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五章 画像

    “你怎么吃这么点东西?”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各种美食的香味充斥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风一带陆重随便找了家餐馆,点了满满一桌子菜,算是欢迎他“入职”杂货铺。

    陆重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到了这个时间着实是有些饿了,也就没和风一客气,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但当他只顾着自己大快朵颐的时候,不经意抬起头来,却发现风一根本没怎么动筷子,只是在那里自斟自饮。

    风一摇摇头:“你吃吧,我不饿。”

    听他这么说,陆重倒是也没有想太多,一边往自己的碗里夹菜,一边开玩笑似的说道:“我看一些小说里写的大师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是不是你也是那种情况?”

    风一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随后淡笑着说道:“是啊。”

    陆重当然不会当真,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鬼没有人能不吃不喝地生存下去。他瞥了一眼风一面前已经快空掉的酒瓶,嘴里含糊不清地问道:“你喝这么多酒还怎么开车啊?”

    “没关系,路不远,我可以走回去。”风一毫不在意,他拿起酒瓶,倒满了最后一杯。

    将满满一桌子饭菜消灭掉后,陆重觉得自己已经撑得走不动了。他斜靠在椅背上,一边擦嘴上的油一边说道:“你那栋房子那么大,其实完全可以我们两个人一起住的。”

    “我习惯在店里。”风一摇摇头。

    陆重无奈:“你说你,明明是个土豪,为什么一直守着这么个杂货铺过得这么清苦呢?”

    风一笑了:“这就是人和人之间不一样的地方,金钱对你来说是必需品,是你生存下去的保证。而对于我来说,那只是一个数字。”

    听完他说的,陆重不由得深深为之折服:“果然是大师,说话的时候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股视金钱如粪土的寂寞。那既然钱财对你来说毫无意义,那你不如就把它送给像我这样需要它的有缘人吧。”

    “好啊,只要你好好干,香车美女,存款豪宅,都不是问题。”风一笑着将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

    夜渐渐深了,城市中依旧一片喧嚣热闹,五颜六色的灯光让人们颠倒了日夜,在本该沉睡的时候在外面挥发自己过剩的精力。相比之下,风一好像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毕竟,当一个灵魂孤独得太久,也就习惯了,再也回不去那些如火般的年华过往。

    风一走在路上,没有人注意到他,连过往车辆的灯光都下意识地避开了,陪伴他的只有路灯的光。风一吹着寒凉的夜风,静静享受着已经逐渐开始厌倦的宁静。

    忽然,一个小男孩出现凭空出现在了前面的路口。他歪着脑袋,眼睛里面蓄着泪水,正可怜巴巴地看着走过来的风一。

    风一不动声色地走过来,在小男孩身旁停下了。他蹲下身来,将声音变得柔和起来:“小弟弟,这么晚了,你怎么自己在这儿啊?”

    小男孩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面带委屈地小声说道:“我找不到妈妈了。”

    “那你家在哪儿啊?”他问了一个明知道不会得到答案的问题。

    果不其然,男孩脸上的委屈之意更浓了:“我不记得了。”

    轻轻抚弄着小男孩柔软的头发,在摸到他几乎折成九十度角的颈骨后,风一心里默默发出了一声叹息。

    “你叫什么名字?”他继续问道。

    男孩吸了吸鼻子,小声道:“我叫鑫鑫。”

    风一的声音变得更温柔了:“鑫鑫,哥哥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到了那里你就不难受了。”

    听到他的话后,鑫鑫顿时睁大了眼睛,欣喜地问道:“真的吗?那哥哥你能带我去找我妈妈吗?”

    鑫鑫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虚弱,让风一的心里一颤。他微笑着说道:“能啊。”

    “那太好了!”鑫鑫高兴地拉着他的手,歪着脑袋笑得眼睛像两枚弯弯的月牙儿。

    悄悄将右手放到身后,风一心中默念一句口诀,一个小小的陶坛出现在了他手里。

    他轻轻拍了拍鑫鑫的小脑袋,说道:“是不是有些困了,先睡一觉休息一下好不好?”

    鑫鑫点点头,他的确是有些累了。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天真的眼睛紧盯着风一深邃如黑夜的眸子,说道:“哥哥你不能骗我哦,你真的会带我回家吗?”

    风一的眼睛里微不可查地闪过了一丝不忍,但还是笑着说道:“真的,放心吧。”

    “嗯,谢谢哥哥!”鑫鑫终于放下心来,随即闭上了眼睛。他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幻,风一迅速伸出手,鑫鑫化成了一股淡淡的轻烟,在空中绕了一个圈,然后就钻进了风一手中的陶坛里。

    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黄纸符将坛口封上,风一手一翻,陶坛就凭空消失不见了。他站起身来,感觉有些疲惫,一边揉着眉心一边继续往回走去。

    当他走过前方路口的时候,他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正蹲在路边烧纸钱,看着纸钱一张张化成灰烬被夜风吹得四处飘散,她已经泣不成声。

    “鑫鑫,妈妈好想你……”女人哭得眼睛都肿了,但自己的儿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风一从她身边走过,小心避开了到处飞扬的纸灰,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人经历着各种各样的悲欢离合,他不可能每件都管,对于他而言,他已经给予了这个世界足够的善意。

    回到杂货铺之后,他没有开灯,直接摸黑上了楼。

    黑暗中一道火光闪过,随即整个房间被昏黄的烛光照亮了。风一小心地将蜡烛放在地上,然后依照流程拜了拜画像,随即取出了盛着鑫鑫魂魄的陶坛。

    烛火跳跃着,照得那张画像忽明忽暗,看起来就像画中的人活过来了一样,正威严地看着风一。风一将陶坛放下,双眼紧盯着画中人的眼睛,眼睛里的恭敬转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现在阳间不太平,不仅经常有亡魂滞留,而且还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征兆。”他的语气很平淡,听起来像是一个不服管教的职员正在向上司汇报工作。

    画像上的人影闪烁了一下,随即一个人声凭空响起:“自从天地间有了阴阳之分后,就一直有亡魂眷恋尘世不愿离去,这很正常,不必过多理会。至于你说的奇怪之物,那是什么?”这个声音听起来年龄不是很大,但却在威严中透着一股压力,让听的人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但风一似乎毫不在意,他看起来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我昨天去了石泉村,在那里发现了一只梦魇。”

    “梦灵蜕变成的梦魇吗?是很罕见,但也算不了什么。”很明显,这不能引起那个声音的兴趣。

    风一摇摇头:“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是平常的梦魇我也不放在眼里,但那只梦魇的力量非常强大,甚至能够通过梦境控制一整个村子的人。而且和他接触后我发现,这只梦魇被一股强大的邪气笼罩着,它的主人应该不是一个善类。”

    “你是担心梦魇的主人会做出什么破坏阴阳的事情?”

    “我觉得很有可能。”风一的表情严肃了起来,“重要的是我发现石泉村是阴阳大门本体的所在地,如果真有人在这个地方作乱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小心。”

    画像中的人不再出声,风一也不着急,盘坐在那里静静地等着,默默看着白烛的蜡泪一滴一滴流下。

    “梦魇虽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但阴阳大门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所在,我们的确要小心戒备。”画像中的人浑身泛起了乌黑的光芒,威严的气息稍减,却多出了一丝凶戾,“你随时注意那边的情况,如果有异常你尽可以出手,必要时候可以找神荼帮忙。”

    风一点点头:“我知道了。”

    “青鲤出现没有?”画中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平和起来。

    闻言风一微微一怔,脸上表情不断变化,过了好久之后才说道:“没有。”

    “快了,很快你就又可以和她见面了。”那个声音似乎有些感叹。

    风一嘴角轻扬,脸上的表情是说不出的嘲讽:“不用这么悲天悯人,这一切本来就是拜你老人家所赐,如今何必再来可怜我呢?”

    随后不等画中人再说什么,他又说道:“好了,我要渡魂了,不送。”说着,他自顾自闭上了眼睛。

    画中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随后光芒一闪,画像异像尽消,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

    这时风一才又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无奈,引得烛火都随着他的心情不断摇晃。他深呼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揭开了陶坛上的符咒。

    夜已深了,这座城市依旧热闹,有人夜不能寐,有人纸醉金迷,但这一切都和风一无关。此时此刻,他在意的只有面前这尊小小的陶坛,还有里面那个可怜无助的魂魄。

    但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陆重却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中。
推荐阅读: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