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渡魂

    陆重听得心里越来越沉,哭丧着脸说道:“你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还被这些妖魔鬼怪惦记上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虽然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但其实他心里面已经有些释然了。多年来自己的眼睛让自己见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物,让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远超常人。而最近他的心里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这种重压下,他的心境已经开始了蜕变。

    又或许他天生骨子里就有这种喜欢冒险的基因,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平淡生活后,终于在血脉中迸发了出来。

    “放心吧,我已经在追踪梦魇了,”风一说道,他的手指不自觉地碰触着陶坛,一边皱眉一边在思考,“唯一的问题是,那个梦魇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不断移动,现在已经到了离这里很远的距离,我也不确定它会不会回到神秘人那里。”

    陆重摇摇头:“我觉得那个梦魇肯定还会再来的,但我不觉得那个神秘人会出现。到目前为止,那个神秘人都没有再次出现,他可能还在筹备别的阴谋。”

    风一若有所思:“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了你和我说过的那件事。当时你告诉我,你在石泉村后山见到那个神秘人的时候,在他周围有很多怪兽?”

    “没错,是一些浑身冒着黑烟的怪兽。”陆重点点头,“不过我不认识那到底是什么,只不过看起来好像那个神秘人在控制着它们,估计是想做什么事情。”

    风一沉吟了一下,猜测道:“有可能那些怪兽是他从别的空间里召唤出来的,我也拿不准到底是什么。但是从这只梦魇闹出的事情来看,那个神秘人绝非善类,只要时机合适一定会出来作乱。”

    “那他不会也来找我吧?”

    对于天下大乱之类的事情陆重倒是不怎么关心,他只希望能离那些奇奇怪怪的、自己不能应付的东西远一点。

    风一看出了他的心思,轻笑着说道:“你既然决定要接触这个世界,那就要承担一些风险。”

    “但这种程度的风险对于我这种菜鸟新手来说是不是有点太高了?”陆重无奈地撇撇嘴,“再说了,既然有风险,那理应也有回报吧?”

    风一点点头:“没错,是应该有,那你想要什么呢?”

    陆重怔了怔,这个问题他好像还没想过。在他的意识里,只是觉得自己想要接触灵异的世界,当然也曾经幻想过自己将来会有一些机缘修习一些高深术法什么的,但主要的原因还是了却自己的心结,去帮助一些有未了心愿的鬼魂,这就足够了。

    所以,如今风一问他想要什么,他一时间还真说不上来。

    这时候风一又说道:“你和我说过,你跟着我是为了帮助那些对人间留有执念的鬼魂,但是现在你也看到了,这才刚一开始,你自己的安全就已经受到了威胁。所以,我现在给你选择的机会,一是你继续坚持最开始的想法,但就要承担相应的风险;二是选择放弃,你可以继续在店里做店员,待遇照旧。”

    陆重根本就没有考虑,很坚定地说道:“不用选,我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虽然现在出了一点点的小问题,但我相信会很快解决的,要是我就这么放弃了,恐怕以后会后悔死吧。”

    一边说着他笑了:“况且,我要是放弃了,还怎么在这个店里工作啊?”

    这话说得没错,毕竟渡风杂货铺本身就是一个和灵异挂钩的店铺,要是他真的想远离灵异世界,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辞职。

    得到答复之后风一笑了笑,继续说道:“好吧,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再给你一个选择。你是想要学法术,还是想学渡魂?”

    “渡魂?”法术是什么陆重当然清楚,但渡魂他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

    风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点头道:“没错。”

    随后他又说道:“你也知道,对于死去的人来说,一旦进到阴间,就等于和阳间永别了,即使轮回之后也是重新开始,再也寻不回前一世的种种。所以,有一些人在死去之后,如果魂魄对于尘世间的某些事物还留有执念,就会在阳间徘徊,等待自己遗愿实现的机会。”

    对此陆重能够理解。就像石泉村附近的兰琼一家一样,它们一家三口在石泉村附近徘徊了有七十年,才等到了实现心愿的机会。说起来他虽然答应了帮它们一家收殓尸骨,但这几天一直没有时间,等到梦魇的事情解决后自己再好好安葬它们吧。

    “不管是阴阳眼,还是天生异能,又或者是道门中人,凡是能够沟通阴阳两界的人,都生来带有维护阴阳秩序的责任。”风一的话里带有深意,“当然了,如果你发誓一生不参与人鬼之间的纠葛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要说到维护阴阳秩序的手段,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有的简单粗暴,有的相对比较温和。就像一些道门中人所谓的斩妖除魔剑下不留情,其实就是一种比较血腥的方式,这种方式是被阴阳规则所允许的,但对于施展手段的人来说,日后可能就要承担一些因果了。”

    说着,风一指了指桌子上的陶坛:“而我所推崇的,就是渡魂,是一种类似于佛家所说的超度的方式。

    我所说的渡魂,就是在消除鬼魂怨气的时候,知晓它们铭刻在魂魄中的事情,从而得知它们为什么会对阳间留恋。然后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帮它们完成愿望。”

    闻言陆重不禁睁大了眼睛:“你确定?有些鬼魂的愿望可是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啊!”

    “所以我才用‘尽量’这个词。”风一补充道。

    他继续讲道:“我当然知道,有些鬼魂之所以在人间留恋多年不光是因为无法与人沟通,还有可能就是它们的要求根本就没有可能完成。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就需要对它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它们放下心中的执念,了结这一世的因果,安心去轮回。”

    陆重的眉头紧紧皱起:“怎么听起来就像心理医生一样?”

    风一摊摊手:“没错,我们做的就是这种工作。”

    他耐心地解释道:“渡魂这种方式虽然麻烦,但是好处也是最明显的。首先,我们不用沾染杀孽,也不会牵扯进太多的因果;其次,我们每渡一个魂,就相当于为自己积攒下一份福缘,将来会有福报的。”

    说到这里风一笑道:“对于你来说,这种方法应该是最合适的吧?”

    闻言陆重点点头,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异议。

    他生性善良,手上也没有沾染血腥,同时对于那些孤魂野鬼也抱有同情之心,如今知晓有这种能帮助鬼魂往生的方式,自然是十分赞同。

    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一些犹豫。

    他问风一道:“虽然渡魂这件事听起来很不错,但你要不要考虑也教我一点法术啊?不然的话我以后老是和那些鬼魂打交道的话,万一制服不了它们怎么办?”

    “这的确是个问题。”风一对此表示赞同。

    但随即他又说道:“不过学习术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你一点基础都没有,就算我教你的话你也会学得很辛苦。”

    顿了一顿,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而且,有一件事我需要事先和你声明,我虽然可以教你,但是我对正宗道术知晓得也不算多,可能并不能帮到你太多。”

    听他这么说,陆重明显有些不相信:“不会吧,看我爷爷和我太爷爷对你的态度你应该是个大人物啊,怎么可能教不了我?”

    “我的确有比较特殊的身份,但也正是因为我的身份太过特殊,所以我的大部分本事你都没办法学。”风一说得很坦诚,由不得陆重不信。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死心:“教我一点点都不行吗?”

    “我会把渡魂之术和我知道的正宗道术都慢慢教给你,至于其他的……你要是想学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前提条件。”风一缓缓说道。

    “什么条件?”陆重急忙问道。他只顾着央求风一教他法术,却忽略了对方眼中的戏谑。

    风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等你死了我才能教你。”

    “切!”陆重顿时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话一听就知道风一是不想教他了,所以他也就不再强求。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风一倒是没有说假话。

    “那你说的渡魂之术具体要怎么做,难不成是和这个陶坛有关?”

    眼看学习术法暂时没有了指望,陆重还是决定先了解一下所谓的渡魂之术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风一点点头:“没错,一魂一坛,一坛一世。”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陶坛的坛壁,温柔得就好像在抚摸情人的柔荑。

    “看上去这只是一尊普普通通的陶坛,但里面却能盛放一个人的魂魄,还有这道魂魄一生的记忆。

    所谓三千丈红尘,还有所谓的人生百年,也不过如此,一尊小小的陶坛就可盛下。”
推荐阅读: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