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七、堂询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顾氏生得美丽,哪怕是哭着说话,也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崔衍对此早已免疫,心知顾氏看不上李修,却不能容忍她当着人面儿把话说得如此直白。

    不禁道:“顾氏,母亲还不曾开口,哪有你说话的份?”

    顾氏懒得搭理崔衍,沮丧的坐回原位。满心希望崔凌霜能聪明一次,顺着她的说辞往下编。千万别因冒雨出门,名节有失等行为不得不嫁给李修。

    崔凌霜瞅了眼端坐于慎德堂内李修,隐隐有些佩服这个少年,若换成她听了顾氏那席话,肯定会拂袖而去,实在太看不起人了!

    李修倒好,面色如常的坐着,那感觉更像一个看客。

    “凌霜见过祖母……”

    她规规矩矩地给老夫人行礼,接着又给崔衍,顾氏行礼。轮到李修时,两人同辈,这人站了起来与她见礼。

    李修样貌不错,气度也大方,难怪高中之后能有那么好的造化,直接任翰林编修,负责起草诏书及机密文件。

    崔凌霜打量李修的同时,后者也将其细细打量了一番。

    早些年外祖父寿辰,他见过崔凌霜一面,记忆犹新。

    这些年在外游学,也算见识过一些女子。有至交好友的姐妹,也有秦楼楚馆里的伶妓佳人。若论美貌,他以为还是崔凌霜更胜一筹。

    昨日回府,先被外祖父喊去问话,接着又被高涵叫走。他对这两个都撒了谎,只说出城后因雨势太大失了崔凌霜的踪影……

    外祖父没有多言,高涵却大呼不信。

    今早出门,外祖父喊人传话,大概意思是春闱与姻缘同样重要。他母亲是庶女,父亲官职不高,即使他对崔凌霜有意,也该等到春闱之后!

    昨日救人心切,他真没有考虑那么多。直至佳人入梦,脑子里全是其玲珑有致的身型和微凉滑腻的肌肤触感,他才恍惚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外祖父的话有些道理,再者,他不想被看成攀附长房的人。

    今日被喊来慎德堂,他已打定主意,若长房这边态度不明,他会将昨日之事拖到春闱过后。

    若能高中,立刻前来求娶。若不得中,则忘了这段事情,依旧将崔凌霜当表妹看待。

    可叹不等他表态,顾氏话里话外的意思就让他的心凉了一半。原来长房早有人选,喊他过来只想找个台阶而已。

    老夫人默默地看着堂上几人,暗自揣测着他们心中所思。

    她让李修过来的目的有很多,最紧要的便是让崔凌霜自证清白,给昨日之事一个解释。

    不管李修如何表态,她都会惩戒崔凌霜,让三房那边心安。不出意外的话,三房那边不会让李修娶崔凌霜,他们看不上长房,更不想崔凌霜好过。

    本以为能听到李修的说辞,顾氏却跳出来一顿搅合。眼见李修神态如常,显见这人来此之前就打定主意不会承认什么。

    她对此着实有些惋惜,李修是个人才,若其愿娶,崔凌霜也算找了个好归宿。

    京城不易居,顾氏只想着女儿娇媚漂亮,出身又好,一心将其送出去。

    却不仔细想想崔凌霜的性格。这丫头没什么心机,又十分任性,将她送入那权力漩涡和让她去死有何区别?

    老夫人开口时,直接跳过李修,问:“霜丫头,昨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把修哥儿和祖母吓坏了。”

    吓到李修有可能,吓到祖母,崔凌霜自认还没有那个本事。她清清嗓子,早已备好的谎言张口就来。

    “祖母,昨儿在牡丹小筑,我恍惚间看到一个白胡子老头牵着王嬷嬷就要离开……母亲那么依赖王嬷嬷,我自然不想她被带走,下意识的就追了出去。”

    “老头引着我到了河边,说自己是河神,还说这月月末,洛川下游兰考一段会因水位上涨过快而决堤。位于兰考边上的上栗县会被大水淹没,死伤无数。”

    “我一听就急了,忙问有没有方法避过天灾。河神却说此事只能寄希望于有缘人,并让我去洛川江畔等待……孙女急匆匆赶到那里,却什么人都没有看见!”

    崔凌霜极爱听戏,短短几句话说得抑扬顿挫,极富有吸引力。

    众人先是大惊,转念又觉荒谬,听她能把地名都说得那么详实,竟都忍不住生出来探究之心。

    老夫人年长,听过很多怪力乱神之事,对此将信将疑。为保护崔凌霜,她呵斥道:“一派胡言,别妄图借助怪力乱神之语逃脱责罚。”

    顾氏的反应与老夫人不同,洛川发大水关她什么事?她只好奇王嬷嬷随着河神去了哪里,河神还对崔凌霜说过什么。

    崔凌霜回答:“你不是有缘人,不能说。”

    顾氏不甘心,追问:“河神的话不能说,王嬷嬷总该有话留下吧!”

    崔凌霜道:“她说小舅没死。”

    顾氏幼弟早几年死于海难,听崔凌霜提起,她特别惊讶地问:“你说顾慎?王嬷嬷怎么会提到他?河神还管海里的事儿?”

    崔衍实在忍受不了妻女的对话,若说先前还有点儿将信将疑,听到失踪多年的顾慎也跑了出来,他只当这是顾氏教唆崔凌霜的谎言。

    每次争吵,顾氏都说自己被辜负只因为娘家没人。看吧,娘家人又出来了,接下来肯定会说起上京的事情,并想借此逃脱责罚。

    他道:“霜霜,休得再说,还不跪下听罚!”

    老夫人若有所思的看着崔凌霜,直觉告诉她,崔凌霜此刻的言行必有深意。

    “霜丫头,不管你因何外出,此事给宗族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辛亏跑的不远被丫鬟及时追回。”

    “按族规,罚你去宗祠跪拜三日。期间不准进食,最多能喝点粥水……听明白了没有?”

    “孙女明白,孙女愿意受罚。”

    老夫人点点头,又道:“你们都散了吧!修哥儿跟我回惠暖阁说说你母亲的事儿,她可是我看着长大的,这都嫁去京城多少年了!”

    崔衍最先离去。

    顾氏跟着要走,不忘喊崔凌霜,“随我回牡丹小筑。”

    老夫人忽然道:“霜丫头不能走,这是你祖父处理公务的地方,你且跪在这儿好好反省一个时辰。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言乱语……”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