱着字画的手也不敢用力,动作小心极了。

    “没……没什么特别的……”

    玉儿喏喏开口,一张白净的小脸涨得通红。

    “咦?难道是那个人的?”

    玉儿的反应让夕涵更是来了兴致,她踱步过去,眼神中带了促狭。

    “夕涵姐姐……”玉儿小声地喊了一句,语气带着求饶的意味。

    “别害羞嘛。你天天叫我姐姐,我也总要给你把把关啊。”夕涵的手摁在她的肩膀上,稍稍用力,语气认真,“都说字如其人,我也见不到人,你总要让我看看字吧。”

    玉儿垂着头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在夕涵的劝说下同意了。

    她先将书画放到安全的位置,而后在软榻上铺了一块白净的布,而后小心翼翼地将卷轴展开,放到布上摆好。

    看她慎之又慎的样子,夕涵心中也多了几分期待。

    她在软塌前站定,半刻之后,才终于看清了那副玉儿宝贝得不行的字画。

    纸张微微泛黄,边缘也有些磨损。能够看出是被经常观赏,并且用心保护的。

    画的是寒梅,旁边提的词也是咏叹梅花高洁的。

    夕涵扫视了一遍字画,侧头看向正揉搓着衣角的玉儿。

    玉儿见她看完了,更是紧张起来,似乎在等着夕涵的评价。

    “我还以为会是情诗那。”

    夕涵歪头一笑,语气似乎是遗憾,眼中确实满满的笑意。

    “怎……怎么可能……”

    玉儿的脸爆红,磕磕巴巴地反驳着。

    那害羞的样子可爱极了。

    夕涵忍不住伸手揉揉她的头,将视线重新投向那幅画:“奉谦,名字不错嘛。我改天替你问问束和,帮你打听打听……”

    “不要!早……早知道姐姐这样……就不该给姐姐看……”玉儿羞得都不敢抬头,耳垂红得都要滴血了。她从旁边挤过来,动作中带了些慌乱。但是在接触到书画时,还是下意识地放轻了动作。

    夕涵也不拦她,站在一边笑得眼睛眯眯。

    真是可爱啊。

    就像是学生时期的恋情,懵懂害羞。

    夕涵看着玉儿将书画卷好,放回一层层保护的套子里,不由无奈摇头:“玉儿,你既然那么喜欢,总是应该做些其他的事情的。”

    玉儿像捧着绝世宝物那样,将那幅字画放回珍藏的地方。她转头看了夕涵一眼,脸颊的红晕仍没有褪去,声音小小地开口:“玉儿不贪心,不想求更多。能够……能够时时想念着,就已经很好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如果不是夕涵听得认真,怕是都听不到后面的话。

    见她如此,夕涵心中不由一软,几步上前抱住她,轻拍着她的背。

    夕涵确实说不出,什么喜欢就去告白的话。这里是古代,行差迟错便会万劫不复。

    玉儿的心情,她大概能够了解。

    她虽然没有再说话,但是心中盘算着,去和束和商量一下这件事。反正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那么肯定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夕涵又陪玉儿待了一会,帮着她一起收拾了房间。

    后来,华悦找了过来,将十三送过去的花脂退给了夕涵。

    她笑着道谢,夕涵却隐约看出来她思虑很重。

    玉儿被华悦叫走了,夕涵便回了自己的住处。

    吃过晚膳,天已经擦黑了。

    夕涵靠在软榻上,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一封情书,便重新将信取出来,重新读了一遍。

    她又思索了一会,还是开口叫了十三:“十三,进来一下。”

    十三一直在附近候着,听到她的声音,便快步走了进来。他向着夕涵行了半礼,面上满是笑:“主子,可是有什么事?”

    行礼的事,也是夕涵嘱咐的。

    本来说的是,见到她不用行礼。但是不行礼,十三总是觉得难受,便演变成只行半礼。

    “这个时间,束和睡了没?”

    夕涵坐直了身子,开口询问道。

    十三掐指算了一下时间,语气肯定地回答:“这个时间,司公应当是没有休息的。内务府事务繁多,这会儿应该还在处理公事。”

    他抬头瞧了夕涵一眼,心有灵犀地补充道:“主子若是想去寻司公,也是可以的。都到了这会儿,应当是没有什么紧要的事务了。”

    “好,那你收拾一下,咱们去趟内务府。”

    听到十三这么说,夕涵也不再迟疑。她将信重新叠好,放回怀里,穿鞋下了软塌。

    就算不提这封莫名其妙的信,她也想和束和聊聊玉儿心上的事。

    外面天已经黑了大半,十三提着灯,和夕涵一路走着。

    “今天月亮不错那。”

    夕涵仰头看着皎洁的月亮,不由开口赞叹着。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侧头看向十三,抿抿唇开口,语气中竟然带了些谨慎:“十三,你在宫中这么多年,会想家吗?”

    十三先是被她小心的语气弄得一怔,而后侧过头,一步步在小道上走着,回答的声音听似轻松:“没有什么想不想的,早就不记得了。”

    夕涵上前两步,偷偷地观察着十三的表情,想要确定自己刚才的话,有没有伤到这个小孩。

    其实对于这群孩子的身世,她也只是知道一些的。

    会被送进宫里,甚至挨了那么一刀,就算不是孤儿,怕在家里也是不受宠的。

    夕涵咬咬唇,又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冒失,低了头没有再说话。

    “主子。奴才三岁便被送进宫了,对于家里的事情是真的,记不得什么了。”

    十三毫不意外地察觉到了夕涵的情绪,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话匣子。

    “只隐约记得,家里很穷,总是在挨饿。上面还有一个哥哥,父母总是偏爱他一些。”

    十三始终没有回头,拎着灯笼,尽职尽责地给夕涵打光。

    不过,他的语调轻缓,不知是不是因为,月光如水,他的声音也显得温柔极了。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