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三、完成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姑娘,”进门的是白芷。【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同红樱一样是大丫鬟,区别在于她是宗族派到崔凌霜身边的文丫鬟。

    崔家嫡女个个精贵,族里特地给她们配有一文一武两个贴身丫鬟。

    文丫鬟算账、理财、权衡事物利弊,可充当主子的幕僚或账房;武丫鬟训练有素,徒手能打翻几个寻常男子,负责贴身保护主子安全。

    崔凌霜问:“何事?”

    白芷道:“牡丹小筑那边传话,说王嬷嬷得急症走了,夫人让你过去一趟。”

    预料之中的结果,她漠然的看向窗外,雨还在下,一时半会儿没有停的意思。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雨停了记得知会我一声,别忘!”

    白芷疑惑地点点头,不明白崔凌霜为何那么关心雨势。

    母亲顾氏,全名顾牡丹,人如其名,确能艳压群芳。

    顾氏娘家祖居刺桐港,靠海上贸易致富。顾老爷育有三子,长女是顾氏庶姐,嫡子是其胞弟。

    崔衍外出游历,与顾氏一见钟情,不顾门第落差,硬要将其娶回府中。

    老夫人为此不太喜欢顾氏。

    文侑二十年,今上颁布禁海令,朝廷规定“寸板不许下海”。

    顾家内迁上京,怎料小舅无视朝廷禁令,带着商船与货物想要最后走一遍海贸。结果一去不回,附近渔民都说他遭遇了海难……

    惊闻噩耗,顾母一病不起,顾氏想要回家尽孝。

    老夫人知道顾氏有孕,强行将其拘在府里。顾氏苦苦哀求崔衍,两人选在深夜偷偷离府。

    崔衍不擅驾车,更别提还要摸黑赶路,慌乱中马车滚入山底。

    顾氏小产,崔衍脚伤严重,彻底断了仕途。

    为了儿子的前途着想,老夫人想让崔衍过继一个崔姓子弟到膝下养育,假以时日,族长之位才有可能从三房传到长房。

    崔氏族规,担任族长者,必须家族兴旺,子嗣繁茂。崔衍至今只得崔凌霜一个女儿。

    顾氏得知此消息,说什么也不同意过继,闹的整个宗族不得安宁,所有崔姓子弟都不情愿被过继到长房。

    崔衍夹在母亲与妻子之间左右为难,最终选了母亲,同意纳妾。

    顾氏搬石头砸自己脚,后悔不迭,又无计可施,自此不准崔衍进房。

    她以为崔衍会像从前那样苦苦央求,怎知崔衍有了新人就忘了发妻,真没往她院子踏过一步。

    为人子女,崔凌霜实在不愿评价他们谁对谁错。她同情顾氏活在世家大族的不易,也理解崔衍的苦衷……

    上辈子她选了顾氏,深信顾氏所言,并随其上京嫁给卫柏。怎奈造化弄人,卫柏没嫁成,嫁了谢霁,并因此卷入夺嫡之争失了性命。

    顾氏居住的院子叫牡丹小筑。崔衍嫡长子的身份让这个院落占了府中最好的位置。

    当年造园的工匠取巧,用塘泥堆高院子,使得山中景致全都被借入了院中。春日鲜花满树,夏日绿叶葱茏,秋日挂果枝头,冬日寒梅绽放,怡人的景致实在不可多得。

    崔凌霜刚踏入院子就听哭声一片,忍了又忍才将眉头舒展,装模作样直奔王嬷嬷居所。

    进门一看,只见顾氏坐在王嬷嬷尸身旁痛哭不已。哪有半分主子的模样,倒很像死的人是她亲生母亲。

    崔凌霜好容易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若说卫柏是陷害她的凶手,顾氏这种只生不教的又算什么?

    记得初到京城那会儿,母女两人客居于归宁侯府。

    看到侯府乌七八糟没一点儿权贵府邸该有的模样,她想让顾氏单独置办一处宅院,总觉得有了自己的宅院,顾氏就能教她持家理财,主持中馈。

    待嫁入侯府,她才好整顿府邸,不辱没洛川崔氏的名声。

    顾氏拒绝了她的请求,并告诉她,姨父是庶子,不可能继承侯府。与其花心思学习门阀世家那一套,不如学学装傻示弱,撒娇哭啼,以此笼住卫柏的心。

    一旦卫柏得势,她有夫婿疼爱,吃住侯府,又无需操持家务,那样的日子不要太好过。

    若侯府众人嫉妒他们夫妻,刻意打压怎么办?

    顾氏也有主意,只要有银子,侯府的膳食不好就自己开小灶,不行还能差人去外面买……

    退一万步讲,卫柏的母亲是她姨母。那么亲的关系,姨母还能坑她不成?

    往事历历在目,崔凌霜恨顾氏,更恨自己。要是她有点儿主见,性格更强势一点儿,又怎会任由事情发展成后面那样儿?

    “母亲,你唤女儿过来有何事?”

    “霜霜,王嬷嬷的事儿你知道了吧?”

    尸身就放在那儿,这话问的有意思吗?她面无表情地说,“挺突然,好好一个人怎么就得急症走了呢?”

    顾氏擦干泪水就开始大骂院子里的粗使丫鬟不省心……红樱说了乌头要煎煮四个时辰,丫鬟却只煎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说药熬好了,这不是害人吗!

    崔凌霜瞥了红樱一眼,这人正拿帕子抹泪,悲痛与愤慨完美的呈现在眼底,哪有一丝冤枉别人的内疚。

    她不禁暗暗提醒自己,像红樱这种天生会演戏的,留在身边肯定有用,最不济也能跟她学习一下如何表演。

    顾氏骂完丫鬟,转头说起了正事儿,“霜霜啊,原本打算秋日祭之后进京……出了王嬷嬷这档子事儿,我觉得不如现在进京,顺便将嬷嬷的尸身交给她儿子……”

    崔凌霜扭头对白芷说,“差人去扯几尺白布,等着用。”

    顾氏问:“扯白布干嘛?”

    “给王嬷嬷戴孝啊!”

    “你这傻丫头,哪有主子给奴才戴孝的!”

    崔凌霜真为顾氏着急,这人没听出自己在说反话吗?

    “母亲,女儿也没听过主子要将奴才尸身还给家属。”

    顾氏一愣,“我就想着反正要上京,嬷嬷与其子多年未见……”崔凌霜打断她道:“母亲,女儿不想上京。”

    “为什么?”

    “女儿觉得京城虽好,却不是自己家。女儿姓崔,不论出嫁前后,崔家都是女儿最大的靠山,最好的依仗。”

    顾氏对这说法十分不屑,“崔家的荣耀都在三房,和长房一点儿关系没有。说什么分府不分家,你可曾占过三房的便宜?”

    “母亲,若你肯过继子嗣,情况自会不同。”

    “霜霜,按律男子为丁,女子为口,女子在家中没有户头,这辈子唯一能傍身的就是嫁妆。若是过继子嗣到我膝下,你不怕钱财都被人卷了去?”

    崔凌霜道:“母亲,只要长房崛起,钱财这些都是小事儿。

    顾氏道:“再过几年你就出嫁了,操那么多心干嘛?”

    “母亲,你怎能如此短视?女儿嫁去夫家不得依仗娘家撑腰,父亲若是族长,夫家都得高看女儿一些。”

    “霜霜,你总算明白了母亲的用心!若夫家是归宁侯府,你姨母就成了你的婆婆,自不会舍得让你吃苦。更别提你表哥少有才名,人长得又俊……简直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人家。”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