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六、时间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崔凌霜很欣赏鸳鸯的适时的沉默,暗自感叹身边的丫鬟何时才能如鸳鸯这样省心。【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白芷,红樱,蓝黛,”她一连喊了三个贴身丫鬟的名字,流霜阁却静悄悄的没人应答。

    “二姑娘,红樱在牡丹小筑处理王嬷嬷的后事。白芷和蓝黛因照顾不当,每人被罚了五大板……现在由我伺候你的生活起居。”

    主子犯错,奴才受罚,这肯定是祖母的警告手段之一。若她还不长记性,估计祖母会换掉所有伺候她的丫鬟,彻底将她拘在府中不能外出。

    祖母姓杨,出自洛川上游的杨家。民间常说“洛上杨,洛下崔。”足见洛水流域杨家与崔家相差无几。

    上辈子受顾氏影响,崔凌霜一直不喜欢祖母。重生之后,却对这个独自拉扯儿子长大,并能在宗族争得一席之地的女子十分钦佩。

    若她能早些认识到祖母的厉害之处,并好好学习,最后又岂会落得那样的境地。

    沐浴更衣之后,天色已经不早。她问鸳鸯,“现在过去找祖母合适吗?”

    鸳鸯道:“老夫人说了,姑娘早些休息,有什么事儿明早再说。”

    崔凌霜转身去了书房,鸳鸯自然也跟着去了。看到昔日摆满了物件的多宝阁空空如也,她惊诧的问:“二姑娘,书房好像空了些。”

    崔凌霜指着多宝阁道:“这儿原来放着绿宝石的盆景,这儿放着琉璃飞天,这是遥城的纸鸢、黄溪的木雕……全都是好东西,可惜玩物丧志,我都收了起来。”

    鸳鸯认真听着,始终不曾搭腔。如果二姑娘是想让她传话,那么目的达成,她肯定会将在书房看到的一切如实告知老夫人。

    崔凌霜开始练字,十分不习惯手中的软毫笔。这种笔弹性小,适宜初学者,比如上辈子她最爱的簪花小楷。

    卫柏写字喜用硬毫,运笔时万毫齐力,落笔后骨气十足,刚劲不饶。为了不被卫柏小瞧,她很是花心思练过书法。并学卫柏用硬毫,写行草。

    重生之后,她想过将笔全部换成硬毫。只因软毫实在难用,笔尖落在纸上就趴下散开弹不起来,一点儿也不如硬毫书写时的爽利与挥洒自如。

    可当白芷将硬毫搁在笔架上时,她却选了软毫。万事皆难,她不能和上辈子一样,只做擅长之事,遇到困难就找借口放弃。

    不就是写一手好字吗?

    相信勤学苦练之后,她定会用硬毫写出平和柔韧,软毫写出刚健挺拔。

    饱笔须快,渴笔宜慢。

    崔凌霜很快就进入了练习状态,任由时间分分秒秒流逝在书写之间。

    鸳鸯背着她偷偷打了个呵欠,提醒道:“姑娘,早些歇息,今儿刚淋了雨,若这样病了,奴婢可担待不起……”

    崔凌霜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快没时间了!”

    兰考河段决堤引发河防舞弊案,这桩案子只是归宁侯府崛起的踏板。即便没有这块踏板,归宁侯府也会因宫中的卫美人诞下皇子而重新回归朝野。

    简言之,她可以拖延河防舞弊案的爆发时间,却不能阻止卫美人产下皇子,无论如何卫柏都能一飞冲天。

    这种情况下,她巴不得把每一分钟都用来武装自己,哪还有心思睡觉!

    “二姑娘,你说什么没时间了?”

    崔凌霜搁下笔,明白过犹不及。鸳鸯不是她的人,今夜若搞得太晚,祖母那边定会以为这是她故意所为。

    卯时,崔凌霜刚睁眼就被告知一会儿要去慎德堂。

    祖父在世时,慎德堂是其招呼族老商议族中大事儿的地方。此行去慎德堂,而非惠暖阁,说明有外客在场,祖母将昨儿的事儿当成宗族事物,而非家事!

    听到这种安排,她十分感谢祖母。

    有些事儿,闹得越大越容易取信于人。昨日与李修说话那会儿她忽然改了主意,觉着没必要那么着急的借神鬼之口说服这人。

    端看道士抓鬼,神婆请仙,都有一个与“鬼神”接触交流的过程。想让李修彻底信服,或许她也该做戏做全套,把事情押后一日效果会更好。

    若说重生之前的崔凌霜是个性格软弱,毫无主见,遇事习惯依赖别人的女子,重生之后,她的本性早已扭曲。

    无论是思考方式还是行为方法,都在模仿卫柏与谢霁,既有从前者那儿学来的隐忍算计,也有从后者那儿学来的胆大变通。

    前往慎德堂的路上,她问鸳鸯,族长是否会来?鸳鸯告诉她,族长不来,老夫人只喊了三房的修哥儿。

    听到这个答案,她朝着鸳鸯粲然一笑,族长不来真好。

    重生之后,她对这位三叔公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此人确实恪守誓言,对长房和崔衍都非常好。

    正是这种超乎寻常的偏爱,让三房的人特别仇视长房,处处给长房的人难看。换个角度来想,他若真心善待长房又岂会不知两房私下发生的龌龊?正是他的行为把长房众人全都架在了火上……

    临走时,崔凌霜瞥了眼从大厨房端来的早膳。只见食盒里放着小米粥,油饼,白水煮蛋,外加一碗大煮干丝,真是乏善可陈。

    鸳鸯随着她的视线也朝食盒看去,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却没多言。

    慎德堂内,首座空着,老夫人端坐于首座右侧。穿着件丁香色圆领偏襟蜀纱,下面是条绣着葫芦双福的撒花裙。

    鲜亮的颜色让老夫人看起来年轻了不少,崔凌霜却无由的感到心酸。李修不过是个举人,当不起老夫人这般尊重。

    崔衍坐在老夫人下手,一脸不高兴,似乎很讨厌帮妻女收拾残局。

    上辈子就这段时间,他在外头找了个女子。此人的出现加剧了他与顾氏的矛盾,以至顾氏迫不及待地跑到京城避开这一切。

    之后几年,她们母女待在京城。他把那女子接回府中,趁着顾氏不在,那女子俨然成了长房嫡支的主母。

    待她嫁给谢霁,顾氏从京城返回崔府,不过一年就死于痰症。她恨崔衍凉薄,自那时就与崔家断了联系……

    崔凌霜还在神游天外,崔衍对面的顾氏坐不住了,只见她忽然跪在老夫人脚边。拿帕子捂住眼角就开哭,自责是她让崔凌霜受到惊吓,这才会冒失的跑出府邸。

    还说崔凌霜原本要随着她上京探亲,如果老夫人重罚崔凌霜,京城一行就会落空等等。

    顾氏言辞委婉,话里话外透着崔凌霜上京就能嫁个好人家的意思。隐隐还有一丝埋怨,若老夫人不能帮崔凌霜找个同样优秀的,起码不要耽误自己孙女!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