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七章 她得住牢房

    听他提起干儿子的事,常老太监脸色一僵,声音也冷了下来:“真是一张利嘴,也不知道骨头是不是也这么硬。【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不不不,都说骨头越老才越硬那。”孝成笑得眯起了眼睛,眸中的寒芒一闪,“常司公,是想进慎刑司坐坐?”

    “杂家是担心你们慎刑司行事不公。”常老太监的话音一顿,视线扫过旁边的夕涵,带了些嘲讽意味开口,“如今一看,杂家真是来对了。”

    “哦~奴才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常司公接管了慎刑司啊。”

    孝成扬眉一笑,气势上完全不虚。

    夕涵被十三扶着,从步辇上下来,站到孝成旁边。她抬手揉揉眉心,面上显出些倦意。

    今天从下午折腾到现在,她真的是有些累了。

    “常司公想要做什么,不如直说。”

    夕涵抬眼看向常老太监,眉头微皱,将唇抿成一条直线。

    “杂家只是希望慎刑司能够做事公正。”

    常老太监揣手站着,嘎嘎地笑着。

    夕涵挑眉看着他,等着他说后半句话。

    “至少,今天夕涵姑姑该住在牢房才是。”

    常老太监笑够了,眼中划过些阴险。

    “知道了。”

    夕涵瞥了他一眼,摆摆手,被扶着进了慎刑司。

    常老太监没有等到想要的反应,面色一青,正要说什么。

    “怎么?常司公想住我隔壁?”

    夕涵却突然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杂家又没有犯事,住什么慎刑司啊。”常老太监咧嘴一笑,一挥手,一个小太监上前了两步,“杂家知道向钱是个胆小的,让他的兄弟来帮衬着。”

    夕涵这会儿真是没有力气和他撕,由十三扶着离开了。

    “来了,便进来吧。慎刑司一向好客。”

    孝成上下打量了那太监一遍,笑着让人带他们进来。随后一甩门,连一句再见都没说,便将常老太监关在了外面。

    不同于向钱的怂,新来的这个太监就像是显得刚正不阿了。他冷着脸一步不离地跟着夕涵,壮硕的身板看上去是个练家子。

    孝成还盘算着,用多少人能把这个摁住,便听到夕涵喊他。

    “孝成,不用搞事了。牢房就牢房吧。”

    夕涵嘱咐了他一句,转头便进了牢房。

    虽然住的牢房,但是有十三在旁边忙前忙后收拾着,到也不是难以忍受。

    再加上,孝成选的是一个他们平时休息的地方,比正常的牢房要干燥整洁不少。

    夕涵坐在床上,正准备洗漱了睡觉,安子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夕涵姑姑。”

    安子在夕涵面前站定,向着她行了一礼。他显然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这会还气息不稳,就连一向整齐的发髻都有一点凌乱。

    “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变。”

    看着他一板一眼地行礼,夕涵不由扬眉笑了。

    安子低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面上明明是没有表情,但是整个人就是看着柔和了不少:“抱歉,回来晚了。”

    “没关系啊。你也有很多事情要忙。”

    夕涵仰头看他,抿唇笑着。

    安子应了一句,视线扫过周围的人,在孝成的身上稍作停留。

    ‘噗通’一声,孝成突然跪了下去:“主……安公公,是奴才没有做好。”

    他的声音一顿,将差点脱口而出的称呼咽了回去,低着头请罪。

    “安子……”

    夕涵伸手拉住他的衣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罚孝成。

    “起来。”

    安子扫了跪着的人一眼,只扔下两个字。

    “夕涵姑姑,奴才带您去休息吧。”

    他蹲下身,让夕涵不必继续仰头。那平稳的声线,却莫名让人听出几分温柔。

    “她现在是犯人,就应该住在牢房!”

    常老太监新投放的手下,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任凭向钱怎么拉扯他的衣角,都没能让他改变主意。

    夕涵还没有来及回话,那个太监便跳了出来。

    “安子,我有点累了,不想折腾了。”

    夕涵伸手拍拍安子的肩膀,想把这件事抹过去。

    “这种事情,奴才来处理就是了。”

    安子仰头看着夕涵,那双原本漆黑一片的眸子,如今竟然有光芒闪烁其中。

    说完话,他站起身,看了四周的太监一眼,动动嘴唇,扔出两个字:“废物。”

    安子一抬手,周围的人立即扑上去了,将常老太监送进来的两个人都摁倒到地上。

    孝成这会更是要表现,手里捏着银针,蹭的一下就窜了过去。

    成钱自然是不敢反抗,任由那些人将他拖了出去。

    而那个五大三粗的太监则表现出一副大无畏的样子,奋力挣扎起来。

    看他的体格,便知道这是个练家子。

    这时孝成便起了作用,手指夹着银针,往他身体上的几处大穴扎了进去。

    孝成能够在慎刑司立足,自然也有他独有的本事。

    人身上所有的穴位,哪能一击毙命,扎哪里疼,他都清楚无比。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还有一个捏着银针使阴招的。

    于是常老太监安排的两人都败下阵来,被七手八脚地拖了出去。

    “安子,别闹出人命。”

    看着他们像是打群架一样动手,场面其实很好笑。夕涵却突然想起徐婕妤的事情,伸手拽住安子嘱咐了一句。

    “是。”

    安子低声应了,抬脚走了出去。

    牢房里只剩下夕涵和十三,十三到显得十分高兴,他打包着东西,脸上满是笑。

    “怎么那么高兴?”

    夕涵靠在床边,侧头看着十三,开口询问道。

    “这牢房真不是人住的地方。主子不用住这儿了,奴才当然高兴。”十三将刚搬来的东西一一打包来,就准备着一会换个地方。

    安子回来的很快,夕涵也不知道他是这么处理的这件事,准确的说是怎么处理的这两个人。

    不过,他衣服上也没有沾什么血迹。

    应该……应该不是太暴力吧。

    他几步走到夕涵面前,蹲下来,身上的寒霜尽除:“夕涵姑姑,奴才送您去休息吧”

    “好。”

    夕涵点点头,朝十三伸出手,等着他扶自己一把。

    安子抬头视线扫过十三,十三与他目光相接,动作不由一顿。

    明明安子才是蹲在低处,他却有种被俯视了的感觉。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