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章 按部就班玩计谋

    “奴婢见过柳妃娘娘,齐美人。【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夕涵快步上前,向着两人行了一礼。

    “起吧。情况如何?”

    柳依依挥挥手让夕涵起来,开口询问道。

    “回主子,情况尚可。”

    夕涵垂手站着,给了极为谨慎的答案。

    “嗯。”

    柳依依本来也是随口一问,自然不在意夕涵回答了什么。

    齐美人带着浅浅的笑意喝着茶,视线划过夕涵带着的陌生香囊,眸中有一抹恶毒一闪而过。

    “可要再下一盘?”柳依依转头看向齐美人,伸手将棋盘上的白字摘走,笑着开口。

    “不下了,不下了……妹妹脑子笨,怎么玩都是输。”

    齐美人放下茶杯,将黑子捡回盒子里。她轻摇着头,带了些撒娇的语气,嗓音绵软,好听极了。

    她的手指生得也极好,纤长白皙,映衬着晶莹的玉石棋子,如同一幅艺术品那般好看。

    “你只是不习惯,多下几次就好了。”

    柳依依收着棋子,温柔的安抚着,视线像是不经意落在齐美人的手上,眼中隐隐闪过嫉妒。

    “姐姐净会哄我。”

    齐美人做出小女儿的姿态,眼眸微垂,温柔娇俏惹人怜爱。

    她们这边正虚假姐妹情谊,夕涵默默退到大殿的一边。

    玉儿想过来和她说话,却被华悦死死地拉住。

    夕涵注意到她们这边的动静,侧头看过去。正和她对上视线,玉儿几乎要哭出来,眼圈都是红的。

    她看见玉儿眸中写满了‘对不起’,不由抿唇一笑,向着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过来。

    事实上,她觉得华悦做得没错,哪怕是她也不希望玉儿搅进这浑水中。玉儿只是个小孩子,吃吃喝喝好好长大,才是正事。

    齐美人的心思根本不在棋局上,自然又是输。

    “陛下总是说姐姐冰雪聪明,妹妹如此愚笨,输了也并不意外。”

    齐美人收拾着棋局,面上满是笑意。

    “妹妹说笑了。”

    柳依依随意地回了一句,带着礼貌的笑,低头看着棋盘。心中却盘算着,这齐美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在她这里都赖了这么久,也不说离开。

    “不过,这位丫鬟看着像是聪明的样子,不如来替着下一局?”

    齐美人的视线落到角落的夕涵身上,温柔的笑着,眸中却是一片幽深。

    听了这话,柳依依眉头一皱,明显是不悦。

    “回齐美人的话,奴婢不会下棋。”

    夕涵上前一步,向着她行了一礼,语气平缓。

    “无事。五子棋虽变化万千,规则却极为简单。坐过来,本小主教你。”

    齐美人说着话,还真往软塌里挪了挪,给夕涵让出来一个位置。

    “奴婢命如草芥,怎敢主子一同下棋。”

    夕涵眼眸微垂,似是恭敬。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齐美人显然是想起了什么,眼中的怨恨便一下涌了上来。

    不过也只是瞬息,眸色便恢复了正常。

    “叫你过来,便过来。难不成还要本小主去拉你?”

    她勾唇笑着,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

    齐美人丝毫不顾及已经黑了脸的柳依依,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奴婢确实不会下棋。不过既然小主您坚持,那只能让您见笑了。”夕涵无可奈何地答应了,没有等齐美人接话,她又补充了一句,“主子棋艺高超,奴婢不敢冒犯。不如奴婢就向齐美人学吧。”

    一听这话,柳依依的心中的不悦缓和了不少,看向夕涵的目光中甚至带了些赞许。

    哪有主子和奴才一起下棋的道理?

    齐美人自己不懂事,还要硬要拖着她。

    这大概不是柳依依喊着人人平等的时候,才会理直气壮地以主子的身份嫌弃别人。

    她的话把齐美人噎住了,齐美人抬眼看着她,沉默了半刻,突然勾唇一笑:“好啊,自然。”

    “奴婢冒犯了。”

    夕涵行了一礼,才抬脚上前。

    许是夕涵刚才的表现,让柳依依十分满意,她还抬手让人给夕涵看了座。

    “这是黑子与白子,落字与线格交汇处,就是这里……”

    等夕涵落座,齐美人还真柔声细语地解释起玩法来。

    她本就是温婉的长相,如今怀了孕,身上更是多了母性的光辉。这会温柔的笑着,似乎真的是一个温暖的人。

    夕涵的走神只是片刻,她本就是会下棋的,装模作样地再学一遍,自是不难。

    顾忌着这会儿的形式,夕涵做出愚笨的样子。任齐美人如何下子,她都是输多赢少。

    柳依依在一旁喝着茶看热闹,心中对夕涵又多了一层认识。

    倒是没有想到,这宫女的棋技了得。

    该什么时候赢,就什么时候赢。

    想怎么赢,就怎么赢。

    不过再聪明有什么用那?惹了皇上,还不是早晚死无葬身之地。

    她斜眼看着夕涵,眼中多了些深意。

    齐美人与她下了几局棋,一直到柳依依都快失去耐心了,她也不见疲惫。

    柳依依都喝了两盏茶,见她还不打算离开,也失了耐心,正要开口说些什么。

    异变突生。

    “啊!肚子,好疼!”

    上一刻,齐美人拿着棋子认真思考,突然便捂着肚子倒在软榻上。

    “主子!主子,您没事吧!”

    齐美人身后的宫女一个箭步冲上去,扶着她,大喊大叫起来。

    “都傻站着干嘛!还不快去叫太医!”

    一看齐美人还真准备玩宫心计,柳依依心情更加烦躁,转头看向还傻站着的众人,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冲着她们喊了一声。

    夕涵往后退了几步,站到角落。

    她刚站定,便有宫女快步走过来,站到她的旁边。

    夕涵余光一扫,发现正是齐美人的心腹宫女。

    看来这一出,就是冲着她来的。

    那,刚才的那个香囊里是什么?

    麝香?红花?还是其他的什么?

    她眼中的深思只是一闪,随后眸子又恢复了清澈。她垂着头,偷偷地瞧瞧这边,看看那边,似乎对一会要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站在她旁边的宫女,看似不经意,视线却一直落在夕涵的香囊上。

    屋中一片混乱,华悦刚派人去请了太医。一回头无意间注意到那宫女的神情,心中一泠,猜到了事情的发展。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