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四章 作伪证的小宫女

    夕涵诧异的不是束和的出现,而是他出现的时间。【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刚才李太医拎着药箱进屋,她便知道束和已经过来了。让她十分意外的是,束和始终没有出现。

    一直到这会,他和皇上一起进了院子。

    夕涵来不及多想,便有人传唤她进卧房。

    她被人扶着起身,一瘸一拐地进去。

    “给圣上请安。”

    夕涵动作别扭地行礼,接着这机会,她的视线扫过束和。

    束和眼眸低垂,姿态恭谨地站在皇上身后,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方七不在。

    夕涵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便是束和的身边少了一个人。

    方七一直侍奉在束和左右,这等紧要关头却不在身边?是在派出去做事了?

    “你可知罪!”

    皇上一声呵斥将她的思绪打断,随着这声音,一个香囊劈头盖脸砸了过来。

    夕涵没有躲,任香囊砸在自己的额头上。

    香囊里填充了东西,是有些分量的,砸在头上有一点疼。

    站在皇上身后的束和,手下意识一紧。

    他忍住想要上前的冲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陛下对夕涵有杀心!

    如果不是今天意识到什么,派人去查,他竟然一直不知情。

    束和根本不敢对上夕涵的视线。

    事关夕涵,他本就冷静不下来。如果看到夕涵眼中的委屈,他大概会失掉所有的镇定,用最原始简单的方法,帮夕涵扫平障碍。

    一把刀,一地的血。

    可是,然后那……

    夕涵还要在这里生活。

    束和掐住自己的手腕,让自己冷静再冷静。

    “奴婢不知。”

    夕涵眼眸微垂,摇摇头,语气带了些许疑惑。

    “皇上,臣妾的孩子……孩子……差点就没有了……”

    面色苍白的齐美人靠在皇上怀里,抽抽噎噎地告着状,指责着刚才还在为她忙前忙后的夕涵。

    幸好,夕涵救她,也是为了保全自己。

    毕竟如果齐美人的孩子真没有保住的话,今天的事便没有回转的可能了。所以她也不存在被恩将仇报的难过。

    “莫哭。朕为你做主。”

    皇上拍拍齐美人的肩,半揽着她,语气温柔。

    他转过头,看向夕涵时,面容一肃,语气严肃:“还不认罪!这香囊是不是你用来谋害皇嗣的!”

    夕涵不紧不慢地转头,视线扫过地上的香囊。突然明白了皇上想要做什么。

    重要的不是,齐美人的孩子有没有保住。

    而是这个九五至尊,想要不想要她死。

    束和的处境很危险啊……

    夕涵心中思绪万千,奇异的是,她平静极了,心中毫无波澜。

    “奴婢没有见过这个香囊。”

    夕涵仍旧摇头,语气平缓。

    “死不认账是吧!常净带人上来!”

    皇上显得情绪激动许多,似乎义愤填膺地,要给自己差点出事的孩子讨个公道。

    “是,殿下。传重华宫金桦。”

    一个尖细嗓音响起,那声音似乎还有点耳熟。

    金桦?

    这个名字有点印象。

    夕涵在记忆里搜寻了一遍,对应上了一个总是憨笑着的圆脸宫女。

    “拜……拜见……圣上。”

    穿着粉白色衣裙的宫女走进来,‘噗通’一声便跪下了。磕磕巴巴像是紧张极了。

    夕涵带着笑意,侧头看了她一眼。

    嗯,没记错。

    就是这个圆脸姑娘。

    “说,你听到了什么?又看见过什么?”

    尖嗓子的太监,问话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

    夕涵垂着头,顺便回忆了一下这个声音的主人。

    常司公?

    那个在内务府门口找茬的老太监?

    “回……回皇上,有一次夕涵冲撞了齐美人被罚以后,就怀恨在心,多次恶毒诅咒。”

    圆脸宫女有些害怕,声音颤抖得厉害。

    “那个香囊见过吗?”

    常老太监指着地上的香囊,代替皇上问着话。

    圆脸宫女下意识转头看过去,视线落在香囊上,貌似看到了什么极可怕的事情:“这不是夕涵半月前绣的那个吗?”

    “你可看清楚,就是这个?”

    老太监说着话,视线扫过束和,眼神中带了些得意。

    圆脸宫女膝行过来,将香囊反复看了几遍,用力地点头:“奴婢不会看错的!这个针脚就是夕涵的!”

    她的信誓旦旦,让老太监更是兴奋。

    “还不认罪!”

    皇上适时开口,吹胡子瞪眼,真像是气坏了。

    夕涵忍住揉耳朵的动作,向着皇上恭谨地行了一礼,面色如常:“可否让奴婢问几句话?”

    见她没有被自己的气势吓到,皇上也就装出来的生气收了起来,眯起眼睛,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没有回答。

    夕涵只当他是同意了,又行了半礼,转头看向身边的圆脸宫女:“你是上次过来吃桂花糕的那个?金桦?”

    金桦已经做好迎接狂风暴雨的准备,然而夕涵却如同闲聊般开口。

    她明显一怔,半天不知道应该如何回话。

    “我记得你来过两次,一次吃三块桂花糕喝的果茶,另一次吃了两块杏仁糕、小半包栗子喝的是绿茶。第一次是上午来的,天气晴朗,你和玉儿一起进门,你穿了一件……”

    夕涵似乎陷入了回忆,浅浅地笑着,一一叙述着之前的事情。

    金桦攥紧了袖子,真的显现出几分紧张来。

    “我记得没错吧。”

    夕涵说了一大堆无关紧要的,突然扔出来一句问话,要金桦回答。

    金桦有些慌,回忆了一遍夕涵的话,确定都是杂事,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

    至于那些事情的细节,她哪记得住啊。

    “哦。那你刚才说看见我绣这个香囊,是你第一次来的时候那?还是第二次啊?”

    夕涵声音平稳,眉头微皱,似乎也有些疑惑。

    “是第二次!奴婢从窗户外看见的,你当时正绣着香囊,见我进来,便把香囊收到了一边,开始与我闲聊,然后……”

    听夕涵又问到了这件事,金桦的回答变得连贯。

    “好了。你说是第二次的时候,对吧。”

    夕涵歪头看她,眉眼中还是笑意。

    “是……是!”

    金桦不敢表现出迟疑,忙点头应了。

    “就是我穿着淡青色衣服,玉儿穿了浅粉色,你穿着襦裙那天吗?”

    夕涵扬眉,像是真的在她认真探讨。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