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章 噩梦(二)

    身处在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陆重心里升腾起了巨大的恐慌。【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他不敢再往前走了,周围的情况他一概不知,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连自己现在站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此时的他下意识地想起了年幼时听村中老人讲过的故事:有些人在山里走夜路遇到了鬼打墙,怎么样也找不到正确的路。好不容易等到天亮了,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人迹罕至的山头,脚边就是万丈悬崖……

    这是不是鬼打墙倒不清楚,但陆重可以肯定这是梦魇搞的鬼。现在风一不在身边,陆重的心里没有什么安全感,只能寄希望于贴在自己后颈的那张符能真的有用。

    他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才七点,夜晚才刚刚开始,距离风一告诉他的十二点还有将近五个小时。陆重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傻站着,可却又找不到打破目前僵局的办法,心里只能暗暗祈祷风一能过来找他。

    说来也巧,也许是冥冥之中风一听到了他的呼唤,只见远处那粒金色的阳火闪烁了几下,随即看上去有些轻微的摇晃,并且越来越清晰,竟好像在向陆重靠近。

    陆重见状大喜。身处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环境中,他所能依靠的也只有看起来实力深不可测的风一了。

    眼见阳火离他越来越近,他试探地小声喊道:“风一,是你吗?”随即屏气凝神地竖起耳朵聆听,期待能得到风一的回应。

    但结果让他失望了,不知道为什么,风一没有回应他,他耳朵所能接收到的讯息除了自己粗重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声,就只有一片死寂。

    没有脚步声,没有说话声,就连一直透着逼人寒意的夜风也不知什么时候悄然停息了。陆重的心里隐隐生出了不妙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身处在一座庞大的坟墓中,独自一人将要在这里享受接下来千百年的寂寞,陪伴自己的只有永恒的黑暗和无穷尽的寂静。

    金色的阳火忽然静止了,但陆重已经能够看清它如真正的火焰般在轻轻颤动,看上去近在咫尺。他将心一横,壮着胆子又向前跨出了一步。

    “嘻嘻……”

    一个尖细的笑声忽然响起,就像一个顽劣的孩子正趴在自己耳边嘲笑他的胆怯。陆重顿时吓了一大跳,感觉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背后的衣服顿时被冷汗打湿。

    更让他觉得恐怖的是,眼前那粒一直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阳火就在笑声响起的一瞬间变了样子,变成了阴森森的惨绿色,宛如乱坟岗中骷髅眼眶里绿油油的磷火。

    继而阴风四起,吹得四周雾气如云海翻涌,吹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而当他勉强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又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就像巨大的白色幕布被拉开了一样,被这阵古怪的阴风一吹,陆重面前的雾气被一点一点驱散,将他和鬼火之间的这一小块地方显现了出来,陆重下意识用手电一照,顿时惊骇得差点昏死过去,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悲伤几乎将他的心脏撕碎。

    那哪里是什么鬼火,那是人的眼睛!

    脸上的木然让五官都显得有些僵硬,脸颊没有一丝血色,皮肤看起来就像被撕去树皮的白色木头一样了无生气。他的嘴唇微张,露出了里面两排漆黑的牙齿,看上去非常怪异。最吓人的还是他的眼睛,左眼睁得浑圆,眼珠几乎要凸出来了,而且不知怎么闪烁着幽绿的光。而他的右眼则已经消失了,眼眶腐烂成了一个黑黢黢的窟窿,还不时往外流褐色的脓水。

    这张脸无论谁看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做噩梦,但此时陆重却泣不成声。

    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张充斥着诡异的脸是谁,正是他在大雾中一直寻找不见的父亲!

    父亲还是穿着那件单薄的汗衫,只是脚下的拖鞋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一只,他的左脚就赤脚踩在地上,已经被碎石子划破,脚趾上尽是干涸的血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没有在他身边,陆重也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变成这副鬼样子的,他心中恐惧和悲伤混合在一起,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见到他的时候还好好的!

    这是谁干的?爸这个样子还活着吗?

    我妈呢,妈妈去哪儿了?她是不是也出事了?

    无数想法涌上心头,让他的心神遭受了极大的震动。他抱着脑袋痛苦地跪倒在地上,转瞬间泪如雨下,甚至忽视了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

    悄无声息地,一团稀薄的雾气慢慢靠近了他,在大雾和黑暗的掩护下,它成功飘到了陆重的头顶。然后趁他跪在地上痛哭,雾气变化成了一条灰色的小蛇,瞬间没入了陆重的头顶。

    此时陆重还沉浸在哀伤之中不能自拔,恍惚间只觉得头顶忽然一凉,随即浑身一片冰冷,转瞬间就失去了知觉,整个人就这么歪倒在了地上。

    周遭的雾气重新回到了这片空间,陆重的父亲隐没在大雾中又消失不见了。黑暗中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好像有许多人来到了这里。脚步声来到陆重昏倒的地方停住,短暂的寂静之后,黑暗中又传来了轻微的物体碰撞声,让人听不清这里发生了什么。

    很快,脚步声再次响起,很快消失在了远方。那团诡异的雾气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了,它围着已经空无一物的地面打了个转,随即也消失不见了。

    夜未央,梦还长。

    相对于陆重不断遇见的惊悚事件,风一这边就太过于平静了。

    同样的,一踏进村子里他就除了雾气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而且他还没拿手电筒,随着夜幕的降临他可谓真成了睁眼瞎。

    不过这点事倒是难不倒他。既然看不见,那就干脆闭上眼睛,他伸出左手略一掐算,就确定了自己要去的地方。

    这不是什么九宫八卦之类的推演,他只是通过感知村子里面的阴冷气息,推断出了几处梦魇本体可能潜伏的地方,再从中找出自己认为最有可能的一处,然后朝那里前进就可以了。

    话虽如此,但事情还是没有那么简单。他毕竟对村子里面的情况不熟悉,而且这里又是个山村,坎坷崎岖是免不了的。不过好在这雾气对于他的魂力感知限制不算太大,他可以仔细探查着慢慢前行,不至于失足掉进路边的坑里。

    一路上他遇见了许多四处游荡的村民,也顺便查看过了他们的情况。他们的确是陷入了一种类似于梦游的状态,意识被困在无穷无尽的噩梦中,一直醒不过来。和普通的梦游不同的是,这些人这种梦游的行为其实是意识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之后,身体在不知不觉中产生的逃避反应。这些人的行为就像是想要躲避噩梦中的可怕情形一样,浑浑噩噩地从床上爬起来,还能自己穿上鞋子和衣服,然后在村子里面四处游荡想要逃走,可又被梦魇的结界困住了,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情形。

    要想将这些人叫醒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那个梦魇现在控制了整个村子里所有人的梦境,而人的梦境和意识又是紧密相连的,也就是说梦魇等同于间接控制了所有村民的一部分意识。如果就这么强行把他们从梦里唤醒过来地话,恐怕会对他们的意识造成极大的损伤,说不定还会引发精神问题。

    既然在这些村民本身找不到什么突破口,那就只能对梦魇下手了。一边想着,风一就已经赶到了自己的目的地,那是一间普通的民房,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事实上这里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梦魇早已经不在这里了。

    对眼前的情况风一并不感到意外,梦魇这种妖怪本来就是以神秘诡异闻名,更何况这一只力量又格外的强大。风一也不着急,继续在村子里乱转,试图从别处寻找到对方的破绽。

    村子里的雾气一直不安分地翻涌着,宛如有生命般分出无数缕状的烟丝,偷偷撩拨着风一的衣角和发丝,就像一个顽皮的小孩子一样,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闯入者。对此风一不为所动,只是默默放缓了脚步,开始更加小心谨慎地观察四周的情况。

    直到这时候,他才想起来陆重应该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刚开始自己还时常回头注意他的位置,但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忙着追踪梦魇,居然忘记了这一茬。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在之前漫长的岁月里,他不管做什么事都是自己一个人,渐渐地已经习惯了在做一些重要事情的时候将外界的干扰自动从脑海中排除。现在他从专注的状态中解放出来了,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件事。

    他朝着记忆中陆重的方向望去,并没有发现他的阳火。

    他环顾四周,透过雾气和黑夜分辨了好久,终于还是发现了陆重的位置。

    看起来他所在的地方离自己很远,而且阳火的位置一直没有变化,好像陆重正待在某个地方不动。让风一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妙的是,他的阳火忽明忽暗,看起来就像随时要熄灭一样。

    难道是梦魇对他下手了?可陆重身上有自己给他的符咒,梦魇应该不可能接近他才对。但眼前的情形让风一没有时间多想,只能赶紧向陆重的位置赶去。
推荐阅读: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