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章 代价

    “把酒酿丸子吃了,一会我叫十三送你回去。【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夕涵从怀里把玉儿捞出来,将勺子塞进她的手里。

    “夕涵姐姐……”

    玉儿也想起了之前的事情,用勺子搅搅碗里的吃食,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似乎不愿意回去。

    “不许和华悦生气,她是为了你好。”

    夕涵伸手给她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的,又开口道:“我记得华悦喜欢桂花糕,一会儿着人做了你带回去,和她认个错。”

    “可是……华悦姐姐发起脾气来,很凶的。”

    玉儿低头吃了酒酿丸子,鼓着腮帮子,委委屈屈地开口。

    “没事。这些年都是她护着你,想来也不会真的生你的气的。回去服个软,乖。”

    夕涵揉了揉玉儿毛茸茸的发顶,放软了声音,就像哄小孩子一样。

    她哄着玉儿吃完了东西,便让十三先送玉儿回去了。

    “安子,你今天很闲啊。慎刑司不是有许多事吗?”

    夕涵送走了玉儿,坐在桌前,托着腮帮子发呆,见安子还站在旁边,不由开口询问道。

    “今日,无事。”

    安子眼眸微垂,没有和夕涵有任何视线接触,语气平缓。

    他丝毫没有说谎的样子,完全无视了自己书房里那摞了一人高的公文。

    夕涵对他们的日常并不了解,以为安子说无事,便就是真的无事。

    “不过,我这样没关系吗?其实牢房也挺好的,夏天至少凉快儿。”

    夕涵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皱皱眉,向安子提议道。

    “牢房阴冷潮湿,不适合住人。夕涵姑姑,若是觉得热,奴才便叫人再去取些冰。”

    安子的视线仍落在自己的鞋尖上,低声回答着。

    “我不是说我热,我是说……”

    面对安子的答非所问,夕涵感觉有些无奈,她摇摇头,正打算再解释。

    “奴才知道。”

    安子第一次打断了夕涵的话,他抬头看过来,那双眸子幽深得像是要把人的灵魂吸进去。

    夕涵对上了安子的视线,不由一怔。

    那一瞬间,安子眼睛里写满的情绪,她看不明白。

    “昨天,束和怎么说?”

    夕涵最终还是错开视线,低头喝了口茶,岔开了话题。

    安子的视线在她的身上,又停留了片刻,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像是失落。

    “回夕涵姑姑的话。司公说,记得。”

    安子重新低下头,声音里没有多余的情绪,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好。”

    夕涵点点头,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扶着桌子站起身来。

    安子下意识上前想要扶她,却被夕涵错身躲开。

    “不用了。脚已经好很多了。”

    夕涵没有抬头看他,而是扶着墙,向床的方向挪过去。

    安子僵在原处,视线转移到自己落空的手上。过了许久,才站直了身子,动动嘴唇,溢出一个字。

    “是。”

    夕涵始终没有回头,脱了鞋,盖上被子,面朝着墙壁睡觉了。

    安子没有再说话,转过身,轻手轻脚地离开。

    夕涵却不知道,不管她提醒了束和什么话,束和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而在另外一边,皇上怒火冲天地结束了早朝。

    “让束和给朕滚过来!”

    皇上回到了御书房,想起早朝发生的事情,心中的火气更大了许多,反手将桌上的折子砸到地上。

    “是!是!”

    服侍在皇上左右的小太监,吓得连连应是,快步出了御书房。

    束和来的很快,不多时便出现在了皇上面前。

    “拜见陛……”

    束和一撩袍子,向着皇上行全礼。

    皇上正站在窗边,听见声音,转头看过来。

    “啪!”他抬手一个巴掌甩到束和脸上。

    束和的礼正行到一半,被突然的一巴掌打断,他身形晃了一下,才保持住了平衡。

    “拜见陛下。”

    他丝毫不惊讶,也像是感觉不到疼,不仅面色不改,甚至将礼重新行了一遍。

    “束和,你真是厉害了。”

    皇上用手指着他,眉头紧皱,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陛下说笑了。”

    束和低着头,沉声回了一句。

    皇上显然是气狠了,眯起眼神,反手拿起一个折子,砸到束和脸上:“束和,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束和没有躲,任由折子在脸上留下一道红痕。

    折子落到地上,正好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内容。

    ‘齐家被灭门’

    束和弯腰将折子捡起来,视线扫过上面的内容,目光更幽深了几分。

    “奴才确不知情。”

    束和双手将折子奉上,语气平缓。

    “呵。你不知情。朕倒是不知道,你竟然有如此能耐。”

    许是气到了极点,皇上反而笑了,他捏着折子的一角,随意地拍着束和的脸,语气嘲讽。

    “陛下说笑了。”

    束和眼眸微垂,面对这种近乎侮辱的行为,没有任何反应。

    “厉害啊!真是厉害!朕都应该给你鼓鼓掌。”皇上勾唇,露出一个讥讽的笑。他说着话,真的就扔开了手中的折子,‘啪啪’地鼓起掌来。

    “奴才不知,陛下在说什么。”

    束和一撩袍子,跪了下去,似乎真的有诚惶诚恐。

    “好演技啊!之前徐家的事,也是你做的吧。”

    他的声音骤然冷了下去,斜眼看着束和,目光阴冷。

    束和跪着,没有再搭话。

    皇上冷笑了一声,抬手走到桌前坐下,就让束和跪着。

    他也知道齐家的事,定不了束和的罪。

    这个太监,绝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除非是把铁证扔在他脸上,否则他是不会承认的。

    皇上又瞥了他一眼,决定晾一晾束和。他拿起毛笔,沾了墨,批阅起奏折来。

    束和笔直地跪着,面色如常。

    他三岁就入宫了,什么样的罪没有受过。

    只是跪一跪,对他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会儿,皇上让他跪只是为了打他的脸。

    一切才刚刚开始。

    皇上批阅奏折,一直批到了中午。

    期间,不时有小太监进来添茶递水。

    皇上不开口,束和便一直跪着。

    御书房的地板极为坚硬,比重华宫的青石板还要硬上几分。

    而这一跪,束和足足跪上了三个时辰。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