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二十八、推手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站出来的姑娘叫崔凌星,崔凌霜的庶出堂姐,与长兄崔元翰前日才回到洛川。【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同崔氏其他子孙一样,他们回来也是为了替父参加秋日祭。

    凌星与元翰的父亲在一个叫林西的边境小地儿任县令,居六品,买来的官职。

    崔凌星并未在洛川出生,长年同父亲生活在外地,实在不习惯崔氏宗族这种嫡庶分明的氛围。

    只听她解释说,“我弹奏并非为了那张古琴,只想请夫子跟前的琴童点评一下技艺而已。”

    崔凌雪淡淡地说,“今儿的演奏就为比试,你若不比,凭什么跑来添乱?难不成出去几年就把祖宗规矩给忘了?”

    崔凌星原本还有点儿县令之女的小优越,无奈怼她的人是崔凌雪,这人有个三品官的父亲。这样一比,她那点儿小优越荡然无存。

    百年望族,其规矩就像一尊庞然大物堵在她胸口无法撼动。莫说其父只是六品官,即便是一品大员,也得在宗族规矩面前低头。

    “我……我……”

    看着前面那些个骄傲的嫡女,还有对面沉默的男学众人,她难堪的无法自处。

    季夫子不在,没人给她台阶。绝望的看了眼众人后,她语带着哭腔的说,“我回去练琴!”没人挽留她,所有庶女全都低下头,生怕会轮到自己。

    崔凌霜本意只是露个面儿,瞧见姚溪怡还想嘲讽长房,她忍不住拨动了琴弦。

    上辈子不懂事,从未正眼看过庶出大伯的这双儿女。重生一次,也算懂了什么叫一荣俱荣。

    庶兄长崔元翰也是举人,与李修身份相似,后者在三房的待遇可比崔元翰要好得多。

    再说了,长房的人凭什么要被崔凌雪和姚溪怡来训斥?当她这个嫡女不存在吗?

    崔凌霜最近练习的曲目是《十面埋伏》,可在打算弹琴那一刻,她却选了曲《秋思》。

    两仪廊外细雨如丝,绵绵密密的感觉惹得她心绪万千。

    《秋思》本为悼念故友所谱,她想用这首曲目悼念谢霁,安抚亡魂。

    弹琴最重要的就是情感融入,崔凌霜先是怀念与谢霁相处却不甚珍惜的日子。继而又想起其被困在法场,遭人用匕首偷袭,长戈刺入的悲惨景象。

    夫妻五载,生死离别。这个芝兰玉树般的男子因她殒命,她却连一句道别都不曾出口……

    两仪廊外淫雨霏霏,悲怆凄凉的琴声搭配这秋景秋雨,最能让听曲者动容。

    阿鸾只觉心中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挂上面庞。除了季夫子,她还是头一次被人用琴音打动。

    阿凤也觉悲从中来,与阿鸾不同,她强压心中酸楚,不相信崔凌霜如此年纪就能弹出这般哀恸悲凉的曲调。

    作为琴童,她了解季夫子的每个学生。崔凌霜并没有天赋,今日能弹出如此曲调也许是受高人指点故意如此。

    好似印证她的猜测,曲目演奏到一半戛然而止,这行为很像季夫子先前所为。

    崔凌霜弹不下去,哀恸过后,她满脑子都是仇恨,很怕这席卷一切的愤恨会随着琴声宣泄而出。

    阿鸾正听的动容,完全没料到会如此,不禁问:“怎么了?”

    崔凌霜不答,低着头暗自抚平心绪。

    阿凤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崔凌霜就在模仿季夫子。

    她斥责说,“小小年纪,心思竟如此深沉。不但模仿离思之情,甚至还模仿夫子欲语还休的心境……”

    阿鸾打断阿凤,“我不觉得这是模仿,我以为她确实在用琴音说话,只是感情多变,有些话忽然不想说了。”

    阿凤不信,反问阿鸾,“你认为一个尚未及笄的少女能有如此深刻的情感体验?”

    阿鸾反唇相讥,“为何不能?每个年龄都有属于那个阶段的痛苦……”

    两人如先前那般又辩了起来,这次分歧太大,她们谁也不能说服对方,越辩声越高,听着倒有些像吵架。

    在场众人的心思也分为两拨。一拨人认同阿鸾,崔凌霜确实弹得好,琴声动人;一拨人认同阿凤,觉得崔凌霜弹琴不错,却有投机取巧之嫌。

    正当众人猜测着阿鸾、阿凤要为此争吵多长时间,胜出者会是谁的时候。

    崔凌霜忽然拔高声音道:“吵什么吵,丑的那个先说。”

    阿鸾,阿凤瞬间住口,对视一眼之后,各自别过头不再说话,两仪廊内一时间静的只能听到雨声。

    先前斗鸡一样的两个人,忽然沉默如金,只因为崔凌霜的话太损。丑的那个先说,谁说谁承认自己丑……

    高涵觉得两个琴童的点评都有些道理,崔凌霜的琴声同她这个人一样,动听之余,十分耐人寻味!

    按理他该点评几句,想到崔凌霜那讨人嫌的性子,他拒绝点评,直言道:“季夫子说,两个琴童聒噪得很,若谁能让她们在十句话内闭嘴,这人就是优胜者。”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谁都想不到季夫子居然会留下这么一个评审标准,两个琴童更是被羞得无地自容。

    季夫子没错,琴技好坏十分容易评定,两个琴童说了那么多,半数是为显摆自己而已。

    高涵把季夫子的古琴抱到崔凌霜手边,道:“崔姑娘,你赢了。”

    崔凌霜没接,示意蓝黛去接。

    高涵脸都绿了,心道:果然还是那么讨嫌!

    一旁的崔凌雪更是忿恨不已,这琴本该是她的,与高涵面对面的机会也是她的。崔凌霜居然让一个丫鬟从世子手中接过古琴,她怎么敢!

    更难过的还在后面,蓝黛接过琴不掩兴奋的说,“姑娘,你都没弹完就赢了,真厉害!”

    崔凌霜看着蓝黛温柔的笑了。真是傻丫头一个,这时候说这种话,难免有嘲讽别人之嫌。

    没瞧见崔凌雪的面色都变了吗?若她不弹《秋思》,赢的人本该是崔凌雪。想必这人很希望能从高涵手中接过季夫子的古琴……

    琴课以崔凌霜胜出而结束,男学,女学,各自从来路返回。

    蓝黛撑伞,崔凌霜抱着古琴小心地跟在她身后。两人走到长廊口,发现淅淅沥沥的小雨让那儿汪起一个水洼。

    吴六婆千叮万嘱不能让崔凌霜碰水,蓝黛可都记在心上。担心崔凌霜会踩湿绣鞋,她跑去花园抱了块石头给崔凌霜垫脚。

    石块投入水洼,蓝黛不放心,打算自己先踩了试试。就在这时,意外发生,她没踩稳向前跌去。

    崔凌霜急忙伸手去拉,不料背后有人推了她一下,主仆两人一同跌入水洼,溅了一身泥水。古琴随之跌落,琴弦被震得嗡嗡作响。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