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九、分析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李修之父乃工部员外郎,官居五品。【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正巧负责水部,其下属有水部令史四人,书令史九人,掌固四人。若是大雨导致兰考决堤,到时候负责重修堤坝之人肯定是李员外郎。

    听了崔凌霜的说辞,他肯定自己就是河神要找的有缘人。不禁匆匆告辞,想趁着水患发生之前给父亲预警,让其尽早准备。

    崔凌霜得意地目送李修离去。

    如此一来,性格耿直的李成思定会想方设法推掉兰考治水工程。只要没有他的上书,河防舞弊案依旧会被严严实实的捂着,根本没人会揭。

    人算不如天算,崔凌霜自以为是的妙计却有个天大的漏洞。

    大雨导致洛川江行船不便,李修要给李成思送信,无论走水路还是陆路都得耗费月余,而兰考决堤发生在半个月之后。

    最有可能发生的便是朝廷加急奏折与李修的书信一同到达京城,李成思根本没时间避开朝廷任命。

    李修性格谨慎,思虑周全,刚回府就想到了如何送信的问题。考虑到这封家书的紧迫性与重要性,他为此去找高涵帮忙。

    王府有专门的信使给京城传递消息,所需时间只是普通信差的一半。

    高涵愿意帮忙,但有条件,他要知道李修这封信的内容。

    李修犹豫再三,掐头去尾的讲了部分,没提与朝政有关的内容。只说李成思身体不好,若去兰考治水,保不准会旧病复发等等。

    高涵听后“哈哈”大笑,“文东,你的圣贤书都白读了,居然相信这等怪力乱神之语。”

    李修被笑得心里发毛,解释说,“昨日你也在,族里根本没教马术,二姑娘却会骑马,是不是很奇怪?”

    高涵道:“族里没教,不代表她私下没学,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在慎德堂可听见她父母问起骑马一事儿?”

    李修语塞,又道:“半个月后,兰考河段决堤,时间地点都那么明确,如何解释?”

    “洛川年年水患,兰考又在洛川下游,只要找个熟知历史,又懂水文之人问询一番,大抵都能猜出今年哪些地方会发生水患。她不过随口说出其中一个,在预言没有实现之前,你怎知她是对的?”

    李修无力反驳,提醒道:“受灾人数要如何解释?”

    高涵道:“兰考流域乃地上河,河床高出地面不少,一旦决堤肯定会淹没旁边的上栗县。不管是谁,只要知道上栗县登记在册的百姓人数,剔除居所地势较高的那部分,余下的基本不可幸免。”

    李修快要被高涵说服了,挣扎着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二姑娘费心骗我有何目的?”

    高涵的小舅在崔氏族学教书,是宗族花重金请来的供奉。对于崔氏宗族的了解,高涵知道的一点儿不少。

    他道:“也许二姑娘对三房心中有怨吧!”

    李修张口就问:“长房与三房分府不分家,外祖父一视同仁,她为何要怨?”

    高涵道:“两房不分家,所有钱财都由公中出。公中的钱财却让三房每户定期缴纳,和长房一点儿关系没有。简言之,三房一直再养长房……天大的恩情又怎经得住银钱消磨,长房与三房是积怨已久。”

    李修自幼随李成思长居京城,李府人口简单,他对世家大族内部盘根错节的关系以及如何管理确有欠缺。

    不禁问:“照你的说法,二姑娘长期受三房欺负,又想不出报复之法。见我多年不曾回府,故意设局让我上当,希望父亲因我而受罚,以此达到报复三房的目的?”

    李修说完就笑了,他不信崔凌霜会有那么龌龊的心思,仍旧想让高涵帮忙送信。

    高涵答应了,不忘好心提醒:“文东,不管二姑娘跟你讲过什么,要记得皇命可不违,李大人切不能因一己之私而忘了为官之责。若是兰考真的决堤,李大人又不愿来洛川,我可以请父王想想办法……”

    闻言,李修唯有苦笑。

    总不能把崔凌霜最真实的预言告诉高涵,说兰考决堤会翻出一桩大案,他担心父亲卷入案子受到牵连,这才着急匆匆的想送信回京。

    “文东谢过世子,此事且容我再想一日,若仍不改初衷,明日还望世子相帮。”

    高涵点点头,道:“下午我想去族学看看,要一起吗?”

    李修拒绝了,他还惦记着老夫人送给他母亲那盒东西。若长房与三房的矛盾真到了连他都会被憎怨的地步,盒子里到底装着什么?为什么老夫人会说母亲的嫁妆被贪?

    五品京官多如牛毛,工部又是六部之中的清水衙门,李家因此并不富裕。这么些年,他外出游历所需花销全都出自母亲的嫁妆,若按老夫人的说法,母亲嫁妆到底因何而来?

    怀着巨大的好奇,他打开了盒子,就见里面装满碎银。这种银子一看就是从银饼上绞下来,给主子打赏奴才所用。

    他看着银子陷入了沉思,不明白老夫人想要表达什么?会不会因母亲是庶女,在其眼中身份就与下人相似?

    不知为何,崔凌霜那句“别想着借此攀附长房”的话语浮现脑海。他最终强迫自己相信,所有一切都是长房为恶心三房弄出来的闹剧,并为此打消了给京城送信的念头。

    崔凌霜并不知晓李修的选择,更想不到随口蹦出来的一句话竟对其造成那么大的影响。

    只能说嫡庶观念深入人心,年少的李修被心底深处的自卑遮住了双眼,宁愿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的直觉。

    老夫人惩罚崔凌霜跪宗祠,因性别问题,她不能像男子那般直接进入宗祠跪在祖宗牌位前方。而是要斋戒沐浴,选定了日子才能去宗祠,且罚跪地点不能在供奉祖宗牌位的厅堂,只能在祠堂门口。

    简单说来,女子被罚去跪祠堂是非常严厉的处罚。连续三日跪在没有遮挡物的祠堂门口,每日只能进食清水稀粥,若在冬季,这惩罚足以要人性命。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