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章 梦中的妖怪

    风一和陆重上了车,继续向石泉村前进。【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而那一群老鬼全部跟在车后面,鬼气和阴气混杂在一起宛如滚滚浓烟,看上去就像车子着火冒烟了一样。

    “对了,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这些鬼怎么能在白天出来,是不是石家村的墓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风一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他始终对于这件违反阴阳常理的事情耿耿于怀。

    “大人果然英明,”陆重的爷爷恭维道,“其实具体我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变成鬼之后觉得那块墓地里的阴气比之别的地方浓郁太多,对于我们滋养魂魄有着很大的益处,并且在那里吸收阴气久了之后还可以短暂忍受阳光直射,所以我们才敢在大白天出现。不过若是究其原因的话,我们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哦?”风一倒是不怀疑它撒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么说来,那三只孤魂野鬼也是因为一直在附近徘徊,在那里吸收了足够的阴气,所以才能不分白天黑夜地跟着陆重了?”

    陆重的爷爷点点头:“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风一笑笑说道:“石泉村既有能驱邪避难的石中泉水,又有能容亡魂滞留阳间的阴墓,看来真不是一个寻常的地方。”

    正说着,车子转个弯,绕过一座小小的山头,来到了石泉村的所在。风一将车停下,和陆重一起下了车。

    其实这个地方距离石泉村还有段距离,但眼前的景象表明他们不能再靠近了。浓白的雾气将整个石泉村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把村口那块刻着“石泉村”字样的石碑的位置露了出来,证明他们没来错地方。笼罩在这方天地的雾气已经存在了三天,可还是没有任何要消散的意思。站在这个地方远远望去,他们就像置身正在爬升的机舱里,触手可及那些柔软的云团。

    不过这些雾气可不像天上的白云一样,它们更加阴冷潮湿,其中还夹杂着丝丝腥气,远远地闻起来令人作呕。风一观察了一下,但从外面根本看不到村里的情况,他招呼了一下陆重的爷爷,想要问他是不是了解什么。

    “唔,这场大雾来得很蹊跷,就是从三天前的晚上开始的。当时大概是半夜,我们远远地就看见村里面起了雾,刚开始没太注意。可渐渐地,那些雾越来越大,而且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感觉到那雾里面有一丝阴冷的气息,肯定是有邪物作祟。本来我们想要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可是村子好像被设了结界,根本进不去。”陆重的爷爷无奈地说道。

    随后它指着村口的位置继续说道:“后来,我们就看见陆重这孩子从村子里跑了出来。我们想找他问个究竟,可那时候不知道这孩子有阴阳眼,不知道怎么和他沟通,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跑到镇上去了。”

    风一微微点头:“也就是说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也不知道?”

    陆重的爷爷摇摇头:“我们只能感觉到整个村子萦绕着巨大的恐慌,应该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但就是对雾气里面的事情一无所知。这大雾很诡异,我们这些魂体进不去,那些普通人则根本看不到。”

    这时候风一又想起了一件事,又问道:“我之前听陆重说,他那天到镇上求助过,警察来了之后却什么也没发现,这又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们看不见雾气,但总不会感觉不到村子里的异样吧?”

    “这就是这些雾气的另一处诡异所在了。”这时候陆重的太爷爷走过来说道,“不光是那天镇上来人,这两天也有三三两两的人到村子里来过,可是他们都一样,一接触到那些雾气就昏倒在地上了。”

    “昏倒?”风一皱起了眉头,“这么说这些雾气对人体有害?”

    不过陆重的太爷爷摇了摇头:“这个倒不一定,因为我们发现那些人其实是在一瞬间被人催眠了,所谓的昏倒在地上其实应该说是倒在地上睡着了。”

    风一双眼微眯:“然后那些人醒来之后就像没事人一样走了,也没有再进村子,对不对?”

    “对对对,就是这种情况。”陆重的两个长辈都忙不迭地点头。

    如此一来,风一的心里已经有数了,他有七成的把握能肯定自己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件事才有些棘手。

    他回过头去对群鬼说道:“好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已经帮不上忙了,就都先回去吧。时候不早了,陆重,我们准备一下就进村。”

    “他也要去吗?”陆重的爷爷明显很疼爱自己的孙子,不希望让他去冒险,“他不会什么法术,进去之后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风一笑了笑:“放心吧,我会保护好他的。让他进去主要是为了引那个妖怪出来,只要那妖怪一露面我就出手,不会有事的。”

    陆重虽然紧张,但倒是看不出有多少畏惧,他说道:“爷爷,太爷爷,你们放心吧,我会小心的。而且我爸妈还在里面,我实在放心不下。”

    如此一来,这些老鬼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又叮嘱了一番后,就都飘向不远处的墓地了。

    之后陆重就和风一待在原地休息。他瞅了瞅风一,发现他就这么空着手,心里面稍稍有些不安,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风一,你带东西了吗?”

    “你觉得应该带什么东西?”风一笑着说道,其实他知道陆重心里面在想什么,“带刀,带枪?还是带黄纸符和桃木剑?”

    “呃……这个我不知道,但看你这个样子我不是很有安全感。”陆重老老实实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风一从口袋里将临走时放进口袋里的那根树枝取了出来,放在鼻子下面,仔细地嗅着它散发出的清香,同时一边闻一边问道:“你知道祸害你村子的是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陆重说的是实话。

    风一开始给他解释:“那是一种妖怪,它就像鬼魂一样没有形体,平时就躲在人们的梦里。”

    陆重睁圆了眼睛:“梦里?”

    “没错,”风一点点头,“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内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负面情绪,有的人会控制不住将其释放出来,有些人则是很好地将它埋藏在心里最阴暗的地方。但人在清醒的时候可以自控,在睡觉的时候对这些情绪就完全没有约束力了。这些情绪从人心中渗透到人的梦里,潜移默化下,就有了噩梦的产生。”

    “那这种妖怪就藏在人们的噩梦里?”陆重猜测道。

    “其实倒不如说它是从噩梦里诞生的,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人心中的噩梦。”风一纠正道。

    “当人心中不可控的负面情绪达到一定临界点的时候,他的魂魄中就会沾染上一丝浊气,如果放任其不管,这丝浊气就会越来越壮大,一旦有了合适的时机就会变化成妖怪。”

    听他这么说,陆重觉得有些惊恐:“听你说得这么简单,难不成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这种妖怪?”

    “本来就到处都是。”风一摊了摊手,笑着说道。可这却让陆重感觉后背发冷。

    风一看出了他心中的不安,于是随后又补充道:“放心吧,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这些从人心中诞生的小妖怪脆弱得很,并且只能寄生在人的梦中,别说不能作乱,一旦宿主遇到了什么喜事,心里一高兴,它就得灰飞烟灭。”

    闻言陆重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可又觉得不对:“可是眼前这件事又是怎么回事?它可跟脆弱沾不上边。”

    “这就又要重新说到这种妖怪的诞生了,”风一很有耐心地向他解释,“人和人是不同的,人心中所滋生出的这种妖怪强大程度也就不同。总的来说,就是人心里面越黑暗,这种妖怪就越强大。而且,这其中有一种特殊情况,那就是如果这种小妖怪的宿主懂得一些特殊术法的话,是可以动用一些手段,将之从自己的梦境中诱捕到,然后将其剥离出来,让它从梦境进入到现实中,甚至将它培养起来,为自己所用。”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听得陆重目瞪口呆,又因为这种事非常诡异恐怖而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出了一身冷汗。他深呼吸一口气,感叹道:“还真是无奇不有哈……”

    随即他指着笼罩着村子的雾气,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那按照你的意思,那就是某个人养的自己梦里的妖怪?”

    风一点点头:“没错。这种妖怪强大到这种程度实属罕见,我们可以称之为梦妖,或者梦魇。”

    “我的天……”陆重捂着自己的额头,心中对于眼前这些雾气更加畏惧,“那……这个梦魇有多强,你有把握搞定吗?”

    风一笑了笑:“那就要看你遇见的那个神秘人实力有多强了。”

    闻言陆重松了一口气:“那还好,我看他也没什么本事,用后山的石泉水就能对付他,那估计这个梦魇也是外强中干。”

    看到他一下子变得乐观起来,风一毫不留情地否定了他的想法:“那个人可没那么弱,估计当时是被你取巧才伤到他了。光凭他能蒙蔽你的阴阳眼,将梦魇附身在你身上让你带回村子而对此毫无察觉,就可以断定他的实力不容小觑。”

    “什么!”陆重惊得差点跳起来,“你是说这个妖怪是我带回村子的?”

    风一点点头:“是啊,你记得当时你和我说,你逃跑的时候听到了那个神秘人的喊叫,然后就后背一凉,还因此摔了一跤吗?就是那个时候,那个神秘人将梦魇附在你身上的。我估计,也正是因为你是梦魇的临时宿主,它需要通过你来施展它的能力,所以你才没有平常人一样陷入梦境中。”
推荐阅读: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