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怨气分身

    当风一回到杂货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店门紧锁着,看起来陆重好像还没有过来。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

    难道他又睡过头了?可是已经这个时候了,再怎么样也应该醒了吧?

    那会不会是他出什么事情了?想到这里,风一心中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没有进去,直接去房子那里找陆重了。

    当他走到住宅区的时候,远远的,他就感觉到事情不对劲。

    现在正值正午时分,天地间应该是阳气最盛的时候,这个住宅区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异常。但风一敏锐地发觉到,在住宅区中的某一块地方正缭绕着黑气。

    仔细感知了一番后,风一可以确认,那个位置就是他的房子。

    当来到自己的房子面前时,他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

    在普通人看来,这栋房子房门紧闭,大概是主人没在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而在风一的眼睛看来,这栋房子正被一大团黑气包裹着,看上去就像是着火后冒出的滚滚浓烟一样。

    风一紧皱着眉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在门口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他看上去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取出钥匙上前去把门打开了。

    一进门,风一就觉得浑身发冷。

    之前他来到这里带走涵涵的时候,房子里也非常冷,就像一个巨大的冰库一样。但现在的冷不同,因为风一感觉到这里充斥着极为浓郁的怨气,让他几乎以为自己不小心闯入了一个绝世鬼王的巢穴。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客厅里没有什么异常,虽然到处有阴气和怨气弥漫,但他一只鬼怪也没有看见。

    那大概就是楼上出事了。

    风一将门轻轻关好,慢慢地走上了楼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楼梯有些软绵绵的,好像台阶是用海绵做的一样,踩上去没有什么安全感。

    房子里静得有些压抑,所有的窗户都被窗帘遮住了,让客厅看上去有些昏暗。风一觉得后颈有些发凉,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往他的脖子上吹风一样,但他不以为意,也不回头看,继续径直向楼上走去。

    来到陆重的卧室门前,风一手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卧室里面有些凌乱,看上去好像之前有人在这里翻找过东西一样。风一望了一眼床上,被子被随意地丢在那里,却不见陆重的踪影。

    难道他出事了?风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挂在床头的画像,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卧室的空间就那么大,风一扫视了一眼就知道陆重不在这里,于是打算到别的房间去找。但当他想要出去的时候,却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关上了。

    虽然明知道这里有些不对劲,但风一还是不动声色地走上前去,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想要把门打开。他握住门把手转了转,发现转不动,推也推不开,门好像被什么人给锁死了。

    风一知道,自己暂时被困住了。

    虽然他可以很轻易地强行将门打开,但他决定暂时不轻举妄动,想要看看藏在暗中的东西到底有什么手段。这里的黑暗气息非常浓烈,他也不确定这里的东西到底是梦魇还是别的厉鬼之类的东西,如果贸然出手的话,很有可能会掉进圈套中。

    “嘻嘻。”

    忽然,他听见门外传来了一声轻笑,听起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如此寂静的空间中响起着实有些吓人。风一听得出来,发出笑声的东西就在门那边,此时正站在门口,说不定下一刻就会推门进来。

    他向后退了一步,与房间门隔开了一段距离。随后他心中默念口诀,双手掐了一个古怪的印诀,屏气凝神地等待着门口的异动。

    只听咔嚓一声,轻微的开门声响起,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风一只觉得一股寒意从门缝中钻了进来,同时他感知到了一股强大的怨气慢慢向他压迫过来,好像对方试探他,或者说是在向他示威。

    如果是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的话,多半已经吓得不行了,事实上这种营造恐怖气氛的手段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种极为有效的手段,鬼怪们几乎是屡试不爽。但今天,对方失策了,因为它恐吓的对象是风一,一个神秘而强大的男人。

    门慢慢地被打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出现在了门口。风一的瞳孔微微收缩,他发现这并不是一个鬼,而是一个用近乎于实质的怨气凝聚成的人形。

    这种用怨气凝聚人形的手段实在是太过逆天,对于厉鬼来说,这几乎就等同于自己的一个分身,和自己的本体有着一样强大的力量,却根本不怕被消灭。因为组成这具分身的是大量的怨气,而只要厉鬼自身不受到伤害,身上的怨气几乎是无穷无尽的。

    这具怨气分身一露面就发出了一声嚎叫,听起来就像是夜半时分荒凉山岗上的狼嚎。伴随着凄厉的嚎叫,这具分身在虚空中留下了一串幻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接近到了风一的身边。

    等它冲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风一看清楚了它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做工粗糙的木偶一样,这具怨气分身只不过是有一个大致的人形,连肢体细节都不甚清楚,更不用说脸上的五官了。但让风一警惕的是,它的十指枯瘦弯曲,每一根手指都像刀刃一样闪烁着冷冽的寒光,看上去极具杀伤力,而此时,它的右手离自己的胸膛只有二十公分左右的距离。

    对于这双手的杀伤力风一毫不怀疑,他知道如果自己不闪开或者阻止他的话,自己的左胸口一定会多出一个透明的窟窿。但是,虽然他的思绪转的很快,可身体却反应不过来。

    “噗嗤!”

    伴随着一声闷响,大股的鲜血如喷泉一样流到了地上。风一低下头,看到了那只锋利的鬼爪从自己胸膛上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中缓缓拔出,和那只手一起出来的还有已经破碎的心脏。

    “看起来,你没有传言中那么厉害。”躲在暗中的厉鬼控制着自己的怨气分身嘲讽道,即便到了这时它还是很小心,没有现出自己的本体来。

    风一一张嘴,还没等说话嘴里面就涌出了鲜血。鲜血不断从那个恐怖的伤口中流出,同时也带走了他的生命力,虽然身体还没有倒下,但他的气息的确越来越弱了。

    怨气分身没有再上前去补刀,它心里清楚,没有任何人在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之后还能活下来,它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风一的生命力完全消失。

    事实上,风一很快就支撑不住了,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即使用手捂着胸前的伤口也无济于事。当他倒下的时候,他的嘴大张着,好像有什么要说的,但却已经没有力气了。

    “嘭!”

    他的尸体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那个怨气分身却向后急退,看样子是想要立即离开房间。

    就在刚才,风一的身体倒在地上的时候,一下子摔成了无数个如白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小碎块,溅得整个房间都是。这些小碎块在房间里面到处乱滚,就像有生命一样,滴溜溜地不停打转。

    看到这样的场景,那个厉鬼哪能不知道自己是中计了,当然赶忙向外面逃去。但陪它演了这么一场戏的风一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呢?

    “砰!”

    门重重地关上了,房间里的捕猎者一瞬间变成了猎物。

    怨气分身看起来有些慌张,站在那里不断环顾周围,生怕风一从哪个角落了冒出来结果了它。但房间里一直很安静,静到连它这只厉鬼都不敢出声,好像一出声就会引发很恐怖的事情。

    隐隐约约地,从窗口传来了些许鸣笛声,那是远处的街道上车辆经过时的声音。淡金色的阳光照在窗帘上,将窗棂的影子浅浅地投在那上面,静静地衬托着冬日里午后时光的美好。

    但在房间里面,厉鬼却忍受不住了,它控制着自己的怨气分身,慢慢靠近卧室的门口,然后猛然将房门拉开!

    它一直防备着风一的偷袭,但当它把门打开之后却愣了一愣,因为门口什么也没有。

    没有预想中的风一站在那里,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机关陷阱或是结界之类的,就好像之前门被重重地关上只是一个意外。

    怨气分身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站在楼梯上向下望去,客厅里面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

    难道风一根本没有来,这次来的只是他的假身?

    想到这里,厉鬼控制着自己的分身,将之化成了一团紫黑色的烟雾,无声息地飘到了客厅里。

    沙发后面,餐桌底下,被家居植物挡住的墙角,这团烟雾将客厅里面所有的角落都查看过了,之后又把厨房和卫生间都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风一的踪迹。

    烟雾重新化成人形,悬在空中一动不动,好像是在思考。

    到处都没有找到风一,它也没有感受到有什么法力的波动,那看来他是真的没有来。

    原来在阴阳两界中大名鼎鼎的风一竟然是个胆小鬼,厉鬼心中不由得涌出了不屑。

    不过,虽然风一没有亲自来,但他毕竟也出动了自己的一个替身,估计此时也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那自己想要在这里埋伏它的计划就行不通了。而且,虽然自己不屑他的行为,但内心深处其实还是很忌惮这个人物的,如此一来,那只能先离开这里,慢慢再做打算了。

    但就在它准备离开的时候,大门忽然无声地开了。
推荐阅读: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双双归
  • 刺客一身肉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帝国再起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