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章 噩梦(一)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进村吧。【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没有理会陆重此时心里五味杂陈,风一招呼他把车上的手电带上就准备进去。

    他们在村外耽搁了很长一段时间,如今已经夕阳西下,天边被映成了醉人的橘红。秋风瑟瑟,吹得路边树上枯黄的叶子簌簌作响,也让陆重不由得紧了紧身上风一借给他的外套。

    离村子越来越近了,那浓白的雾气就在眼前,甚至有一些烟雾从中抽离,如丝缕般,兜兜转转地飘向他们,似乎是一种无声的欢迎。

    慢慢地,陆重的脑袋越来越沉,眼睛也逐渐睁不开了,一阵阵没由来的困意如潮水般向他袭来,他很想就这么躺在地上睡个天昏地暗,别的什么都不管。他看着近在眼前的白雾,就好像看见了一床柔软的棉被,昏昏沉沉中嘴角就露出了笑意。

    “醒来!”

    仿佛在无尽的混沌中听到了萦绕苍穹的黄钟大吕,陆重几乎在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他有些迷茫地看了看眼前,还有一步之遥就踏进雾气之中了。再看看风一,正表情严肃地看着他。

    “看来这个梦魇已经能够在这个村子所有人的梦境中来去自如了,你这个临时宿主没有了利用价值,一旦接近也会被它迷住心神。”说着,风一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符,将之贴到了陆重颈后靠下的位置,然后用外套的衣领将其遮好,“我现在给你贴了定神的符咒,可以保你不被梦魇侵入心神。但现在村子里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要是出现什么变故一定不要慌,只要别离我太远就不会有事。”

    陆重连忙点头:“我知道了。不过里面的雾那么大,我要是一不小心和你走散了怎么办?要不要拿根绳子我们互相系在手上?”

    风一沉吟了一下:“绳子的话不方便,因为一旦遇上梦魇肯定会发生战斗,到时候绳子就碍手碍脚的了。这样吧。”

    说着,他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在陆重眉心轻点了一下,然后同样在自己眉心也轻点了一下。

    “好了,现在就可以了,这样我们之间就能互相看见对方眉心的阳火,如果一旦走散了,就朝着阳火光点亮起的方向走就行。你也不用担心这大雾,我们两个现在眉心阳火燃起,不管这雾有多浓你都能看见。”

    这样一来,陆重心里的胆气也增加了几分,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风一又补充道:“还有一件事我忘了说,你戴着手表,一定要看好时间,如果我们在里面一直待到午夜十二点,那你就什么也别管,一定要抓紧时间从村子里出来,连我也别管,知道了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看着风一严肃的表情,陆重还是应下了。

    随后,两人也就没有再磨叽,直接踏进了浓雾中。

    陆重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汪洋大海里,直接坠进了海底的深渊。什么都看不见,除了眼前白茫茫一片,别的什么都没有。而且他发现这雾比起他从这里出来之前更浓了,浓得像是要糊住自己的眼睛。

    一时间,陆重微微有些慌乱,他向前方张望,很快发现了一个金色的光点,那应该就是风一眉心的阳火了。

    “别慌,我们慢慢往前走。”

    风一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和他近在咫尺。虽然还是什么都看不见,陆重的心还是稍稍安定了一些。

    他低下头,小心观察着脚下的路,其实根本就看不清什么,打开手电筒也只能看清前方半米远的路。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他觉得自己都要得幽闭恐惧症了。

    不知道风一是怎么前进的。他看到前方那一点阳火一直微微跳动着,明显是风一在不断前进。他见状不由得微微加快了脚步,想要跟上。

    突然,他敏锐地察觉到在前方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让他心头一颤。这个脚步声和风一不一样,风一走路虽然昂首阔步,但脚落地却几乎无声,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噗通,噗通”的。不过,慌乱之后,他已经想到了那是什么。

    手电筒光束中的雾气一阵不正常的翻涌,让陆通的心里一阵紧张。他紧盯着手电筒照射的方向,下意识屏住呼吸,等待着来人出现。

    很突兀地,一双满是尘土的布鞋出现在了陆重面前,即使他已经提前有所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他将手电筒向上照,鞋上面是灰色的裤子,然后是一件同样灰色的上衣,再往上,陆重看见了一张木然的脸。

    那张脸眼睛紧闭着,嘴唇很用力地抿着,用力到嘴附近的皮肉毫无血色。虽然在大雾中待了这么久,可身上一点水汽都没有,只是那衣服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他弄得皱皱巴巴的。

    场面有些惊悚,但陆重还是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他认出了这个人,是他们石泉村的刘会计,平时和他们家的关系很好,见了面他还喊一声“刘叔”。可现在他这个样子,不管陆重说什么他都听不到了。

    刘会计稍稍站立了一下,好像是在休息。可就在陆重想要上前试着叫醒他的时候,他却又迈开了步子,噗通噗通地消失在雾气中了。

    陆重下意识地顺着他离去的方向望去,冷不丁眼睛余光一扫,吓得他差点叫了出来。

    有两个人影正站在自己身后!

    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任何动作,这两个人就沉默地站在那里。他们两个低着头,就像两棵枯死的树。

    陆重本来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把手电筒给扔出去。但在看清楚这两个人身上的衣服之后,他心神巨震,差点哭了出来。

    “爸,妈!”他忍不住喊道。

    这两个人正是他的爸爸妈妈。那天村子里发生变故之后,他们两个也被梦魇缠身,和其他村民一样在这个地方不断地梦游。陆重跑出去之后一直在担心他们两个,却没想到现在刚一进来就碰到了。

    “爸,妈。”陆重有些哽咽,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自己的父母就在跟前,可却连自己对他们的呼唤都听不到。周围一片寂静,静得陆重能听到自己心里的低泣。

    可是,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办,他的父母忽然动了。

    就像是两个机器人一样,他的父母同时抬起了头,露出了和刘会计一样木然的脸,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甚是恐怖。而后,他们两个同时动作僵硬地迈开腿,没有理会近在眼前的儿子,悄无声息地往村子里面走去。

    陆重心里面大急,他才刚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不想让他们继续这样浑浑噩噩地在村子里乱转。他想跟着他们,可还没来得及等他跟上,前方的雾气一阵翻涌,他的父母就消失不见了。

    他有些冲动地向前快步追赶,想要追上两人,可他的父母好像走得很快,转眼间就不知去向了。随着往村子里不断深入,陆重陆陆续续又遇到了很多人,都是乡里乡亲,但他已经无暇顾及,只一门心思想要找到他们。

    就在他加快脚步往村子里面走去的时候,他之前遇见父母的地方有了动静。

    雾气又一阵翻涌,两个人影出现在了这里,竟然是陆重的父母折返,又回到了这里。

    此时天渐渐黑了下来,漆黑的夜色中有一团不显眼的雾气飘到了这里。和周遭的雾气不同,它好像有生命一样,径直来到了陆重父母跟前,然后悬浮在他们面前不动了。

    陆重的母亲机械般地伸出了右手,一张黄纸符静静地躺在她手心里。

    那团雾气绕着她的手打了个转,仿佛在观察这张符咒。随后,一阵阴风拂过,好像它吹了一口气一样,然后那张符纸就被吹起,晃晃悠悠地飘向了村外。

    村口处,暗淡的星光洒在那张小小的纸符上,那上面朱砂勾勒的符印泛着荧光,猩红如血。

    此时陆重已经急得额头上冒汗了,天已经黑了,加上这雾实在太大,即使他带着手电筒也根本看不清稍远的地方有什么,村子里的路又交错纵横,很快,他就只能放弃了。

    随着他冷静下来,看着周围夜幕与雾气交织成的牢笼,他心里有些害怕。赶紧张望了一下四周,还好,风一阳火的光点还能看到,而且好像还离得不远。

    事到如今,还是赶紧先找到风一再说吧。之前他在村口停留了一会儿,后来又四处乱跑,也不知道风一现在具体在哪里,有没有找到那个梦魇。他自己一个人实在没有什么安全感,还是赶紧先和他会和再说。

    想到这里,他立即朝能看见金色光点的方向走去。

    此时已经入夜一段时间了,这对于在雾气中本就视野受限的陆重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不过,幸好他对村子里的情况还算了解,虽然脚下磕磕绊绊,但大体的路径他还是能分得清的。

    他一边走一边调整方向,渐渐地,阳火的光亮越来越清晰,这代表他和风一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正当他心里逐渐放松的时候,忽然又觉得有点怪怪的。

    有点不对劲。

    刚才他是闷头朝阳火亮起的方向走,一直没有注意这条路本身的情况。就在刚才他才注意到,他已经沿着村子正中心的那条直路走了好久。

    石泉村是一个山村,村中的这条路虽然长,但也不可能一直走这么久都走不到头。而且陆重清晰地记得这条路上有两个大弯和一个不小的坡度,他却一个都没有遇到。

    这条路有问题!
推荐阅读: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