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五章 逼问

    “是。【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金桦看着夕涵似笑非笑的眼睛,心中更是慌乱,她错开视线,点头应了一句。

    “哦,那你看见我在缝香囊的时候,玉儿在做什么?”

    夕涵语音上扬,轻声询问着。

    “玉儿……玉儿在和太监说话,晚了一步过来。”

    金桦的大脑告诉转动着,给出应对的话语。

    “那我看到你的时候,是不是就招呼你进来?”

    夕涵侧头看着她,扔出一个个问题。

    玉儿在做什么?

    十三那?穿的什么衣服?

    那天吃的是桂花糕,还是杏仁糕?

    ……

    夕涵的问题良多,几乎要把每一个细节都问到。

    不过对话的速度并不快,你一句我一句。

    虽然吃力,但金桦还是一一答上来了。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夕涵的声音一顿,抿唇笑了。

    金桦以为她是问完了,偷偷舒了一口气。

    就连站在一边的老太监,都打算开口质问夕涵搞的是什么名堂。

    只有皇上隐隐猜到了后面会发生的事情,眼中的兴味愈发浓了。

    束和始终低着头,手不停摩挲着那串手串。

    粉白色,杏仁糕,果茶……

    那些问题的答案,他都记得。

    夕涵没有说对的那些细节,束和的心中都有着标答。

    不过,束和并不知道。

    夕涵并不是记错了,而是早就忘了。

    她本就不是一个过得精致的人,那么半个月前穿的什么吃的什么,哪里还记得。

    不过那些不重要,因为对方也显然不记得了。

    这只是一个逼供的手段。

    “金桦,那天是晴朗还是阴天?”

    夕涵的问题似乎又绕回了开始,她歪头看着金桦,眼神认真。

    金桦只顿了一下,夕涵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自己面前一拽:“回答我,晴朗还是阴天?”

    她没有想到夕涵会突然动手,一时没有防备,被夕涵拖到四目相对。

    金桦甚至能够从夕涵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她一吓,更是说不出话来。

    “金桦,圣上面前,你若是说假话,必死无疑!”

    夕涵的语气突然阴沉下来,视线扫过金桦的脖颈,恍如实质的凉意,让金桦的身体一颤,更是慌了。

    躺在皇上怀里的齐美人,眼见不妙正要开口,却被皇上摁住了。

    戏,总是要看完才行。

    “说!是晴天还是阴天!”

    夕涵的声音骤然拔高,睚眦欲裂,神态吓人。

    她的声音把齐美人都吓了一跳,接着这个机会,直往皇上怀里钻。

    “晴,晴天……”

    被她吓得,金桦已经想不起来什么了,只能慌张的选了一个。

    “我当时穿的什么衣服,浅青色还是淡粉色!”

    “淡……浅青色!”

    金桦几乎要吓哭了,快速做选择。

    “你方才还说是淡粉色,怎么这会又说是浅青色?说!到底是什么颜色!”

    夕涵跪直了身子,她薅着金桦的衣领,居高临下怒目而视。

    “是浅粉色!是浅粉色,我说错了!”

    金桦慌乱得不成样子,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砸,连忙改口。

    “香囊是什么颜色?浅青色还是淡紫色!”

    夕涵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声音更是放大了几倍。

    “什么?什么颜色!”

    金桦已经彻底慌了,夕涵又没有给她回忆的时间,六神无主完全想不起颜色了。

    “说!”

    夕涵拽着金桦的衣领,手上更是用力,断喝一声,声音尖锐得刺得耳膜生疼。

    “颜色!”

    “颜色!告诉我是什么颜色!”

    夕涵像是疯了一样,几乎是尖叫着,让金桦给她一个颜色。

    “浅青色的!是浅青色的!”

    金桦被她咄咄逼人的问话,压得快要崩溃。大喊着回答了,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

    “呵。”夕涵却突然恢复了平静,冷笑了一声,用力将金桦甩到地上,“你自己看看,香囊是什么颜色?”

    金桦摔倒到地上,将地上的香囊攥到手里,她抽抽噎噎地说着话,已经是泣不成声:“粉……粉色……是粉色的……”

    “圣上,奴婢觉得她的证言不能信。”

    夕涵向着皇上行了一礼,又恢复了平缓的语调。

    仿佛刚才像疯婆子一样的那个人,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哈哈哈哈……”

    皇上却突然笑出声,磁性的声音听得屋里的小宫女都红了脸。

    齐美人也红了脸,却是被气红的。

    夕涵仍旧笔直地跪着,将疼痛引起得面目狰狞压下去。

    刚才扭到的脚腕,这会已经肿了起来,疼得本就厉害。

    方才又是一通喊,嗓子也跟着捣乱,疼了起来。

    “那失职之错,你可认?”

    皇上终于笑够了,语气甚至带了调笑的意味。

    可惜了……

    早知道这宫女这么有意思,就不应该送给束和。

    “奴婢不认。”夕涵适时抬起头,冲着皇上灿然一笑,“但,任凭皇上处置。”

    皇上也被她弄得一愣,却没有生气,反而扬眉问道:“哦?”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过,奴婢并不想做王土。”

    夕涵仰头看向皇上,说了句俏皮话,眉眼间都是笑意,那双清澈的眸子亮极了。

    “哈哈哈,有趣,真是有趣!”

    听皇上又笑了,夕涵知道自己是赌对了。

    她垂下头,恢复了恭谨的姿态,小心将手心的汗蹭到袖子上,偷偷舒了一口气。

    夕涵就知道,皇上能喜欢柳依依,便多半是吃这套的。

    “束和。”

    皇上将夕涵上下打量了一遍,眼中似乎多了什么,他突然开口喊了一声束和。

    “陛下。”

    束和上前行礼,等着皇上的吩咐。

    “她是你的人,给朕一个满意的答复。”

    皇上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带着夕涵离开。

    “皇上,夕涵是束和的人,交由他处理,难免有包庇之嫌。”

    本来事情都要告一段落了,常司公却突然蹦了出来。

    “哦?”

    皇上的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眼神中带着隐隐不悦。

    常司公心中一惊,偷偷给齐美人使了眼色。

    “皇上……”

    齐美人软软地倒在皇上的怀里,千娇百媚地喊了一声。

    “刚才真是吓死臣妾了。差一点,差一点就……”

    她说着话,眼泪便下来了。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